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迎娶 指点舞技
    ,精彩小说免费!

    梨园。

    随着李隆基对朝政起了懈怠之心,往梨园投入的精力也就越来越大了。

    尤其是他得到了王鉷的支持,手上有了大笔的闲钱。

    梨园的构造也越来越大,不再只是单纯的歌部、舞部,划分的更为细致,有坐部、立部、小部和男部、女部。

    坐部一般是优秀演员,乐工坐在堂上演奏,舞者大抵为三至十二人,舞姿文雅,用丝竹细乐伴奏;立部是一般演员,乐工立在堂下演奏,舞者少则六十人,多至至八十人不等,舞姿雄壮威武,伴奏的乐器有鼓和锣等,音量宏大;小部为儿童演出队。

    位置也从原来的曲江池附近迁居到了大明宫的东侧,以方便李隆基随时随地的亲往。

    不只是如此,李隆基还多次下令翰林学士或有名的文士编撰节目,将梨园正式打造成了一个集音乐、舞蹈、戏曲的综合性“艺术学院”。

    不过短短的年余,梨园造就了一大批表演艺术家。

    一批中外闻名的文学家和诗人,在舞蹈和音乐等艺术领域里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

    其中最出名的是李龟年、雷海青、谢阿蛮、李谟、马仙期、贺怀智等人。

    他们一个个身价上万,受到了长安上下达官贵胄的追捧。

    但凡有喜庆之事,不请梨园到场祝贺都视为一种极为丢脸的事情。

    梨园一出,贺钱至少万贯。

    达官贵胄居然乐此不疲,一掷千金,比比皆是,与早年节俭之风,判若两然。

    王鉷如逛自家花园一样,在梨园中走着。

    在他身后是一群穿着喜庆衣裳的下人,他们排成了长龙,抬着一个大红花轿。

    往来的梨园一众皆对之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好。

    王鉷也不予理会,直接往目的地走去。

    现在的他,权势堪比宰相,即便是朝中辅宰,见到他都要友善问好。

    固然现在一个个梨园子弟身价百倍,但在王鉷这个级别的官员眼里皆是戏子,根本不足以让自己回礼。

    一直来到女部,固然这里挂着男子免进的牌子,王鉷依然视若无睹,直径走向谢阿蛮住的别院,脸上还带着几分的嘲弄以及期待。

    自见到谢阿蛮的第一眼,王鉷就为之失了魂。

    那好似长不大的童颜,外加水蛇般的腰肢以及可怕的两座山峰,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最初王鉷以为梨园上下的美女都是李隆基的禁脔,不敢染指。但随着与李隆基接触久了,王鉷发现李隆基对于梨园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玩乐,也不是私人玩具,而是一种事业。

    对于梨园子弟的重视,一点也不逊于国之重臣,并且并不干涉梨园子弟成家立业。

    谢阿蛮是梨园第一舞姬,亦得李隆基的重视,但并未有男女方面的感情。

    王鉷立刻动了心思,暗自与杨婕妤说好,征求李隆基的同意。

    杨婕妤心胸狭隘,对于谢阿蛮也有些些许忌惮之意,在一旁吹风。

    李隆基没有反对,让王鉷欣喜若狂,随即却来了一句不能强求,便如一盆冷水淋在了头上。

    王鉷私底下早已勾搭了好几次了,均未得谢阿蛮的认同,逼急了还搬出了李隆基。

    真要让谢阿蛮自选,自己肯定没戏。

    色令智昏,王鉷不敢硬来,却也懂了歪脑筋,并没有直言李隆基的意思,只是传达了半真半假的消息,就对谢阿蛮说“陛下同意将你赐给我为妾”,将谢阿蛮自主选择的话,选择性的遗忘了。

    今日就是王鉷给谢阿蛮的最后期限,也就是迎娶她过门的日子。

    本来迎娶一个小妾是不需要他亲自迎接,但为了防止意外,他还是亲自来了。

    为了博得美人一笑,他迎亲的阵容还颇为庞大,足足有一百余人。

    吹拉弹唱,应有尽有,一路而来,几乎闹得人尽皆知。

    王鉷还真不信谢阿蛮敢当众扫他面子。

    谢阿蛮的一家人都在长安,自己弄不了为梨园庇佑的谢阿蛮,但是弄她的家人却跟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只要上了花轿,谢阿蛮就是自己的人,到时候谁会在意李隆基说了什么?

    一路如螃蟹一样,横行霸道的在女部走着。

    凌波楼也渐渐出现在视野里……

    这个凌波楼有一个说话,相传李隆基在洛阳的时候,一夜梦到一个仙女在凌波池起舞,并且向李隆基请求赐曲。

    梦中的李隆基才气出众,直接传了凌波曲给了仙女,并且称之为凌波仙子。

    不管这个传说是真是假。

    李隆基在李龟年、李延年等人的帮助下,成功创出了精彩绝伦的凌波曲,并且谢阿蛮完美的跳出了凌波舞的韵味。

    谢阿蛮也因此身价成倍提升。

    李隆基大喜之下,还特地将一栋华丽的楼院赏赐给了谢阿蛮,赐名凌波楼,谢阿蛮也有了一个凌波龙女的美誉。

    远远眺望着富丽堂皇的凌波楼,想着名动长安的凌波龙女即将成为自己的小妾之一,想想就心痒难耐,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快了一些,来到了凌波楼门前。

    看着门口的两个护卫,王鉷先是一怔,心念道:“这女部里居然还有男性?”

    他也顾不得那么多,意图强行进入。

    两个护卫突然横移一步,挡在了王鉷的面前,一脸凶煞。

    王鉷还真不敢相信在这小小的梨园有人胆敢阻拦自己,险些撞上去,稳住了身形,立刻沉着脸,喝道:“你们是谁,为何会出现这这女部?知道某是谁嘛?去叫阿蛮姑娘出来,让她知趣一些,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将他许给我是陛下的意思,他还想抗旨不成?让她莫要忘记,那日,我跟她说的话。”

    一直以来,他来这里骚扰谢阿蛮都没有见过有护卫把守,而且还是两个精壮的汉子。

    今日来取,莫名多了两人,只以为是谢阿蛮特地安排的,直接放下了脸。

    两个护卫目不斜视,视若无睹。

    王鉷想着后边百双火辣辣的眼睛,脸色有些燥热,自己来娶一个贱籍小妾,却让对方拒之门外,这传出去,让他这个当红辣子鸡如何面对世人?

    他伸出手臂意图强闯,突然一股巨力用来。

    护卫只是伸手一推,王鉷已经站立不住,后退的五六步栽倒在了地上。

    王小白绷着脸喝道:“裴帅正在指点阿蛮姑娘舞技,谁敢硬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