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憋屈 自伤
    ,!

    王鉷给推倒在地,登时怒发如狂,但听王小白的高喝,顿如一盆冷水淋头,原本气得通红的脸,变得有些扭曲,甚至带着一股异样的白皙。

    裴旻,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他想到一个自己一直忽视的问题,或者刻意不去想的关键。

    裴旻就是乐营将,整个梨园的二号人物。

    虽然他长时间不在这个岗位上,但很显然李蛮压根没有撤他的意思。

    至始至终梨园只有过三个乐营将,一个是铁打不动的裴旻,一个是李龟年,还有一个是早已凉透的黄幡绰。

    裴旻出现在梨园那是理所当然的,相反的他没资格站在这里。

    想着王小白的话“指点阿蛮姑娘舞技”,王鉷满嘴不是味道。

    谢阿蛮是什么人?

    梨园第一舞姬,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在舞蹈这方面胜她,还需要裴旻指点?

    不指点舞技,还能指点什么?

    他已经将谢阿蛮视为自己的小妾了,想着谢阿蛮可能在这个凌波楼里与裴旻胡天胡地,大有一种脑袋上绿油油的感觉,嫉恨交加。

    但是即便胸中有万千怒火,王鉷也宣泄不出来。

    现在这个庙堂上他王鉷不敢得罪的人只有两个,裴旻恰恰是其中之一……

    看着门神一样的两名护卫,看着面前锦绣的凌波楼。

    王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脑袋上都要冒烟了。

    最终……

    王鉷一甩袖子,从牙齿里蹦出了一个字“走!”

    他来的风风火火,生怕别人不知今天就是他的大好日子,但走得却是灰溜溜的,就跟夹着尾巴的狗一样。

    而凌波楼里,裴旻斜侧着身子,一手靠着案几撑着脑袋,一手抓着洗干净的葡萄,看着面前的谢阿蛮跳舞。

    之所以来到梨园是因为收到了谢阿蛮的求救信。

    新的线索还未得回报。

    裴旻突然受到了一封来至于梨园的信,信中将王鉷纠缠她,威胁她,甚至定下了期限迎娶。

    裴旻本不想那么早的就跟王鉷起冲突,但是贺知章的事情,改变了裴旻的态度。

    万一等下去,没能及时了解贺知章为何如此的缘由,导致自己的老哥哥真的已死殉节,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与其落入那般境地,不如先更王鉷交交手,试探试探双方的反应。

    没有犹豫应约而来。

    这几年不见,裴旻发现原来那个贪吃的小丫头越发的水灵了。

    童颜**杨柳腰,细眉大眼长发飘,这要是到了后世妥妥的宅男女神。

    尤其是此刻见她跳凌波舞,那妖娆风姿,即便裴旻也大感惊艳,看的兴致高昂。

    这欣赏美女,算得上是男人的权力。

    谢阿蛮也跳得极为认真。

    凌波舞最大的特点就是轻柔飘逸,柔软的舞姿,轻盈的舞态,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点水,正所谓“凌波微步袜生尘,谁见当时窈窕身”。

    谢阿蛮完美的展现了凌波仙子在波涛上起舞的意境。

    只是起舞的凌波仙子时不时的媚眼飘飘,好似放电一样。

    相比面貌平庸的王鉷,英俊帅气的裴旻显然更人讨人欢喜。

    不仅仅是现代,古代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何况裴旻并不只有一张脸……

    裴旻也是此道好手,虽然长时间未练,可家中常与娇陈、公孙幽有过这方面的交谈,看着谢阿蛮的表演,发现谢阿蛮此刻的舞技已经有了极高的功底,几乎可以与公孙姐妹相比了。

    作为与公孙大娘、杨玉环齐名的三大舞姬,谢阿蛮果真名不虚传。

    一曲舞毕,谢阿蛮抹去了额角上的汗珠,快步来到近处热情的拿着酒壶给裴旻斟酒。

    裴旻接过酒盅一饮而尽,笑道:“好酒,醇香中带着一股药香,是竹叶青。但与一般的竹叶青不同,寻常的竹叶青,要不药香改过了酒香,要不酒香遮掩了药香。而这酒既将汾酒的醇香体现了出来,也不失药酒的风味,价值不菲吧……”

    谢阿蛮笑道:“是阿蛮特地托人去山西重金求购来的,专门为乐营将准备的,陛下来了都不给他喝呢。”

    裴旻示意谢阿蛮给他再次满上,说道:“就看在这酒的份上,王鉷的事情,我给你挡下了。”

    谢阿蛮惆怅道:“只是看酒啊?”

    “那你以为呢?”裴旻笑着起身说道:“我去找张野狐聊两句,身为乐营将,重要了解一下,现在梨园的情况。”

    刚刚在看谢阿蛮跳舞的时候,裴旻已经听到了屋外的动向了。

    说实话他还是很期待与王鉷硬碰硬的斗一场。

    看看是他这个当红辣子鸡厉害,还是自己更胜一筹。

    却不想等了许久,外边反而没声音了,心底明白,定是王鉷认怂撤了,心底失望之余,也多了几分忌惮。

    他不动声响的出现在凌波楼就是要扫王鉷的颜面,却不想他居然强行忍住了,展现了极好的城府,显然能够看清楚局势,知道此刻动手于己不利,也不是易于之辈,得小心对付。

    “跟我说说,那个王鉷是什么表情,将他出现的时,与离去后的情况都细细说来。”

    听王小白居然将王鉷推倒在地,不免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王小白尴尬一笑,“属下实在想不到那家伙看着挺壮硕的,那么不堪一击,一推就倒了。”

    裴旻若有所思的将这王小白……

    **********

    王鉷气冲冲灰溜溜的离开了梨园,看着身后百余人的迎亲队伍,只恨不得找一个地窖钻进去。

    太憋屈了!

    王鉷自从得到李蛮亲睐之后,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奇耻大辱,那种感觉实在难以忍受。

    想着裴旻有可能在凌波楼跟自己的“女人”胡天胡地,自己却当了缩头乌龟!

    这天下还有比这更加羞辱的事情?

    此仇不报,枉自为人!

    他想着自己给一个无名小卒推倒在地,心底突然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加快了回府的脚步。

    回到自己的府邸,正好自己的弟弟王焊在府上寻他有事,不等王焊开口说事,他直接拉着自己的弟弟走到一个高处,说道:“来,推我一把,我要摔破脑袋,摔得严重一些……”

    王焊一脸傻逼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只觉得自己兄长的脑子秀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