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以退为进
    ,精彩小说免费!

    长安皇宫!

    李隆基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了朝政事物,惬意的伸了一个大懒腰。

    现今西方的战局已定!

    东北一如既往的传来捷报。固然张守珪没能干净利落的解决渤海国,但压着渤海国是无问题的。

    随着战事的停歇,很多不必要的开销都已经终止,唐王朝的财政也跟着漂亮起来。

    不止如此,裴旻西方一仗打的实在漂亮。

    唐王朝有史以来第一次占据整个青海湖,将宿敌吐蕃逼到了高山之上。

    西方能够与唐王朝一教高下的阿拉伯,也为他们击溃。

    唐王朝仅以河西、陇右外加西域三地之兵就创下了如此辉煌的战绩,若是集结王朝九州十五个道的兵马,合聚百万之众,那将会何等可怖?

    故而裴旻这一胜利,四方镇服。

    所有原本臣服唐王朝的属国,一个个的派使者带上各种贵重的贺礼道贺,表达臣服之意。

    受到裴旻庇佑的西域诸国更是如此,他们甚至商议着再次聚集入朝觐见。

    李隆基好大喜功,这接二连三的喜讯让他飘飘然,直将自己视为更胜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的额皇帝。

    这超越了先辈,李隆基自身的动力大减,很多事情都当起了甩手掌柜。

    就如此次大战之后,所有的封赏抚恤问题,李隆基都交给了王晙处理。

    王晙文武并重,是一个简化版的张说,处理这方面的政务很是在行。

    李隆基在用人上还是很有水平的,将工作交给他,换得自己的清闲,何乐而不为?

    走出了大殿,李隆基脑中想着自己接下来的去处。

    是去找武婕妤,还是去练曲?

    现在武婕妤与音乐是李隆基最大的爱好。

    武婕妤的风情万种,还有李隆基自身对音乐的那种酷爱,让他难以抉择。

    有武婕妤在,他根本无法用心研究音乐;一用心研究音乐,又顾不得武婕妤。

    李隆基不止一次在想,要是能够两者合一,那可就完美了。

    略一沉吟,李隆基决定去创作新得曲谱,凌波曲并非他的极限,能够与《秦王破阵乐》相提媲美的曲子,才是他梦寐以求的。

    凌波曲固然出色,但与《秦王破阵乐》还是有着极大差距。

    《霓裳曲》这是李隆基最初给自己新曲定的名字,半年前,他登三乡驿,望女几山突然来了灵感,以“霓裳”为名,创出了一段让他非常满意的曲调。

    只是《霓裳曲》只是创了一半,还有一部分不尽如人意。

    李隆基也醉心于此,认真研究。

    音乐这东西,灵感最是重要,没来那种感觉,想破脑袋都无济于事。

    正思索间,得到杨婕妤求见,李隆基正愁无人倾诉,将自己的烦恼都说给了杨婕妤。

    杨婕妤听的是一头雾水。

    李隆基这举动,全然是对牛弹琴。

    见状,李隆基也只能长叹,心念着杨婕妤固然是好女人,却不是个好的倾诉对象。

    李隆基也不强求,与杨婕妤一同游园去了。

    现今已然入冬,正是寒梅傲雪寒霜的时候。

    李隆基、杨婕妤一同赏梅,一同依偎在一起喝着热乎乎的美酒怡然自得。

    直到外头传来裴旻求见的消息。

    李隆基正在兴头上,毫不犹豫的就叫道:“快,快将静远请来!”说着他立刻安排下人在边上加了一个座位。

    杨婕妤这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玩味。

    “见过陛下!”

    裴旻口中说着,瞄了一旁的杨婕妤,也说了声:“杨婕妤!”

    作揖一礼!

    李隆基挥挥手道:“免礼,入座。静远来的正是时候,这寒梅这个时候长的最好,在这梅园中喝酒赏梅,是一大快事。”

    一边的杨婕妤却舒适的弯齐了小翘唇,很是享受裴旻这一礼。

    念及当初,裴旻是何等的高高在上,自己曾几何时,午夜梦回成为他的女人,享受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才几年时间,自己居然成了婕妤,甚至还有可能成为嫔妃。

    原来高不可攀的对象,居然向自己行礼,那感觉无比舒坦……

    裴旻入席就坐,扫了一眼梅园的景色,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寒梅傲雪,相较天下奇花异草,这寒梅确实别有傲骨。”说着,他苦着脸道:“只是臣下现在可没有心情赏梅,臣在不经意间得罪了一人,这心中忐忑,还望陛下从中调和,臣向其致歉。”

    李隆基皱着眉头道:“静远有大功于国朝,即是无心之失,下次注意便是。你是何等身份,谁有资格受你道歉?”

    裴旻依旧苦着张脸道:“是王太府卿……”

    一听到王鉷的名字,李隆基、杨婕妤先后一怔。

    但听裴旻说道:“唉,这说来就是一个误会……臣蒙陛下器重,授予乐营将的职位。想着这些年都未履行乐营将的职位,今日有空就去了梨园。”

    李隆基听裴旻居然主动前往梨园巡视,心底格外高兴,说道:“而今梨园如何?”

    “梨园的变化,让臣感慨万千!”裴旻应答着,继续道:“臣去了女部,到了凌波楼,想亲自看看陛下创出的神曲。只是属下随行的护卫皆是男人,女部中诸多不便,也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们在凌波楼候着,未得我命令不得入内乱走。哪里知道王太府卿随后就来了,我的护卫都是军人,只听陛下与属下的命令。不知来人是王太府卿,没让其入内,王太府卿意图强闯,给属下的护卫推了一把,还摔倒在了地上。”

    “事后臣才知道此事,唉,王太府卿是陛下最器重的大臣,臣却不经意间将他给得罪了。”

    李隆基听完缘由,笑道:“朕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小事,哪里值得一说。推了他,固然不对,可他也没有正常禀报。真要禀告了,哪有这种事情?此事静远不必放在心上,太府卿那里朕自然会说的。”

    裴旻“大松了口气”。

    李隆基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问起了凌波曲的感觉。

    裴旻在这方面受娇陈影响,还是有一定功底的,很贴切的评价了凌波舞。

    李隆基听得是眉飞色舞,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作品让人欣赏更加高兴的事情了。

    裴旻漫不经心的道:“只是阿蛮跳得不怎么样,过程中还摔倒了。问她缘由,她说陛下将她许给了王太府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