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卖惨 剧本不对
    ,精彩小说免费!

    李隆基听到这话,神色一凝,他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王鉷对谢阿蛮有意,他是知道,也不介意他们成为一对。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

    但李隆基对于女人,不喜欢用强,是一个能够动真情,并且会感情用事的皇帝。

    历史上的娇陈,因为名声遐迩,李隆基派人求娶,娇陈拒绝,李隆基也没有用强。

    他专宠武婕妤二十多年,后来又将杨玉环视为心头宝,集三千宠爱与一身。

    对于王鉷、谢阿蛮,他是秉着往来自由的态度,支持却不加以干涉。

    成与不成,看王鉷自己的能力。

    看李隆基这幅表情,裴旻心底明悟,他一直觉得王鉷对谢阿蛮的威胁有问题。

    真要是李隆基的意思,李隆基不会这么小偷小摸的,直接下旨赐婚了事。

    与他而言,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一到旨意,根本不足挂齿。

    而王鉷各种借助李隆基的名义胁迫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根本不是一个皇帝,一个唐王朝最高掌权者干的事情。

    这一试探,果然是王鉷自个儿在拉大旗作虎皮吓唬小姑娘呢。

    裴旻看破这点,无奈道:“小姑娘好像已经有心上人了,不太想嫁给王太府卿。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个人根本不在状态。看着怪可怜的,陛下,这小姑娘不懂事,您也别放在心上,回头我劝劝她,这圣命不可违。何况以王太府卿的身份地位,在长安也找不出几人,真不亏了她。”

    李隆基皱眉道:“这是什么话,朕身为大唐皇帝,岂会欺负一个小姑娘?阿蛮有了心上人,不愿意嫁给太府卿那就不嫁,静远回去给阿蛮说,朕不会强迫她嫁人。不管是之前,还是以后,都是如此。还有,她日后要是嫁人,朕还会特别赠她一份嫁妆。”

    裴旻忙道:“那臣就替阿蛮谢陛下荣恩!”

    李隆基的反应在裴旻意料之中。

    此次王鉷大有曲解圣意的意识,细究起来即便给个假传圣意的罪名都不为过。

    但是李隆基显然没有细究的想法。

    对于他认可的自己人,李隆基还是极为大肚的。

    不过目的已经达到,想要如此轻易的扳倒王鉷也不符合现实。

    裴旻也是见好就收。

    反倒是一旁的杨婕妤心底很不是滋味。

    天底下最出色的两个人就在面前,他们的话题居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杨婕妤自诩美艳,哪里忍受的了?

    尤其是裴旻!

    想当年自己的表现是何等入骨,只要当年裴旻多看她一眼,两人早已滚上了床……

    只是他对自己的关注居然比不上自己的小妹……

    想到谢阿蛮那少见的童颜,越发肯定了裴旻的兴趣嗜好,心底很不是滋味,带着几分不快的说道:“国公对谢阿蛮如此上心,不会是别有所图吧。”

    裴旻云淡风轻的化解说着:“婕妤说笑了,臣只是略尽乐营将的职责,阿蛮的梨园最出色的舞姬,她若有心病,发挥不好,将是梨园最大的损失。”

    李隆基也一并附和,对于谢阿蛮的舞技还是很认可的。

    赏了梅,喝了酒,裴旻也没有多呆,告辞离去了。

    就在裴旻走后的一个时辰,李隆基得到了王鉷求见的消息。

    李隆基犹豫了会儿,顿了顿才道:“让他进来吧!”

    尽管他没有计较王鉷曲解圣意的想法,心底依旧有着点点的不舒服。

    毕竟他是皇帝,若是人人如此。他这皇帝,还怎么当下去?

    看到王鉷的第一眼,李隆基心底火气突然上升,不动声色的看着手上的乐谱,头也不抬。

    王鉷此刻有些狼狈,走路有些瘸拐,额头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白色绷带,很厚很厚,看上去一点了官员样都没有,反而是一个伤残病员。

    “臣王鉷拜见陛下!”

    王鉷很努力的作揖,但似乎身体问题,这一拜有些吃力,龇牙咧嘴的。

    李隆基却连头也未台,说道:“平身吧,有什么事情?”

    王鉷呆了呆,突然觉得剧本有些不一样,半响才道:“臣,臣是为东市的税率而来。这我朝日渐富庶繁华,东市商贾过于拥挤,反而阻碍了发展。臣以为应当适当的提升一些地税,反而有助于东市的发展。”

    李隆基道:“此事,由你决定就好,你是京和市和籴使,这方面本就在你的权值之内,没有必要这点小事都来与朕商议。没有别的事情,就退下吧,朕今日有些繁忙……”

    他直接下了驱逐令。

    王鉷更是傻眼了,完全不知什么情况,但身在高位,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战战兢兢的告辞离去了。

    走出了大殿,王鉷这才发现只是短短的几句话,自己的内裳都湿透了。

    直到现在,王鉷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为了演着一出,他可是大费苦心周章。

    让自己的弟弟亲自推他下楼梯,一次不够,还试了好几次,直到手、脚、身上多处擦伤,脑袋也磕碰出了一个大包,隐隐有一些血迹,才心满意足。

    依照他的预算,自己是如此凄惨,给欺负的瘸了腿,身上捆缚着多处绷带。

    李隆基见了一定会很关心的问他伤从何处来。

    而自己支支吾吾不敢说,直到李隆基反复的逼问,才不得不透露裴旻的名字,阐述自己凄惨的遭遇:自己去梨园,受到了裴旻麾下护卫残暴的对待……

    虽然王鉷不指望李隆基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说法,但是却能给李隆基一个裴旻恣意妄为的不好印象。

    裴旻的威望太高了,而且还兼任文武,即有盖世武勋,又是士林文宗,整个唐王朝也只有李隆基这个皇帝能够与之一比。

    其他的什么宰相大员,其余的封疆大吏,都得远远的靠边站。

    持宠而娇,居功自傲。

    只要裴旻在李隆基的眼中有着这么一丝丝的嫌疑,他这一身伤就不算白摔。

    可结果让他始料不及,李隆基似乎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将他赶了出来。

    剧本偏差的太离谱了,难道自己这一身伤白摔了?

    王鉷看了看自己的手,看了看自己的脚,又摸了摸犹自疼痛的脑袋……

    有点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