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主动放权 肺腑之言
    封赏至此算是告了一段落。

    至于钱财等封赏,自也少不了,但对于此刻的裴旻来说,早就是身外之物了。

    此次朝会的重心就是封赏。

    封赏过后,朝会也到了尾声。

    不过裴旻在散朝之前,如约的向李隆基申请辞去了自己河西、陇右支度使、营田使的权利,并且辞退安西大都护府大都护的职位,说道:“之前军情紧急,是非常时刻。承蒙陛下重托,授予河西、陇右支度使、营田使以及安西大都护府大都护,而今贼患已去,特请辞诸位,委任贤能担当。”

    裴旻此话一次,再次让诸多文武讶然,均想不到在这时候,他居然没有趁势揽权,而是主动放权。

    一时间,李元紘脸上甚至露出几分羞愧,觉得自己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宇文融是一如既往,眼中倒是露出一抹喜意。

    李隆基怔了怔,作为一个心大的皇帝,他不介意忠于自己的臣子,手中有多少实权。

    不过裴旻既然说到这事,也不好拒绝,道:“河西、陇右支度使、营田使朕应允了,但安西大都护府大都护依旧有爱卿担任。除了爱卿,朕可找不出第二人能够镇住西域诸王。而且阿拉伯此次虽为裴卿击败,但他们依旧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由静远负责西域一切事物,朕也安心。”

    这一任命,他没有给裴旻与百官说话的机会:因为他是唯一的选择。

    裴旻自是无法拒绝。

    接下来是李隆基为裴旻一行功臣设庆功大宴,四品以上的官员作陪,并且让梨园一众宴会献舞。

    四品以下的官员,连作陪的资格也没有。

    但是他们不可避免的将封赏的细节传言了出去,在长安也引起了轰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来的长安话题风云儿早就一去不再了。

    只有在裴旻打赢一次胜战,或者干成某件壮举的时候,才能听到一二。

    但随着他此次入京,随着开元朝第一个异姓王的头衔,花落此间,顿成长安上下的谈资,诸多说书人发现大爷始终是大爷,一点没变。

    宴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李隆基与裴旻独处的时候,李隆基不满道:“朕观静远在河西、陇右干的不错,此次西域大战,你调度有方,陇右、河西经济井然有序,还有西域的军屯,都干的异常出色。朕就记得一人,他叫什么来着,对,牛仙客。我看过他上表的清单,朕记忆犹新。他有过一次上书,朕记得清楚……”

    “月支钱五十六万三千六百二十一贯九文,米九万四千五百三十六石,他将钱粮供给的数字居然记载的如此清晰明了,让朕大吃一惊,是个人才。而且根据他统计的数据,静远在河西、陇右之地就筹措了八百万贯的军费还有十万石的粮草;军屯所得,更是达三十多万石,为朝廷节省了大半年的军饷以及四个月的粮食供给。”

    “在这方面,历代支度使、营田使都比不上你,跟你一比,那些原本的干吏,一个个都成了废材了,朕觉得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裴旻摇笑道:“这也是陛下恩威所致,与臣没有多少关系。凉州、陇右一地是我朝仅次于京畿、洛阳的经济商业圈,与京洛不同,京洛四通八达,连接华夏各地。即便失去西域商途,依旧有着诸多的商业渠道。就算失去西域商道会伤筋动骨,也伤不了根本。”

    “凉州、陇右的商圈却不一样,他们能够取代太原、河北靠的就是西域跨国贸易。一但西域商途受到波及,他们的生意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商人,精着呢,我这边能不能取胜,与他们的生意完全连在了一起。问他们捐献一些军费,只要不是傻瓜,都愿意出钱出力。”

    李隆基道:“那也是静远让他们信服所致,他们相信静远能够取胜,才会慷慨解囊。换做别人,未必要得到那么多钱。”

    裴旻也很会说话,道:“还是是因为臣的背后有大唐有陛下,没有陛下在后面支持,他们哪来的信心?”

    “这倒是!”李隆基很不要脸的一口承认了下来。

    裴旻缄默了几秒钟,说道:“另外臣还有一点顾虑,朝中有一些官员反对外臣势大,他们的理念陈旧,但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故而相比全盘反对他们的观点,臣更加希望寻得一个折中的方法。目前没有一个好的对策,但维持将相和是其一,其二臣也不希望见到边帅将军、粮、财三权死死握在手心。臣始终相信边帅对陛下的忠心,但人各有志。历朝历代都避免不了一些宵小,即便是贞观朝,依旧有侯君集谋反一事。将边帅的权力,由粮、财分割开来,能够有效的防备这点。”

    他这一番话,完全是针对安史之乱有感而发的。

    李隆基太相信自己了,相信自己能够驾驭一个个骄兵悍将,故而为了军功,毫无节制的放权。

    这才让安禄山有了崛起的机会,不然凭借一个安胖子,焉能挑动天下大乱?

    为了不重蹈覆辙,裴旻除去了杨国忠,控制住了李林甫,还将杨玉环接到了凉州。

    唯独安禄山还不知所踪,这安胖子不除,裴旻心底难安。

    尤其是李隆基已经不是早年的李隆基了。

    即便是裴旻自身也感受的到,现在的李隆基倾向于无为而治,放权于大臣,而自己抽得空闲干自己喜欢的事情。

    对此裴旻也有心无力,李隆基就是这个性格。

    裴旻也只能劝说,并不能强迫他改变。

    历史上任何一个意图强迫皇帝干某件事的臣子都没有好下场。

    哪怕是寇准这样的名臣,也是蒙冤遭贬,最终客死雷州。

    李隆基也能体会裴旻的用心,感慨道:“满朝文武,唯静远一人有此觉悟,不计价在乎个人得失,一心为朕着想。不过静远这是多心了,朕威加四海,天下臣服,万众归心,就不信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胆敢防反朕?”

    裴旻心底吐槽:“这立flag立得,哪来的自信……”

    他闷声道:“只是怕个万一……”

    李隆基也知裴旻好心,一口应诺道:“朕会注意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