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来至首相的赔罪
    李隆基到底听没听进去,裴旻真不知道,但现在唐王朝的局面比之历史上要好上千百倍。

    唯一的弊端就是王鉷与杨婕妤。

    此二人的威胁固然比不上李林甫、杨国忠,但也不能任由他们恣意妄为,将大唐的大好山河葬送了。

    庆功宴在兴庆宫的花萼相辉楼举行。

    花萼相辉楼是兴庆宫里特别的一个建筑,因李隆基的地位是受长兄宁王李宪,次兄李捴辞让而得的。

    为了感念哥哥的德行义举,继位以后,李隆基在兴庆宫里专门为他们弟兄修建了花萼相辉楼,他携弟兄们时时登临,一同奏乐坐叙,一起吃饭、喝酒、下棋,赠金银丝帛取乐。

    在这花萼相辉楼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床,一个超长的枕头和宽大的被子,就是给他们五兄弟一并同塌而眠,同枕而睡的。

    但是随着老二李捴的早亡,老四李隆范的病故,花萼相辉楼渐渐不复以往热闹,成为了兴庆宫内的宴会娱乐场所。

    花萼相辉楼由双层廊庑环绕,空间构思新奇活泼,建筑富丽堂皇。

    裴旻早年多次来此,到不觉得新奇。

    李嗣业、折虎臣、高仙芝、李翼德等人却如乡巴佬进城一样,看的眼花缭乱,一路走到大殿都是啧啧称奇。

    宴会自然是以裴旻他们一行人为首的功臣为主。

    而且每一个人身旁都有官员相陪。

    裴旻这位异姓王理所当然的位于首席,让他意外的是陪他一并喝酒的居然是唐王朝现今的首相李元纮。

    裴旻客气一笑,做了表面功夫。

    不管怎么样,就算裴旻不喜李元纮屡屡针对,却也不愿意弄出一个将相不和的事情出来。

    很意外,李元纮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尴尬,随即又坦然的一笑。

    那笑容有些亲昵,笑得裴旻都有些莫名其妙。

    随着宴会的开始,梨园的歌姬舞姬鱼贯而入。

    他们早已身经百战,老练熟悉的吹拉弹唱,带动起了宴会的气氛。

    “武威郡王!”

    裴旻一时间还不习惯这样的称呼,顿了顿才发现是叫自己,赶忙举起了酒杯说道:“李相!”

    李元纮道:“老朽这一大把年纪,是越活越回去了。与郡王的大仁大义相比,老朽可谓迂腐不堪,所行所作之事,羞煞世人。今日,在这庆功宴上,老朽自罚三杯,向郡王赔罪。”

    李元纮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裴旻有些措手不及,很快也定下神来,说道:“李相客气了,您为民请命,宁移南山而不改判的事故,人尽皆知。旻,末学晚辈,岂敢受这三杯之礼。在下与李相共饮。”

    裴旻说的是李元纮早年最出名的一个案子。

    那还是武则天时期,神龙年间,李元纮迁雍州司户,一贯尽心尽力,公正不偏,深得当地士民信赖。

    当时,太平公主纵容家奴强行侵占某寺院里的一盘石磨,寺僧不服告官。李元纮受理此案,秉公执法,不畏太平公主的权势,立即判还僧寺。

    雍州长史窦怀贞畏惧太平公主,慌忙去找李元纮,让他改判。

    李元纮执正不挠,直接在判决书上写道:“南山或可移,此判终无摇。”

    对于这个例子,后世也衍生了一个成语叫做南山铁案,以形容判定、不可改变的案件。

    裴旻与李元纮互饮了三杯。

    李元纮叹道:“某终于明白,为何昔年姚相,宋相对裴国公都赞不绝口。与国公相比,我等这些看似为国为民之举,其实就是枉做小人。若非今日的陛下点拨,老夫恐怕会成为我朝罪人。”

    原来李隆基也看出李元纮意图削弱边将的意思,他现在力求朝局稳健,不愿惹是生非,特地将今日裴旻的话,一字一句的转给李元纮知晓。

    李元纮方才知道,裴旻的用心比之他们,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胸襟气度上,更是远远的将他们甩在了身后。

    裴旻坚持自己的意见,却能够理解主和派以民为主的行政理念。

    而他们却做不到这点,非但做不到,反而一直打算以压迫的方式逼迫边帅认同他们的宗旨。

    两者差距,不可以道理来计。

    裴旻也听明白了缘由,看了在最上席认真看着歌舞的李隆基一眼,说道:“李相客气了,文武殊途,在所必然。能够寻得平衡点最好,就算不能寻得,也没有必要针尖对麦芒。毕竟不管争斗下来,谁胜谁负,损耗的都是朝廷的中坚力量。某不愿见到李相改变初衷,而是私为良性竞争,有助于家国发展,相互督促,有助于天下稳定。文武兼之,才是真正的强国之道。”

    李元纮颔首道:“郡王说的在理,确实是在下有偏见在前。只是还望郡王能够体谅在下的难处,南衙之兵虽不归宰相掌控,但国相有调动南衙禁军的权力。某见过南衙禁军的情况,诸多时候,所谓禁军,也就比地痞流氓好上一二。那战斗力别说与边军相比,便是寻常士卒都比及不上。”

    他说着忧心忡忡。

    裴旻闻言,心底苦笑,又有一句骂人的话含在口中,没有吐露出来。

    这禁军有问题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禁军无能,所以要削弱边军?禁军没有战斗力,也要将边军也弄得没有战斗力。

    这样才不会造成外强内弱的情况!

    理论上这逻辑可行。

    可是就没有想过边军跟中央军一样崩了,凶悍的外族谁来抵御?他们会一样削弱自己的战斗力,维护天下和平?

    裴旻说道:“禁军疲软,最佳方案是改制。提升禁军战力,而不是拆东墙来补西墙,京师是天下英杰聚集之地,不可能没有治军人才,只要肯下决心,何愁禁军战斗力不能提升?实在不行,我也可从军中择几人支持李相,只要禁军强,天下则安。”

    李元纮沉默许久,长叹道:“此事容某细细思量。”

    裴旻也不说话,只是在心底暗叹了一声。

    这种军制改革,需要很大的魄力。

    诚然今日李元纮能够如昔年廉颇一样,足见他自身的风骨与气节。

    但魄力这种东西,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拥有的。

    李元纮身为保守派的魁首,要是着重发展军制,他们这个派系都会大乱。

    李元纮是一个能臣,但是跟姚崇、宋璟却有着差距。

    不过今日能意外与李元纮和解,对于铲除奸佞,却有百利而无一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