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三大忌 遇刺(二合一)
    宴席上裴旻与李元纮把酒言欢,畅谈无忌。

    从一开始裴旻就知道李元纮并非奸佞,两人不和是因为政见不同。

    这抛开成见,裴旻也发现李元纮确实有宰相之能。

    尽管他可能比不上姚崇、宋璟这样的大贤,可一身干略并不亚于张说。

    张说是文武双全,而李元纮独善行政,各有所长。

    裴旻在河西、陇右两地当了多年的采访使。之前是按察使,但在半年前,李隆基改了按察使的称呼为采访处置使,简称采访使。

    他有多年行政经验,又有张九龄、李林甫这样的能臣辅之,这方面的水平也精进极快。

    与李元纮谈论行政上的诸多问题,一点也没有半点生涩,应对自如。

    让李元纮大开眼见之余,也明白裴静远文武双全绝非戏言。

    “对了!要想禁军强势,非一朝一夕,但俗话说观其将,知其军,将军的作用是无法取代的。故而才有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之说。京中有一将,叫做郭子仪。此人当初是我举荐给张公的,绝对是个人才。他若无得罪李相之处,可以一用。”

    裴旻并不喜欢郭子仪,但是郭子仪的才干是毋庸置疑的。

    如他那帮人物,若是因为张说与李元紘的党争而受到压迫,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元纮还真听过郭子仪这个人物,张说当初受难,郭子仪多方奔走,以至于得罪了王鉷,给王鉷使人罢官了。

    “世人谁不知郡王用人识人,天下无对。这个郭子仪能得郡王屡次推荐,其人其才,可见一般。回头在下令吏部寻郭将军履历,为其官复原职。”

    他是当朝首相,提拔郭子仪那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都无需经过李隆基的同意。

    至于会不会得罪王鉷,李元纮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卖裴旻一个面子,远比得罪王鉷更要划得来。

    何况现在他们跟王鉷,已经撕破了颜面。

    看着与裴旻谈笑欢快的李元纮,不远处的王鉷心中充满了忌惮,也有一种挫败感。

    经过今日封赏,王鉷意识到自己与裴旻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

    依照道理而言,这种差距短时间是不可能弥补的,对于这种人物,自己要做的是,就算不得罪也不能与之为敌。

    毕竟裴旻真正的根基在河、陇、西域,与自己完全无关联。

    李元纮才是眼下的大敌,不将之打压下去,自己掌控不了左右朝局的权势。

    可是裴旻偏偏挡在了他的面前,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方向。

    那种无力,衍生出了更多的嫉妒,生出了一种要将那高高在上的存在,拉下神坛的渴望。

    将他拉下来,然后自己站上去!

    王鉷看着那一桌两人,又瞄向了另一桌,眼中杀机显现。

    宴会至半夜方才结束。

    裴旻与李隆基、李元纮同一众官员打关系道别,快步来到贺知章的身旁。

    “贺老哥,我们一同回去吧!”

    贺知章是正三品的礼部尚书,自然也在宴会的行列中。

    裴旻绝口不提前日之事,两人一并出宫,沿途说着闲话。

    离开兴庆宫的路,只有一条,所有官员都聚在一起离去。

    直到出了兴庆宫,才各自四散离开。

    但无一例外,离去的官员不管认识不认识,大多都来与裴旻道一声别,获取一个眼缘。

    裴旻住的地方与贺知章同在一个方向,但并不同街共路。

    一起走了两条街,只余他们两人与各自的护卫小厮。

    贺知章与裴旻并骑而走,轻声说道:“老弟可知身为人臣,三大忌讳是什么?”

    裴旻默然不言。

    贺知章接着道:“人臣三大忌,功高震主、权大压主、才大欺主。对为君者来说,何尝不是如此,这样一个人物在,纵然老弟无野心,满朝文武会怎么看呢?陛下对静远的信任有佳,可人固有一死。万一陛下去世,新皇登基。他能够如现今陛下一般,对您一如既往?”

    “老弟不过三十五,还不满四旬,已经位极人臣。门生故旧遍于天下,绝非一句空话。若是奸的,自然是天下之大害,若昔年王莽。若是忠的,也是大大的不妥,就如汉时霍光。对于当前局面,老哥哥才疏学浅,全然看不明白未来。老弟才华胜老哥哥千百倍,老哥哥相信你一定会寻得万全之法。”

    贺知章是一个正统的文人,而且还是礼部官员,持身自正。

    所谓三纲,君臣、父子、夫妻。

    君臣犹在父子之上。

    身为臣子,焉能讨论君主的身后事?

    贺知章身为礼部的执掌着,这点道理焉能不懂?

    便是因为太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贺知章才会说这话,显是真的关心裴旻的未来。

    裴旻能够感受贺知章的关爱,笑道:“老哥哥放心,这些我有所考虑。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而已”

    裴旻将贺知章送回了府邸,方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贺知章回府之后,心腹管事上前来轻声说道:“老爷,小唐来了,正在书房等着老爷。”

    贺知章点了点头,肃然的大步走向了书房。

    “老爷!”

    小唐是一个年轻的后生,贺知章心性豁达,是那种不在乎自身官职大小,不拉帮结派,怡然自得的神仙人物。

    贺知章手上也没有隐形的实力,小唐就是贺府的一个家丁,因为人忠臣勤快给贺知章调去洛阳寻找徐铭的踪迹。

    “怎么样了!可找到徐铭的下落了?”

    贺知章紧张的追问着。

    徐铭的他父亲是他的至交,万一因为他的问题,令得自己的老友痛失爱子,罪过可就大了

    贺知章自己都没有想过事情毁闹得如此大。

    当初李隆基册封杨妃为杨婕妤的时候,贺知章反对过。

    杨妃冒出来的太突兀,身份背景什么的都没有了解清楚,短短的时间就升为婕妤。

    这与礼制是完全不和的,固然在高力士的劝说下,他选择了妥协。但心底终究有个疙瘩,很不是滋味。

    就如裴旻评价的一样,贺知章并没有悲天悯人之心。

    他为人旷达不羁,清新潇洒比起世间俗世,他更喜欢喝酒玩乐,与酒友一起潇洒山林。

    但是在他权值之内的事情,他会处理的妥妥当当,绝不尸位素餐,辜负这一身的官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