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闻风涌动(二合一)
    裴旻是外臣,长安的庙堂会议与之无关。

    但裴旻早已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半个时辰看书,半个时辰练剑。除非有特殊情况,这种生活习惯深入骨髓,一直都未更改。

    贺知章遇刺的消息传到裴府的时候,裴旻正在看《论语》。

    作为儒家经典之一,《论语》是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写而成的一部古籍,主要记录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较为集中地反映了孔子的思想,也是最能体会儒家精华的一部书。

    整部书记事的语言极为简练,微言大义。

    裴旻穿越来最先接触的是《论语》,五年前读的最多的书,除了兵法就是《论语》,现今穿越至此,十数年了,《论语》这本书他依旧在看,文中的诸多道理,确实令人发人深省。

    最经典的就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孔子这里说的是以直报怨,并非以怨报怨。

    这个直与怨,就很值得推敲。

    意思明明相差不大,为何要用直而不用怨?

    类似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仅以思想境界而言,孔子称一个“圣”字,是当之无愧的。

    正当他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宁泽传来了贺知章遇刺的消息。

    “公子,贺尚书已经让吴远送往仁德医馆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贺尚书好像并未遇险,但慌乱中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他的话还未说完,裴旻已经如一阵风一样,从他身旁飞快的掠过,直往马厩方向冲去。

    贺知章的情况,他不说,裴旻并不了解多少,但是越是这样,越能显现其中危险。

    尽管裴旻有些不信,有人胆敢袭杀三品大员。

    为了确保万一,他还是知会了青羽盟,让他们暗中护着贺知章。

    一方面是保护贺知章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想看一看贺知章到底掌握了什么东西。

    却不想贼人当真胆大妄为的在这青天白日里,公然袭杀贺知章。

    急促的马蹄声在大街上响起!

    裴旻少见的在大街上飞驰,他的怀中鼓鼓的,正是来不及放下的《论语》,为了不干涉骑马,胡乱的塞进了怀中。

    一直飞驰至仁德医馆,裴旻直接飞身下马,辛巴也不顾了,大步冲进了医馆。

    在堂中坐堂的是刘神威的徒曾孙骆靖,一直以来仁德医馆坐堂的都是孙思邈的后人孙溥,但现今孙溥已经在姑臧定居,在姑臧开了一间仁德医馆,跟着梨老学习苗医。

    现在长安仁德医馆由骆靖负责打理,刘神威只有在真正疑难杂症性命攸关的时候才会出手。

    见裴旻进来,骆靖忙起身迎接:“郡王,贺尚书在偏院,师祖正为他医治。”

    裴旻点了点头,大步走向了偏院。

    这仁德药店,他来了许多次了,熟的就如自己家一样。

    偏院里吴远焦急的在外边等着,屋内刘神威正在为贺知章医治。

    “裴……郡王……”吴远有些惭愧。

    他授命暗中护着贺知章,但还是令贺知章遇险生死不明。

    “刘神医还没有出来?”

    裴旻并没有责怪吴远,人力有尽时,他相信吴远尽力了。

    真正需要承接怒火的是幕后的黑手。

    ……

    长安京兆府!

    现在的京兆府府尹是严挺之。

    严挺之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少年好学。神龙元年,举进士并擢制科,是武则天时期的新科状元。

    早年姚崇为常州刺史,见严挺之其体质昂藏,雅有吏干,深器异之。

    姚崇提拔为开元朝宰相,将严挺之提拔为右拾遗。开元中任给事中,典掌贡举,获得了一致好评。也为宋璟器重,jin ru了京兆府。

    前任京兆府府尹是裴旻的好友范宇。

    他退位之后,严挺之继任其位,负责京畿周边二十二县的治安民事。

    严挺之气质高雅清秀,为官认真负责,在其位上兢兢业业颇受好评。

    这日严挺之正在府衙理事。

    作为三辅之地的民事长官,严挺之不像其他官员一样,需要入朝理事。

    他的任务就是在京兆府办公,而且不受各部的约束,甚至是可以当堂判死刑,有着莫大的权力。

    这也符合他国都县令的身份地位。

    最近严挺之过的还算清闲,并没有多少让人头痛的案例。

    原来唯一令他头痛的杨家人也消停了。

    严挺之固然不参与朝政,但他的身份地位尤其特殊,消息还是有些灵通的,知道是因为裴旻的缘故。

    裴旻说动李隆基,还回了韦家人的宅子,打压了韦家人的气焰。

    每每念道这里,严挺之心底一阵舒坦。

    杨家人为非作歹早已不是一日两日了。

    官员受欺,畏惧杨家得宠,不敢出声。

    百姓受欺,更是忍气吞声,不敢告官。

    个别告官的,最后也会被逼的撤销诉控。

    严挺之有心维护,也是力不从心,能力所限,心底暗恨,无可奈何。

    严挺之即便与裴旻无任何往来,只凭这点,已令之心生敬意,带着几分惬意的想着:“找个机会跟郡王结识结识,在长安为官多年,要是连郡王都不识得,说出去少不了让人耻笑。”

    便在他享受安逸的时候,噩耗传来。

    “严京兆,不好了!兴化坊出事了,有人当街遇袭,死了好几个人!”

    严挺之霍然起身,长安天子脚下,人口众多,有些口角争执在所难免,但是闹出人命的事情,却是极少的。

    居然还死了好几个人?

    “什么情况?快,让京兆少尹速度前往案发现场,调查细节在回来与我报告。”

    严挺之固然重视此事,却也不觉得需要自己出马。

    报信的人还未说完,京兆少尹已经大步走了进来,说道:“府尹,大事不妙,兴化坊遇袭的是礼部尚书贺知章,他受惊堕马,生死不明。”

    严挺之眨巴了一下眼睛,霍然起身,立刻道:“关闭兴化坊,还有周边的延康坊,丰乐坊,都关了,挨家挨户的调查可疑人士。不管坊内住户是何人,都必须接受调查询问。”

    他负手来回走了两步,道:“另外立刻布控全城,传令长安所有武后坊丁衙役,取消一切假日,全城布防,将长安半月里各坊各市,所有生面孔都一一记录在案。即便是大海捞针,也要找出可疑人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