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以国家之力
    ,精彩小说免费!

    裴旻面对李隆基的追问说道:“用最快的速度,最严厉的手段,最有效的方式,将所有涉及此事的主谋帮凶以及一切知情人士,一网打尽,一并严惩。”

    王鉷心底登时微变,有些忐忑的看着裴旻。

    李隆基追问道:“莫非静远已经知道了何人所为?”

    裴旻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毫无线索。”

    王鉷眉宇舒缓,眼中透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李隆基讶然道:“那怎么将对方一网打尽?”

    裴旻抱拳作揖道:“贼人最大的错误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选择于朝堂为敌,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很聪明,藏得深,其实是最大的蠢货。行刺现场留下来两具尸体,两具尸体就是证据。他们是外地人,故而来到长安,沿途必定会经过各个城县,各处关卡,必有过所记录,可以顺藤摸瓜的调查下去。”

    “另外臣恳请陛下下旨,传令我大唐十五道,三百二十八州,一千五百七十三县,以及全天下所有关隘、港口的所有行政官员。令他们调查所有记录在案的过所。但凡入京的江湖人士,逐一挑选出来,查问缘由。展开全国性,地毯式搜索。”

    “如此不要半个月,必有结果……”

    李隆基有些吓到了。

    这种劳师动众的调查,那不是什么三司法的事情了,而是以举国之力,调查这一个案子。

    王鉷表情微变,肃然道:“郡王是不是过于徇私了?您与贺尚书的友谊,我等了解,但是举国之力,这需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难不成郡王是想让我朝万万官员什么事情都不干,都为这个案子奔波?”

    “有何不可?”裴旻早将王鉷定义为怀疑对象。

    尽管手中的资料种种显示与贺知章有隙的是杨婕妤,跟王鉷无大关联。

    但裴旻却相信王鉷必定参与其中。

    因为杨婕妤是没有硬实力的,她现在确实是位高权重,可她的地位权势都源于李隆基,离开了李隆基她什么都不是。而且她身在宫中,行事束手束脚的,显然没那本事超控这种事情。

    王鉷无疑是杨婕妤在宫闱外最得力的助臂,他没有理由置身事外。

    这里也没有任何顾忌,直接针锋相对的道:“王太府太天真了,还真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案子?陛下,您或许不太了解我那老哥哥,他是那种不恋慕权势,持身自正,且心胸开拓之人。他从不与人争斗,也不屑与人争斗。活了大半辈子,也未与人结仇,谁会如此劳师动众的从外地请一个高手取他性命?臣有理由怀疑这不是仇杀,而是政治谋杀。有人觉得老哥哥挡了他的路,才派人下的杀手。真是如此,此事实在是太过恶劣了。”

    李隆基听到这里,表情一凝。

    他为人重情又无情,对于他认可的人,关怀备至,不在乎的人,视如草芥。

    贺知章恰是他不在乎那类人之一,要不是因为裴旻这层关系,直接丢给大理寺处理就是了,自己甚至懒得过问一下。

    可听裴旻这么一猜测,李隆基眼中厉色闪现。

    官场有官场的法则,庙堂有庙堂的制度。

    李隆基身为皇帝,帝王心术自少不了。

    他除了放纵与裴旻、王鉷这样的亲信以外,对于其他人都掌控着一定的平衡。

    就如张说的激进派跟李元纮、宇文融的保守派。

    张说身为唐王朝的首相,一直未能压过李元纮、宇文融,便是因为李隆基的刻意控制平衡。

    现在张说退了下去,宇文融意图晋升为相,李隆基一直若即若离也是因为不愿意见到保守派独大,物色新的人选。

    李隆基并不排斥庙堂分派系互斗,这样也有助于他的管理。

    可是因为政治互斗,衍生了仇恨,买凶杀人,这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不可能接受的底线。

    要是人人如此,一有政敌出现,想的不是如何讨好自己这个皇帝,而是直接买凶杀人,那庙堂岂不成了助长凶杀案的场所?

    自己这个皇帝焉有存在的意义?

    此风决不可长!

    李隆基已经拿定了主意。

    裴旻这时又推了一把道:“陛下如此重视此事,还有两个好处。一是让天下人意识到陛下对臣子的关切。二也能给世人以警钟,对于如此恶劣的事件,陛下绝不姑息,防微杜渐。”

    李隆基霍然而起,说道:“静远说的在理,贺尚书是我朝正三品的大员,朕决不允许朕的臣子这样不明不白的遭罪。就依照静远的注意行事,朕要让贼人知道,我大唐法纪不容侵犯。”

    裴旻不等王鉷说话,高声作揖道:“陛下英明!”

    他说着若有所思的看了王鉷一眼。

    唐朝的过所就如后世的身份证,但是比之身份证更要严苛。

    这个时代出行并非如后世一样,随意往来。

    任何人出远门都需要在自己所在的县城里找官员开一个证明,这个证明上会表明去什么地方干什么,也就是过所。

    要是没有这个过所,任何人都过不了关隘、进不了城市,而且你也只能依照过所上标明的路线走。你要是在途中,临时有事,想要改变方向,也需要找到官员,重新开凭证。不然你到了别处,没有依照过所上指明的路线走,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进不了城,过不了关隘不说,给发现也会在关进大狱,查明身份。

    故而不管真凶是谁,为何人收买,刺杀者他能都够通过关隘并且进入长安,一定就有地方记录在案的过所证明记录。

    只要找到一份记录,就能查明对方的籍贯,并且顺藤摸瓜,将之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

    然后从对方的妻儿母亲乃至于亲朋好友入手,剥丝抽茧。

    这确实是一个超巨大的工程,但只要去查,就没有理由查不到。

    就如裴旻之前跟吴远说的,大海捞针,不容易。

    当只要将大海抽空,就容易的多了。

    将大唐十五道,三百二十八州,一千五百七十三县都动员起来,凶手藏在再深,也无迹可寻。

    而且裴旻试探过吴远,知道凶手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在他们本地一定有过人之处,不然幕后黑手,凭什么找到他们?

    裴旻相信一个人就算再厉害,也斗不过一个国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