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前因后果
    裴旻看着面前的徐铭,带着几分慷慨的道:“大理寺卿韦见素是个人物,已经将胡家灭门案与贺老哥的遇袭案子连在了一起。现在三法司与京兆府都将主要目标放在了洛阳与你的身上,只要在适当时候,他出现陈述了解到了一切,此案亦将定案。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顿了顿说道:“此案涉及皇家颜面,不管结果如何,都将是陛下中心的一根刺。案子结了,你的未来前程,只怕……”

    他没有说下去,也知道徐铭一定懂得其中道理。

    徐铭颔首道:“这点无须郡王挂心,先祖宏敏公有遗训:凡徐家子孙,当躬身自省,不忘初心。子孙仕宦,若有贪脏枉法者,不得放归本家……某虽不才,却也不敢忘先人遗训。胡家五十余口,大多人死的无辜。若不将真相公诸天下,某愧为宏敏公子孙。”

    徐铭口中的宏敏公就是徐有功,徐有功,姓徐,名宏敏,字有功,以字行于世,故称徐有功。

    但徐家子孙多以宏敏公为敬称。

    裴旻心生敬意,若非他要避嫌,未来不能与徐铭过于接触,他真想将面前的这位司法大才请到凉州去,让他一展所长。

    为了一个荡妇,一个为了晋升,无恶不作的小人,委屈了一个大才,真的是否值得?

    裴旻不知道这笔买卖是赚是赔,但就杨婕妤、王鉷这短短两三年的罪行来看,他们是死不足惜的。

    而且裴旻还有一种感觉,杨婕妤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走到了这一步。

    这不是感觉,而是确确实实的蝴蝶效应。

    原来当年裴旻与裴冠、裴杨氏洛阳相会,裴旻并没有出手给裴冠帮助。但身居高位的人,你的一喜一怒,都会有人去揣摩去迎合,去想法设法的让你高兴。

    因为一点点的往来,裴冠从里正提升到了坊正,没过一年,又什为从事从一个小小的吏,成为了官。

    裴杨氏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官夫人,走进了贵妇人的圈子。

    但裴冠终究弟子浅薄,裴杨氏的地位也是贵妇人圈中最低的。

    裴杨氏天生狐媚样,长得就是一副狐狸精的相貌。如她这样的人,能讨男性喜欢,但在妇人群中却是备受嫉妒的存在。

    理所当然的,裴杨氏给贵妇人排挤了。

    裴杨氏岂是善男信女?她本生性放荡,心胸狭小,登时起了针锋相对的心思。

    你对我不好,我就勾引你男人,以作报复。

    裴杨氏艳色自不用说,大多男性都是用下半身考虑的动物,几乎一勾一个准。

    最终裴杨氏搭上了洛阳留守胡宁,成为了洛阳留守的女人。

    而裴冠也因听多了闲言闲语。

    他性子软弱,给裴杨氏制的死死的,不敢声张,只能将一肚子的怨气埋在心底,将自己的身子给气坏了,直接一命呜呼。

    成了寡妇了裴杨氏,行事更是无所顾忌,成为了胡宁的外房夫人。

    胡宁给裴杨氏勾得三魂失了六魄,以至于冷落了自己的原配夫人胡陈氏。

    胡陈氏出生于颍川陈家,是一个名门望族,源于妫姓,出自春秋时期陈国公后裔,属于以国名为氏。陈国在妫满死后,其子孙有以国名为氏,就是陈氏。除陈完这一支主系之外,在陈国内乱至亡国期间,还有三支陈国公族后裔避居他乡,亦以国名为氏姓陈。

    颍川陈氏最出名的就是陈群,三国时期着名政治家、曹魏重臣,魏晋南北朝选官制度“九品中正制”和曹魏律法《魏律》的主要创始人。

    世家能够左右庙堂,陈群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陈群的后人也受到了世家的庇佑,浑的风生水起。

    胡宁是入赘陈家的,也是借用陈家的人脉混到了洛阳留守的雄职。

    胡宁在家中的地位相对较低,裴杨氏也受到了胡陈氏的怒骂甚至殴打。

    裴杨氏焉是受了委屈的人?

    她不住的离间胡宁与胡陈氏的关系,闹得胡宁与胡陈氏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也不知处于报复还是什么,胡陈氏也找了一个俊雅的书生。

    两人彼此不干涉自己,相互与自己的新欢你侬我侬。

    直到某一天,王鉷因公事来洛阳。

    胡宁面对王鉷这个红人,自然安排了裴杨氏陪酒。

    王鉷看到裴杨氏,立刻就明白了,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就是自己要找的。

    裴杨氏尝过权势滋味的她,更是沉迷其中。

    胡宁小小洛阳留守的位子已经满足不了她了,裴杨氏一听王鉷意图将他引荐给李隆基,心花怒放。

    两人一拍即合。

    胡宁自然不愿意放手,自己的女人就这样让王鉷抢了去?

    他并不知王鉷是将裴杨氏献给李隆基的,只以为王鉷打算夺他所爱。

    裴杨氏哪里愿意理会胡宁的意思感受,直接去了王鉷住下的驿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要求,要胡陈氏死。

    胡陈氏对于裴杨氏的辱骂殴打,裴杨氏未还嘴未还手,但一切的一切都记在心里账本里,一到时机立刻爆发。

    王鉷亦不蠢,不会为了裴杨氏杀人,何况他不确定裴杨氏这步棋可不可行,敷衍了裴杨氏,将她带回了长安。

    结果!

    裴杨氏以身经百战之身,风情万种之姿,将李隆基侍奉的如上云端,将心底对武婕妤的执念都转到了裴杨氏身上。

    这个时候,最惨的就是胡宁了。

    心爱的人,跟别人跑了,自己的夫人又有了小白脸,一怒之下忍不住暗使心腹盯着王鉷,想要报复。

    这个时候的王鉷只是红人,还不是当红辣子鸡。

    胡宁并不惧他,但是随着王鉷向李隆基献上了裴杨氏,立刻成为了当红辣子鸡。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胡宁发现自己的小三居然成了李隆基的枕边人。

    这一下,胡宁大惊之余,也明白了王鉷的用心,野望徒生。

    胡宁与王鉷商议,希望得到提携,言语中自然透露着杨妃的消息。

    王鉷焉能受这威胁?

    而且入宫的裴杨氏对于胡陈氏的仇恨,念念不忘,多次暗中与王鉷说到此事。

    王鉷也因为裴杨氏更进一步获得了帝宠,获得了足够的利益……

    为了解决胡宁这个后患,为了给杨婕妤出气,王鉷暗地世人毒死了胡宁一家五十余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