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诸事抵定
    裴旻的话让王鉷、王焊面若死灰。

    王焊手足无措的惊呼道:“怎么是你?”

    裴旻好整以暇的在一旁坐下,说道:“你怕是忘了,这长安的江湖,是谁做得主?”

    一旁的公孙曦听到裴旻这话,腰杆子忍不住挺了一挺。

    裴旻继续道:“你们从外地请人搞鬼,长安这么大,青羽盟确难以察觉。可你们想要通过长安的江湖势力,将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出城去,可太不将青羽盟放在眼里了……”

    他说着看了一眼屋子里为王焊收买的五个江湖人。

    对上裴旻的眼睛,五人皆忍不住小退了一步。

    人的名,树的影。

    裴旻的剑,已经到了让人闻声胆寒的地步了。

    “你们是要打,还是放弃抵抗?”

    裴旻轻声说着。

    王焊目芒一缩,厉声道:“将他给我将他拿下!”

    王焊知道裴旻对于唐王朝的意义,他是唐朝的擎天玉柱,西北的移动长城,要是能够以他为质,不说离开长安,去阿拉伯也是畅通无阻。

    他的话音一落,耳中但听到的却是兵器落地的声音。

    无一例外,五人先后都缴了械。

    在长安或许没有多少人亲眼见过裴旻出手,但是他徒弟公孙曦的剑术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尤其是这些年她参悟了双手剑术,更是横行长安,连败诸多名宿,大有接任裴旻关中第一剑的名号。

    他们连裴旻的徒弟都对付不了,靠什么跟裴旻打?

    “你们……”王焊几乎要气背过去,一个个平素里与自己吹嘘的如何如何厉害,真要用到他们的时候,却怂成狗了。

    王鉷一直没有说话,看着已经掌控一切的裴旻,说道:“郡王可否借一步说话?”

    “免了!”裴旻没有半点跟他单独会面的意思,直接示意吴远将他拿下。

    王鉷大急叫道:“郡王可知,你早已大祸临头?”

    吴远顿住了脚步,惊疑的看了裴旻一眼。

    裴旻理都难得理会。

    什么大祸临头,用屁股考虑,也知道王鉷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贺知章的那三大忌而已。

    换做其他的君王,裴旻会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但是李隆基却不然。

    在这方面,李隆基算的上是独一无二。

    所以裴旻也不避讳自己跟青羽盟的关系,你藏得越深,越会让人怀疑。不藏着掖着,反而显得坦荡磊落,问心无愧。

    当然这也是因为皇帝是李隆基的缘故。

    裴旻让吴远继续。

    王鉷将裴旻当真不打算放过自己,眼中闪过怨毒的光芒,死死地盯着裴旻大叫:“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为何处处于我为难,挡我的路?你很得意嘛,别得意的太早了……李元纮当朝首相向你妥协,大理寺、御史台、刑部、京兆府闻风而动,还有偌大的青羽盟为你一言驱使,再加上你手上的二十万大军,西北那无与伦比的威望,你觉得你还能嚣张多久?”

    慌乱之下,他这番话语的组织都是语无伦次……

    裴旻见王鉷给拿住了还不老实,说道:“将他嘴巴堵上,懒得听他鼓噪!”

    看着嘴巴给堵死,目光隐隐透着一种狰狞的王鉷,裴旻走到他面前淡然道:“你要是不怕等久,到了下面等我!现在,你要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代价!”

    裴旻口中的“一切”,不只是胡家五十余口。

    在裴旻的眼中,这胡家五十余口只是罪之一。

    真正让他动了必杀之心的是他对整个唐王朝造成的影响。

    他那拆东墙,补西墙,以及从百姓身上,从阵亡将士家属身上敛财的行径,对于唐王朝的危害,远胜于他所犯下的灭门案件。

    对于他,裴旻全无妥协之意。

    裴旻当然也不会对王鉷、王焊用私刑,而是放心的将他们两兄弟交给了大理寺。

    面对这种巨大的案件,裴旻相信就算给韦见素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耍任何花样。

    对于裴旻能够将王鉷、王焊擒获,韦见素、崔隐甫等人并不觉得奇怪。

    王鉷、王焊分别派人谋害裴旻与贺知章,裴旻不出手才是怪事。

    王鉷、王焊的罪行很快就定了下来。

    不只是胡家灭门案以及贺知章、裴旻的遇袭案件。

    王焊偷偷窃取的黑火药配方也在审问中发现了,细查之下也明白了王鉷、王焊意图投奔阿拉伯的心思,罪名多加了一条叛国罪。

    其实王鉷、王焊任意一条罪名都是死罪,是否多条叛国罪也无伤大雅。

    还不只这些罪过,之前是因为两兄弟的权势,诸多人是敢怒不敢言,但随着他们的问罪,墙倒众人推。

    一件件恶行也逐一揭开。

    对于他们两兄弟,李隆基已经死心。

    在一条条罪责面前,李隆基已经没有了失望、痛心和愤怒,而是给背叛的杀意。

    他对王鉷的宠信有多强,此刻他的杀意就有多厚重。

    面对三司法的结案奏章,李隆基没有任何的犹豫,决然的用他那红色的朱砂笔,在案子的最末尾画了一个圆圈。

    殷红的朱砂预示着王鉷、王焊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他们给判腰斩,在死刑中仅次于车裂、俱五刑、凌迟的酷刑。

    至于杨婕妤,李隆基经过三日的深思熟虑,终于下了一到旨意,将之贬入冷宫。

    李隆基对于杨婕妤还是手下留情的,这个处罚对于杨婕妤自身的过错而言,是很轻很轻很轻。

    但也无人敢劝,无人能劝。

    此事李隆基绝口不提,韦见素、崔隐甫、裴敦复、严挺之更不敢言,至于其他的知道隐约内幕的也理智的选择了闭口不言,不去触碰眉头。

    对于这种结果,裴旻还算满意的。

    至少在近几年内,杨婕妤是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了。

    李隆基坐拥天下,在漫长的几年里,未必不能寻得贴心的伴侣。

    至于伴侣的为人,裴旻相信就算再坏,也不至于会坏到杨婕妤这程度。

    杨婕妤给大入冷宫,杨銛、杨锜失去了倚仗,便如昙花一现,给驱逐出了长安。

    杨家刚刚凝集的点点力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看着这一切,裴旻心底清楚依照这个局势,只要他好好的仰着杨玉娘,杨家是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李杨两家,相爱相杀的日子,不会出现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