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安抚幼小受伤的心灵
    ,精彩小说免费!

    李隆基确实是个情种,杨婕妤入冷宫,让这位唐王朝的最高统治者脸上的笑容都消散了。

    整个人就如别人欠他三五八万一样,浑身都是刺。

    满朝文武对上他,现在是大气都不敢出,都闷着声音埋头苦干,生怕自己一个失误,惹得皇帝不高兴,劈头盖脸的怒骂一顿。

    这挨一顿骂,倒也能够忍受,万一给罢官贬逐,那就得不偿失了。

    裴旻对李隆基也有一定的感情,见李隆基这样也有些沉重,特地进宫陪他。

    对于裴旻,李隆基自然强挤着笑脸相迎。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李隆基对裴旻是绝口不提。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越是熟悉,越不好意思在自己人面前出丑。

    裴旻也没有蠢到跟李隆基提此事,只是义愤填膺的说道:“陛下,您为王鉷、王焊这对小人伤心,那太不值得了。他们愧对陛下的期望,根本不值得为之难过。见陛下如此,臣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们……”

    他将一切的缘由都怪罪在王鉷、王焊身上,就是要让李隆基认为他并不知道杨婕妤一事,避开他自身的尴尬。

    李隆基也想到这点,长叹道:“朕对他们推心置腹,却不想居然如此狂妄无状,朕,当真识人不明!”

    “知人知面不知心,是他们过于阴险狡诈。要不是臣为了给我那老哥哥出气,一直盯着三法司,还以为王鉷是个能臣呢。”他说着,见李隆基神色有些凄然,于心不忍,说道:“这样吧,陛下近日心情不好,臣陪您一起去梨园散散心?在叫上宁王、薛王?嘿嘿,臣入京这么多日,还为见过两位王爷呢。也不知宁王是否完全掌握了‘梅花三弄’,薛王还是否与原来那样风趣。”

    李隆基想到自己的两位兄弟,心情也好了一些,说道:“静远说的是,朕也有些日子没见大哥、五郎了。这样吧,朕让高将军去请大哥、五郎,我们一起上花萼相辉楼,再请梨园作伴。好好的饮酒作乐,将一切烦忧之事,通通忘去。”

    裴旻说道:“臣,舍命陪陛下,最近臣剑术大进,对于剑舞,也只有一方感悟。献丑于君前,博陛下一笑。”

    李隆基原本伤感有眼眸中透着一丝期待,心底感动,抚掌笑道:“朕拭目以待!”

    裴旻的剑舞,李隆基是期待万分。

    但是裴旻不同于李龟年、张野狐、谢阿蛮这些人。他们就是梨园戏子,表演是理所当然的。

    而裴旻却是国之重臣,唐王朝的擎天白玉柱。

    他什么时候表演,是强求不来的。

    李隆基也不会因为兴致一来,就指使裴旻献舞。

    裴旻什么时候愿意舞剑,什么时候愿意出场,全凭他高兴,自我愿意。

    故而李隆基对于裴旻舞剑的期待,远胜于梨园的一切。

    裴旻今日也放开了玩乐,在他心底李隆基有今日烦忧,与自己暗中操作是离不开的。

    故而为了偿还一些亏欠,裴旻还是第一次真正的放开与李隆基嬉戏,抛开李隆基这个皇帝与自己郡王的身份。

    花萼相辉楼里没有皇帝也没有郡王,有的只是一个中二的崖公跟乐营将。

    至于宁王李宪、薛王李隆业,也是其中的戏子。

    将宁王、薛王视为戏子,这根本并不会引起他们的不乐意,反而在他们期望之内。

    自古李家多奇葩!

    这句一点也没错。

    李隆基、李宪就是一个酷爱音乐的艺术家,但凡艺术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神经不正常。

    他们根本就不顾自己的身份,与一群同样搞音乐的梨园众,肆无忌惮的玩在一处。

    裴旻也见识到了梨园可怕的实力,李隆基的羯鼓技术天下无对,李宪的长笛也是天下无双,外加乐圣李龟年的歌喉,雷海清的筚篥也是当世一绝。贺怀智的琵琶功底,马仙期的方响,谢阿蛮的舞技……

    这一个个都是当世少有的乐曲奇才,现在居然都聚集在了梨园。

    原来长安梨园、太常寺、青羽楼三大乐曲平分天下。现在毫无疑问,梨园已经是一家独大,大有一统之势。

    裴旻在一众高手中,对于雷海清是最感兴趣的。

    雷海清是他麾下第一骑将雷万春的结义大哥,关于他的事迹,裴旻也听说一二。

    雷海清相传是玉帝的三太子,因酷爱人间戏剧,擅长音乐歌舞,玉帝准他下凡,功满再回天庭。

    节度使安禄山在范阳举兵叛变,占洛阳,入潼关,攻陷长安城,逼走唐明皇,把雷海青以及教坊梨园子弟和宫廷乐官三百余人,都掳进洛阳城,在凝碧池设宴庆功,令雷海青和众乐官弹奏琵琶宫乐,叫宫娥妃嫔歌舞助兴,以显示他的威风。

    雷海青手抱琵琶,义愤填膺,与梨园旧人相对黯泣,久久不肯动手演奏,又痛斥安禄山之罪恶,安禄山恼羞成怒,喝令手下用刀剜雷海青的嘴唇,雷海青仍骂不绝口,安禄山急令将其舌头割掉。雷海青口含鲜血,忍着剧痛,拼尽全力将手中琵琶对准安禄山的头部掷去!

    安禄山当殿受辱,气急败坏,立命刀斧手把雷海青绑到戏马殿前,凌迟处死!

    什么玉帝的三太子自然是假的,但事迹却假不了!

    值得一说的是雷海青有两个义弟,一个叫雷万春,另外一个叫南霁云,都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汉。

    裴旻有心与之结交,雷海青自然是受宠若惊。

    裴旻有心想知道南霁云的事情,此处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

    裴旻只能暂且拉着关系,问道:“万春也与我一并来了长安,海青与之见面了?”

    雷海青颔首行礼道:“见过了,二弟英勇无敌,能得郡王器重,加以重用,在下着实为他感到高兴。”

    “别那么客套,就当这里是梨园,过于客气,反而不美。万春武艺正是我所依赖的,能够得他相助,才是我的运气。我巴不得多一些,如万春这样的猛将呢!”

    言外之意,自然说的是南霁云。

    雷海青似乎没有想那么多,也没应话。

    反倒是李隆基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说道:“静远,轮到你了!朕与大哥亲自为你伴奏!可别糊弄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