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技压全场《满堂势》
    裴旻看着李隆基兴致高昂的样子,心中确定了一件事情。

    李隆基重情不假,但他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主。

    开始还是有些不开心,但玩到兴头上,也忘记了身上的悲痛,忘情的敲打着羯鼓,一起忘情的游玩。

    就凭这点,裴旻看出来了。

    李隆基确实很宠爱杨婕妤,但跟真正的跟感情,扯不到一起去。

    他与杨婕妤,多是那种肉欲的情感,而不是真正的感情。

    杨家三妹终究不是杨家九妹,或许还比不上当年的武婕妤。

    杨玉环能够吸引李隆基,除了美色,更多的是志同道合,琴瑟和鸣时候那灵欲交融的感觉。

    杨家三妹单纯依靠风姿美色,固然能够将好色的李隆基迷得浑浑噩噩,但并未真正的走进他的心里,当下只是一时悲痛而已。

    这不,一玩到兴头上,李隆基立刻本性难移,什么悲伤都抛之脑后。

    裴旻也不指望能够立刻得到南霁云的消息,应道:“来了!”

    他来到堂中央,高力士已经让人送上了秦皇剑。

    相比公孙幽的《西河剑器》的优雅飘逸,裴旻的《满堂势》则舞如其名,以气势为上。

    一招一式,充满了力量厚重。

    裴旻的剑,舞的并不快,徐徐而进,徐徐而收。

    以常理而论,愈用力则速度愈快,反之则慢。

    可裴旻的剑,明明不快,却偏能予人劲道十足的感受。

    那股气势就在这一招一式之中。

    正如李隆基说得,裴旻此次起舞,他亲自敲打羯鼓,宁王李宪合笛而奏。雷海清、贺怀智、马仙期、李龟年一起上阵。

    这种华丽的组合从未真正聚在一起过,但他们都是此道的高手,相互配合起来无半点的生涩感,就如一支练习许久的乐队一样,特别默契。

    到了满堂势末尾收剑的时候,裴旻随着**的声音响起,甩手将剑向空中一抛。

    音乐立停,李隆基、李宪、海清、贺怀智、马仙期、李龟年都带着几分尴尬的看着裴旻。

    裴旻的满堂势气势雄厚,几乎再现疆场上两军对垒的情景,让一行人大开眼界。

    除了李隆基、李龟年少数几人,花萼相辉楼中大多人都还是第一次见裴旻舞剑,皆忍不住为之震撼,喝彩。

    尤其是谢阿蛮,她是第一次见裴旻施展技艺,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闪着异样的光辉。

    却不想如此气势又不是美观的剑舞,居然在最后关头失手了?

    这表演难免有失手的一日。

    不论是李隆基、李宪,还是李龟年、雷海清、谢阿蛮,他们在日常训练,表演的时候,都难免会失手。

    但在这种场合下失手,确实有些丢人,尴尬。

    一众人情不自禁的都停了手。

    然后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傻眼了。

    裴旻似乎一点也没有“失手”的惊愕,反而气定神闲的向自己的右方伸出了手臂,他的右手握着剑鞘,剑鞘笔直竖立着……

    他看都不看剑鞘一眼。

    “岂难道?”

    在那一瞬之间,李隆基、李宪、李隆业、李龟年、谢阿蛮等人脑海中都有一个念头:难道他是想这样接住自己的剑?

    这怎么可能?

    一众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一众人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抛在空中的剑开始下落……

    秦皇剑是李隆基用天下各种精铁千锤百炼而成,削铁如泥,这从空中落下来的力量,足以削金切玉。

    这要是偏了一点,裴旻这手就没有了。

    秦皇剑重达五斤一两,受到力的影响,下坠的速度极快,快的让人连惊呼声都来不及发出。

    但是在李隆基、李宪、李隆业这众人眼中,却有放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就见锋利无匹的秦皇剑一点一点的下落,然后精准无误的落进了剑鞘。

    “锵”得一声。

    剑与鞘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原本惊呼声变成了漫天的喝彩。

    李隆基更是激动的踩在了案几上,不住的喝彩,“太绝了,太绝了!朕就觉得静远的《满堂势》差那么一点点味道,就是这个结尾,太过平淡,体现不出整体的气势。这一收尾,无疑是最大的**,完美的落幕。”

    李宪也赞不绝口:“还以为郡王这是失误了,现在方知是我等大惊小怪,小觑了郡王这第一无二的《满堂势》。”

    相比精通音律的李隆基、李宪,老五李隆业就寒颤的多。

    他可不懂什么音律,但他最爱玩闹,也最懂得耍宝,用力的拍着手起哄道:“静远兄这一剑,吓得本王汗流浃背。也只有如此,才当得上《满堂势》这三个字。”

    乐圣李龟年不住摇头而叹:“此剑舞一出,天下一绝,只此一家,再难重现。”

    可不是如此?

    当今世上除了裴旻,谁能做到将长剑甩空数丈,抬手以剑鞘接下?

    要是没有这最后的收场,《满堂势》将会失色一半。

    裴旻帅气的将秦皇剑丢给了高力士,由他让人将宝剑暂且收藏。

    面君不配剑是理所当然的,也只有曹操、董卓之类的人物,才有资格剑履上殿。

    宴会继续进行,但显然此次宴会,裴旻的《满堂势》技压全场,之后的项目,固然精彩,当珠玉在前,却也令人有些无味了。

    李隆基让梨园一众下去,只余李宪、李隆业与裴旻一并喝酒聊天。

    四人一起说着各种闲话。

    李隆基突然说道:“大哥,之前送来的赤箭粉效果不错,府中可还有?朕这些日子服用了之后,觉得特别舒坦,可比太医署送来的赤箭粉要好太多了。”

    李宪先是一怔讶异,随即说道:“还有,三郎觉得有效,回头就让下人多送些来。”

    裴旻听了也不以为意。

    这李隆基喜好服用赤箭粉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

    赤箭粉也就是后世的天麻粉,能够止痛、祛风湿,行气活血,久服还有抗惊厥、平肝益气、利腰膝、强筋骨等效用。

    李隆基也不知什么原因,天清晨都要服用一盅赤箭粉,这种习惯甚至深入骨髓,以至于一天不服用就浑身不自在。

    之前李宪得到一些上好的赤箭粉,送到了宫里,想不到效果奇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