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张巡、郭子仪
    ,!

    裴旻听了也不以为意,这赤箭粉确实是一种固本效果不错的药材,而且李蛮也吃了十多年了,肯定是有一定效果的。

    裴旻在长安陪李蛮玩了三日,李宪吹笛,裴旻甩剑舞,李隆业耍宝,再加上梨园豪华的阵容,安抚住了李蛮那受伤的心灵。

    李蛮平时里会因为少了一个贴心的伴侣而觉得寂寞,但只要一接触音乐,与梨园一众玩到了一处,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忘去一切伤痛。

    裴旻见李蛮这个状态,也放心下来,也向李蛮辞行。

    在长安已经清闲了近乎两个月,裴旻也想自己的儿子、女儿了。

    李蛮很是不舍,但也知西方诸事,关系重大,非裴旻不可,同意他回凉州去主持大局。

    一路策马西行,裴旻想着与雷海青的闲谈,忍不住笑道:“又有一个英雄,即将展露头角了。”

    他说的不是南霁云,而是张巡。

    那个守一城而捍天下的张巡。

    雷万春早早的定好了自己的目标,裴旻对之有救母之恩,薛讷与其有赠马照拂之情,他是义无反顾的往凉州投军的。

    而南霁云也有固定的目标,他投效的对象正是张巡。

    张巡从小博览群书,晓通战阵兵法。少年时就志气远大,不拘小节,结交的都是理想远大者或宽厚长者,而讨厌和庸俗之辈交往。

    其兄张晓是监察御史,而张巡为了丰富阅历,跟着张晓巡游天下,充当张晓的副手,积累行政经验。

    南霁云是魏州顿丘人,出身农民家庭,因排行第八,人称“南八”,勇武过人,精于七十二路枪法,善骑马射箭,能左右开弓,百步之内箭无虚发。

    张晓身兼巡视天下的职责,到了魏州调查地方官员的德行。

    张巡便于南霁云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张巡鼓励南霁云投身军旅,免得一身武艺,平白浪费。

    南霁云受到鼓励,欣然从军,成为了一名兵卒甲。

    但是南霁云太厉害,即便是裴旻麾下的精兵强将,能够在武艺上胜他的都不多,何况还有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法。

    一个罕见的勇将,屈居小卒,结果自然是悲剧的。

    南霁云备受排挤,一怒之下,离开了军营,成了一名逃兵。

    张巡闻讯后,求着自己的兄长拉了南霁云一把。

    南霁云知道张巡的抱负,也不想在去军营受气,就决定跟着张巡,为其效力。

    历史上雷万春加入张巡麾下,也是南霁云从中撮合介绍。

    只是因为裴旻的出现,雷万春已经成为凉州军的一员了。

    张巡也未辜负南霁云的厚望,高中进士,与哥哥张晓名重一时。现今张巡以太子通事舍人之职外任清河县令,南霁云也自然相随。

    裴旻虽有收南霁云的心,却也没有将唐王朝所有的盖世名将、猛将都聚于自己麾下的意思想法。

    南霁云追随张巡,也不是明珠蒙尘,裴旻就不特别强求了。

    只是有些遗憾,但得知张巡正在一步步崛起,裴旻还是很高兴的。

    雷万春倒是一脸遗憾,说道:“也不知三弟是怎么想的,裴帅如此英雄不选择,偏偏选择一文人。”

    裴旻笑道:“英雄不分文武,只要能成大器,能够为天下,为家国做贡献,皆可谓英雄。张巡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人物,要相信南霁云的眼光。”

    雷万春一脸古怪,他觉得裴旻对他那个三弟比他自己都要熟悉,遗憾道:“末将是想跟我三弟一同并肩疆场,能够与之一同杀敌,那是何等快事。”

    裴旻也不知如何接话。

    都这个时间点,安禄山那个将唐王朝搅得天翻地覆的胖子还未出现,安史之乱,十有**是黄了。

    雷万春以后肯定是往西方发展,而南霁云跟着张巡,前景不明,想要并肩作战,机会真的不多。

    裴旻只能道:“来日方长。”

    **********

    长安,郭子仪府。

    郭子仪在府中研读兵书,因为张说一事,他受到了王鉷的厌恶,给罢免了官职,闲赋在家。

    郭子仪的性子就如老黄牛,勤恳认真,甚至带着几分迂腐。

    他不后悔为张说奔波,也不怪罪庙堂混乱,只是沉着心性的在府中读书,心平气和的充实着自己的干略。

    “老爷,老爷!”

    一个下人急冲冲的跑到了屋外,慌慌张张的叫囔着。

    郭子仪道:“慌什么,天塌不下来。”

    下人喘着气,说道:“李相,李相来咱们府上了。”

    郭子仪听得一怔,很镇定的说道:“去将李相请到会客厅,就说我换身衣裳就来迎接。”

    他赋闲在家,穿着有些随便,如此见客,有失礼数。

    郭子仪换了一身衣服,来客厅见了李元纮。

    李元纮确实有心提升禁军的实力,今日抽得空闲,亲自来找郭子仪,想看看他是不是如裴旻说的那样。

    郭子仪给李元纮的第一印象就特别的好。

    礼数什么的,特别到位,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武状元,言行举止便如文人一样,显然特别重视这方面。

    两人相互交谈,李元纮越说越兴奋。

    郭子仪的才略,那是没的说,让李元纮高兴的还是郭子仪的思想。

    为什么郭子仪能够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戎马一生,为国平乱,二复西京,八子七婿,尽仕朝堂,八五高龄而终,墓加十尺,生前死后,哀荣始终?

    便是因为他符合儒家的一切标准:忠君爱国,不与人争,不与人斗,遇事退让,能忍则忍,不出风头,也不越权,用权……

    正因为这一切,才有了一个完人,才能成为功盖天下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嫉,穷奢极欲而人不非之的绝世人物。

    郭子仪的性格与李元纮可谓一拍即合。

    李元纮就是担心庙堂上武将势力崛起,会影响到他们主民生的行政方略。

    郭子仪如此中庸的性格,正是最完美的人选。

    李元纮说道:“武威郡王再三与本相面前夸赞将军的才略,今日相聚,果然如之所言。是罕见的奇才大才,如你这般人物,明珠蒙尘,实在可惜。本相令你官复原职,并且罢免在任的左卫大将军,以你代行大将军之权,希望你能做禁军表率,开一个先河。”

    郭子仪听又是裴旻举荐,心底的愧意又添了三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