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桀骜不驯的原因
    朔方!

    朔方节度使依旧是王君毚。

    作为昔年郭知运麾下的第一大将,郭知运选择了裴旻继承陇右节度使,王君毚则给他举荐为朔方节度。

    王君毚在朔方一干就是十余年,他骁勇善骑射,在朔方颇具威望。

    奈何时间不饶人,王君毚今年五十五出头。

    以年岁来说,确实不算很大,但昔年与吐蕃作战的时候,肺部受过重创,落下了病根。

    原来还未有感觉,但随着年岁的提升,近年来呼吸越来约不顺畅,平日不运动还好,稍微做些体力活,气息就跟不上,大有气背的感觉。

    经过大夫医治,得知王君毚现在只能静养,已度晚年,想要继续上战场是不可能了。

    到了今时今日,王君毚也体会到了自己老上司郭知运的无奈,身为边将,未能马革裹尸,而是因身体原因,不得不退出前线,那种不甘心的感觉,实在令人发狂。

    “王节度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君毚精神一震,笑道:“是思顺呐,快些进来。给我说说,周边情况如何了?可有异样?”

    大步走进屋里的是安思顺,是突厥族,西域安国人,父为右羽林大将军安波注,十六岁就为大唐效力,至今二十余年,无怨无悔,也深得王君毚器重。

    安思顺说道:“还能有什么事?一切太平,除了回纥与李献忠部有点摩擦,并无什么特别之事。不论是回纥还是突厥降部,对,我们都恭恭敬敬的。”

    “是啊!”王君毚苦笑一声,说道:“我这个朔方节度使,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清闲的一位了吧。裴国公……不,现在应该要改称郡王了,一仗打断了突厥的脊梁骨,打的回纥对之敬若天神。”

    现今唐朝的北方唯有回纥与突厥两族。

    回纥在北地草原建立王庭,已经一统了北境荒漠草原,而突厥因给裴旻歼灭十万之数,元气大伤。

    不是为回纥吞并,就是向唐王朝请降,成为附庸。

    北方除了一些草原马匪流寇,已无兵患。

    王君毚继任所犯节度使以后,除了前几年与突厥打过几战,后来的十年里大多都是欺负欺负地方盗匪流寇了。

    这边疆安稳,对于国家来说,自然是好事。

    可于王君毚这样的边帅而言,却是未必。

    故而王君毚这话带着几分的自嘲。

    安思顺也心有所感,昔年裴旻一手促成唐王朝与回纥的联盟,他一人一剑在十万回纥中迫使回纥可汗诛杀突厥使者以及反唐族长,这值得大书特书的英雄事迹,早已传遍天下。其实还有一个哥舒翰,但是在裴旻那望尘莫及的光辉下,哥舒翰的存在感无限拉低,以至于无人问津了。

    王君毚唏嘘几声,说道:“我打算向陛下请辞,告病回朝,去长安休养。”

    “节度使……”安思顺心有不舍。

    王君毚摆了摆手道:“我这身体,早就应该退了,只是一直不舍得而已。现在想明白了,这天下终究是你们这一辈的,我以上书表你为朔方节度使,若无意外,这朔方的未来,就交给你了。万不可大意,不管我们后方如何的安逸,但身为边帅,无论如何都要保持警惕之心。居安思危,才能防范于未然。”

    安思顺颔首听命:“末将谨记节度教诲。”

    王君毚又道:“你看李光弼此人如何?”

    安思顺顿了顿道:“是个人才,不,不能用人才来形容,他所表现出来的军事能力,堪称可怕。假以时日,不敢说能够与裴郡王相比较,至少也不会逊色王忠嗣,王都督。只是……”他欲言又止。

    王君毚道:“才高之人,必有心高之处,他为人不通人情世故,用兵多变,但处事格外死板。不服管制,桀骜不驯是嘛!”

    安思顺点了点头。

    安思顺在朔方军也算得上是二号人物,颇有牌面,战绩什么的也拿得出手。

    作为后起之秀,李光弼理应对他予以敬重配合,但情况却并非如此。

    李光弼不大将他的示好放在眼里,屡次相邀都断然拒绝,也不服管制。

    这让安思顺脸上有些不好看,其实他还是很看重李光弼的。

    王君毚叹道:“别说是你,即便是我,其实也管不住他。只是我对他有提携之恩,他才对我恭恭敬敬。如果不是有这层关系,我们好不到那里去……”说道这里,他摇头道:“这其实也怪不得他,当初在陇右的时候,我的老上司一直将我视为陇右的接班人来培养。后来他选择了裴郡王,除了裴郡王确实比我适合之外,还有另外一点,是后来他才给我说明的。他是怕我受到欺负,如果那时是我继任了陇右节度使,下场必然会让裴郡王排挤出去。”

    “我与裴郡王有过接触往来,了解郡王不是那种人,所以很奇怪为什么我那老上司会怎么说。直到李光弼越发的出色,我才明白这个道理。很多事情,未必就是有心的。李光弼未必就真的桀骜不驯,只是他个人能力水平太强,我们压不住他。”

    “要是当年我接任了陇右节度使,裴郡王就是我的部下,或许他不会真的与我为难,但是那个时候,是我听他,还是他听我?我才是陇右节度使,我怎么可能让部下反客为主?矛盾摩擦必将衍生,一次两次或许还能忍受,次数一多,不是敌人也是敌人了。你觉得真要斗起来,是我赢,还是裴郡王赢?”

    安思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说话了。

    王君毚说道:“所以呀,我那老上司看的还是很准的。我估计他有也那种压不住郡王的感觉,只是他一方面身体不适,另一方面也到了年岁,看的比我们要开。李光弼多半也是这样……”

    “我给你支个招。你不是有一个女儿还未出嫁?李光弼也是未婚,我看着能不能撮合撮合,要是他娶了你的女儿,你就是他的老丈人。他再如何的桀骜,还能对自己的老丈人不敬?”

    安思顺顿觉有理,自己那个宝贝女儿要相貌有相貌,还不跟中原女子一样柔弱,精于武艺,李光弼是契丹族人,没有道理不喜欢。

    李光弼才干家世都尤为出众,自己的女儿跟了他,也是一个好的归宿。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