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桀骜不驯,不存在的
    裴旻自无法与王维细说李光弼的功绩,他总不能说李光弼在太原之战中,以一万兵卒,对抗史思明、蔡希德的十万大军,杀敌七万余数。也不能说他,擅于以少胜多,以数万兵卒,虎步商洛,将史朝义的十数万大军困在洛阳,动弹不得,也就神秘兮兮的笑道:“摩诘还不信我的眼光?”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王维接不下话来了。

    裴旻识人用人的本事,可谓天下无双,这个人尽皆知。

    但是身为裴旻的秘书,王维却发现裴旻很多时候有神算的潜能。

    这历史上擅于识人用人的人并不少,可从来没有若裴旻这般,很多时候他人都未见,只听名字就将对方的能耐了解的一清二楚。

    要不是王维跟随裴旻多年,知道他是实打实的人类,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神仙了。

    李光弼是在王君毚信到以后的第三天,抵达了凉州姑臧。

    李光弼久在朔方,那里人口稀少,多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哪里比得上凉州这个唐王朝第三经济文化中心地?

    在裴旻的治理下,河西、陇右较之历史上的河陇更加富庶。要知道史书上以“天下称富庶者,无出陇右”来称河陇之地,今日河西、陇右之富,可想而知。

    边塞诗人岑参曾作诗云: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凉州七里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

    现在的凉州,呈现的就是这种景象。

    依照经济比重,凉州姑臧的经济水平已经超越了洛阳,只是因为人数的原因。

    人口稀少是大西北唯一的弱点,这个于身在中原的洛阳是没得比的。

    故而洛阳依然是唐王朝的第二经济中心地。

    不过因为开明的风气,凉州姑臧里的胡人是最多的,远胜长安、洛阳。

    但又与长安、洛阳大不相同,凉州姑臧里的胡人大部分都穿着汉人的长衫,梳着跟汉人一样的发鬓,有的手中还拿着厚重的书本,或者背着书篓,在李光弼看来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往来的凉州百姓,却见怪不怪了。

    裴旻一直很重视凉州的文教,作为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心的凉州,首府姑臧受到的文化冲击最大。

    之前因为地方长官不重视,导致西北这一亩三分地西方文化以及西域各族文化横行,大有喧宾夺主之势。

    裴旻设图书馆,奖励教学,开办公塾,鼓励私塾,让王昌龄、王之涣一行人主持各种诗文赋会,并且允许胡人入仕,这入仕的前提是精于华夏文化,懂得儒家经典。

    经过数年的努力,河西的风气大变,四处都可以听到幼儿读书之声。

    兼之有张旭、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王翰、王维等等这一系列的诗人坐镇,各种精美的诗篇层出不穷。

    天下经典,七出河陇,半点不虚。

    原本的荒漠,硬生生的变成了天下士林向往的地方。

    凉州变化之大,不言而喻。

    李光弼并不擅长这些,但见这些景象,心底也很有感触。

    他是一个契丹人,因为家世的原因也没有受到什么排斥,但是同样依附唐王朝的族人,却没有他这个福分。

    并非唐王朝对他们不好,而是强大的文化差异。

    契丹作为游牧民族之一,源于东胡鲜卑,昔年太宗皇帝在契丹人住地设置松漠都督府,以酋长任都督并赐李姓,故而以李为姓。

    他的那些族人因为接受唐王朝的管制,却因为习性的原因,未能融入其中,故而有些不上不下,令人挂心。

    要是自己的族人也如凉州这边,就不会有这问题了吧?

    李光弼心底沉吟着,顺着人流,来到了武威郡王府。

    随着裴旻晋升王爵,原本的节度使府改名为武威郡王府。

    看着气度恢弘的郡王府,李光弼没由的有些忐忑。

    桀骜不驯是对人的,李光弼确实在朔方的时候有些不服管制,主要原因是看不顺眼。

    王君毚、安思顺都是很不错的将领,但是李光弼的战略远见以及战略思想远远的凌驾他们。

    王君毚、安思顺的一些行为在李光弼的眼中显得有些幼稚,而李光弼的一些思想又过于先进,双方就有了一定的分歧。

    故而李光弼就显得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但是在这个恢宏王府的主人面前,李光弼却没有那种感觉。

    他在朔方的时候,时常了解大唐王朝的各处战局。

    对于东北的情况,李光弼是完全的不屑一顾,但西北的战局他如获至宝,不论是裴旻的大局观,还是王忠嗣的战术运用,又或者河西、陇右军强大的战斗力,以及带着几分先进的练兵方式都让他受益匪浅。

    作为一个通晓兵事的将军,李光弼除了看兵书以外,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战例,史上的各种各样的经典战例。

    但是史上的那些经典战例多为史上名将研究透彻了,李光弼也研究不出什么新鲜花样。

    故而新鲜的战例是李光弼最为渴求的,裴旻的每一个战例他都研究过。

    越是研究,李光弼对于裴旻的敬意越深。

    也因如此,李光弼心底还是有些紧张的。

    送上了拜帖,李光弼在门口焦急的等着,自己身份在朔方一地,还有些看头,但在凉州姑臧却只是一个萌新。

    听着急促的脚步声,李光弼眺望着,心底期待中,更忍不住跳了跳。

    裴旻看到李光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好年轻,二十出头的年岁,一张标准的国字脸,加上一对粗厚的眉宇,还有一对高挑的丹凤眼,加上黝黑的肌肤,不同于华夏人的帅气,英俊,看着很是威武,有一种关东大汉的味道。

    他这心念一动,又觉得好笑,李光弼是契丹人,发源于中国东北地区,本就是关东汉子。

    “你就是李光弼?”裴旻现在见多了名将,也没有多少激动的感觉,只是高兴,不过王君毚信中多次说李光弼桀骜不驯,得好好压压傲气,也将喜悦之心藏着,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位力挽狂澜的大将。

    郡王府外左右两边的护卫见是裴旻,纷纷作揖问好敬呼:“裴帅。”

    整个唐王朝,也只有裴旻能当裴帅二字。

    一瞬间李光弼已经知道面前此人是谁,带着几分激动的道:“李光弼见过裴郡王!”

    要多恭敬,有多恭敬,什么桀骜不驯,都不存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