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有些跳了
    裴旻本想着李光弼真的如王君毚说的那样桀骜不驯,自己还真要杀杀他的傲气。

    甭管李光弼在历史上的表现如何,这要当自己的部下,首先一点,就得听自己的。

    不然别说是李光弼,就算是韩信、孙武都该干嘛干嘛去。

    但见李光弼这般恭敬的问好,裴旻也笑道:“我已经收到了王节度的来信,他在信中多番夸赞,说你是少见的将才。某最欣赏有才之士,不管你在朔方发生了什么,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来,入内叙话。”

    裴旻已经当了多年大佬,除了超前的认识,在识人方面也有自己的一杆秤。

    见李光弼对自己并无半点桀骜,裴旻也不会乱摆架子,免得真的将这样的大才拒之门外。

    李光弼见裴旻亲自迎接自己,心底感动之余,也很是感慨心道:“都说裴郡王,爱才惜才,礼贤下士,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也!”

    邀请李光弼入内,坐定上酒。

    李光弼的样貌,一看就知道是个大老粗,裴旻可不舍得糟蹋了自己上好的茶叶。

    两杯酒下肚,裴旻问起了李光弼军事上的东西。

    李光弼心知裴旻这是考验他的所学,也认真的应答。

    裴旻同样认真听着,眉宇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惊叹:无怪历史上王忠嗣对李光弼直言“他日得我兵者,光弼也”。

    那个时候,王忠嗣麾下有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仆固怀恩等大将。

    唯独李光弼得此赞誉,裴旻今日方知并非没有原因的。

    李光弼与王忠嗣很像……

    这天下名将多有属于自己的一种风格,或是严谨或是多变,或是擅奇,或是擅正。

    如兵圣孙武的风格就是多变,伐楚之战,吴军神出鬼没,数倍于吴的楚国兵士疲于奔命,一战而定。

    而兵神吴起的风格就是正兵,吴起用兵向来堂堂正正,他不管对手是谁,都是正大光明的与之一决胜负。哪怕是强大的秦国,举国兵力五十万之众,吴起一样以五万兵马正面碾压,将不可一世的秦军打懵逼了。

    王忠嗣算是一个另类,他进攻的时候有虎贲之勇,便如吕布张飞一般,侵略如火,能够凭借自己的暴力,鼓动三军之气,令人难以抵挡。但防守的时候,却又能稳若泰山,就如司马懿一样,不管对手如此挑衅辱骂,说不出战就不出战。

    两个极端的性格,聚在了一个人身上。

    这一点让裴旻很是讶异。

    今日他又遇到一个。

    王忠嗣是勇烈与稳重并存,而李光弼却是正奇结合。

    李光弼在军事上的奇思妙想层出不穷的同时,对于治军极有方略,军事水平,委实令人惊叹。

    即便与郭子仪的相会,郭子仪给裴旻的感觉都不及李光弼。

    这绝顶人才有两种,一种是天资出众,年少英杰;另外一种是大器晚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王忠嗣、李光弼毫无疑问是前者,而郭子仪、哥舒翰,则却属于后者。

    不过裴旻也发现了李光弼身上的毛病,他很多地方都有些想当然。

    这也是正常之事,李光弼并不缺才智,缺的是实战经验。现在他的“经验”想法,大多来源于想象,也就是纸上谈兵,需要通过实战佐证改正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观念。

    “怕不怕吃苦?”

    裴旻看着李光弼,突然说道。

    李光弼道:“末将是军人,无惧风雨。”

    裴旻闻言莞尔一笑,军人的尊严、骄傲是他一直给河西、陇右军洗脑的关键所在,他无日不强调军人责任义务,将河西、陇右军打造成了一支有信仰意志的军队。

    李光弼也将军人挂在口上,显然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光弼的才华,我今日是深有体会了。我是很想将你留在身旁,替我处理军中训练事物,但为了你的前途,只能忍痛。你在这里休息几日,回头我写一封书信,你去西域找封常清节度使,他会安排你的。阿拉伯虽退,但是我们彼此的仇怨已经累计,是不可能和好的。现在边境摩擦不断,时常有小规模的战事。双方都在练兵呢,你去见见真正的战场。只有经历过战场考验的人,才有资格称为军人。”

    李光弼听了一脸的激动,霍然而起道:“末将,末将绝对不辜负裴帅的信任!”

    战场,是他做梦都向往的地方。

    裴旻又与李光弼聊了许久,亲自送他出府。

    回到办公厅,裴旻问向王维道:“如何?”

    王维心服口服的道:“裴帅识人之神,属下……”

    才气贯天的他都不知道怎么感慨了,破天荒的用了一个“神”字。

    “哈哈!”裴旻颇为自得的大笑几声道:“来,摩诘,研磨!”

    王维以为是要给封常清修书,快步去案几前取水磨墨。

    裴旻脸上却露着一丝严峻。

    这封信自然不是写给封常清的,而是回纥的可汗承宗的。

    在与李光弼聊天的时候,裴旻听李光弼说道西方草原发生的一件事情。

    主角是李忠献。

    李光弼的话语再次于裴旻脑海中响起:

    “因裴帅之故,朔方一片太平,唯有一些马贼为祸……”

    “要说值得一说的事情,只有回纥可汗承宗与李忠献的矛盾了。”

    “李忠献又叫阿布思,原为九姓铁勒同罗部落首领,臣属于东突厥汗国,人口众多,力量强大,东突厥乌苏米施可汗统治时,任命他为西部的叶护,地位仅次于可汗。早年乌苏米施可汗被拔悉蜜、回纥和葛逻禄的联兵攻杀后,他率部投奔我大唐,陛下册封他为奉信王,赐姓名李献忠,将其部落安置在朔方节度使所属的河南之地。”

    “李忠献昔年与回纥多次交战,让回纥吃了不少苦头。现今回纥已经统一北方草原,在击溃突厥残部的时候,有很多突厥人逃到了李忠献的部落。承宗要求李忠献将人交出来,李忠献决然不同意,双方险些动了刀兵……”

    “是安节度从中调和,才令得回纥可汗退兵的,但自那以后,承宗与李献忠的各种摩擦就没断过……”

    裴旻当时没有跟李光弼细谈这个问题,心底却有一个想法:“这回纥一统了北方,有些跳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