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会猎于乌德山
    不管承宗跟李忠献有多少矛盾,李忠献已经归顺了唐王朝。

    承宗在这种情况下跟李忠献叫嚣,显然没有顾忌在背后的唐王朝,或者是想试探试探唐王朝的底线。

    目前来说,唐王朝还是需要承宗这个盟友的。

    毕竟回纥这个盟友的存在,与唐王朝百利而少害。

    唐王朝有今日之盛,回纥也出力不少。

    当然不是指力量上的支持,而是各种牛马等物。

    回纥能够一统北方草原,离不开唐王朝的扶持,回纥也算是投桃报李,常以马、牛、羊、驼、貂皮等进贡,数量之大,动辄千、万,甚至数万。

    尤其是战马,现在唐王朝四分之一的军马皆由回纥提供的,还有四分之二是自己马场生产,余下的四分之一是葛逻禄、突厥、契丹等各族的进贡与马市买卖。

    要知道现今唐王朝的军马拥有数额高达七十万匹,而回纥的四分之一就意味着十数万匹战马是这位盟友提供的。

    还不能怎么计算,要不是回纥最初进贡给唐王朝诸多优良的种马,唐王朝也做不到自产三十数万军马。

    当然唐王朝也没有亏待这盟友,回纥所需的粮食、葛布、药材之类的物品,并没少给。

    但总的来说回纥的存在,对于唐王朝利大于弊。

    也许是因为看中了这点,回纥想试一试唐朝的底线。

    故而面对承宗跟李忠献的矛盾,王君毚的态度是调和。

    这一点也附和李隆基的想法以及当前的大势……

    裴旻早已做好有朝一日教训回纥的打算了,但同样觉得现在不是时候。

    从汉朝起,曹魏、唐王朝、明王朝对于北方草原都有着绝对的压制性。

    为什么如汉武帝、汉宣帝、曹操、唐太宗、唐高宗、明成祖这些堪称伟大的君王不占领漠北草原?

    实在是那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合汉民族居住,与汉民族而言,没有占领的必要。

    在文化没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漠北是没有开发的价值意义的。

    就算唐王朝今日将回纥荡平,还是需要扶持另外一个听话的部落来,劳师动众,也讨不了好。

    目前回纥对唐王朝还是有一定帮助的,只是他们这种行为决不能无动于衷的包容。

    过度的包容就是纵容,一但他们胆子大起来,将会得寸进尺,必需适当的敲一敲。

    裴旻神情肃然的写了一封信,让人送往漠北草原。

    回纥汗国。

    自从得到唐王朝的支持以后,回纥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他们趁着裴旻歼灭十万突厥兵,实力大减之际,一举吞并了漠北草原以及漠南部分草原,实力以倍数扩张,尽得古匈奴地,建立了一个东起望建河,西至今伊犁河流域的辽阔汗国。

    尤其是抱着唐王朝的大腿,与唐王朝相互通商,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在各部中的威望大大提升,以沙碛为限,诸蕃多看回纥脸色。

    承宗这个汗王自然是志得意满,行事风格也越发的霸道。

    “去跟柯里能说,给他十天,不,五天时间考虑,让他选择是否归顺,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等他做足准备。另外让护输领一万回纥骑兵北上,寻猎草原,让那混蛋知道,现在这偌大的草原……我,承宗,才是当之无愧的王。”

    承宗对着面前的官员,大大咧咧的挥着手,嘴里还轻声的嘀咕道:“跟我来这一套,要不是看在你有数千不错的骑**锐,本汗直接让你的妻女给我暖被窝!”

    他说的是漠北的一个小部落蒙兀室韦。

    蒙兀室韦位于漠北,那里环境恶劣,大多都是沙漠、戈壁,只有少量的绿洲、草场。

    蒙兀室韦就生活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以渔猎生活。

    因受恶劣环境影响,蒙兀室韦的族人人人骁勇善战,精于骑射,而漠北盛产一种矮小的战马,它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能扬蹄踢碎狐狼的脑袋。在战场上的它们不惊不诈,勇猛无比,能够上雪山,过河流,耐得住严寒酷暑。

    蒙兀室韦人配上了他们的战马,组建了一支来去如风的游骑兵队,威力甚是了得。

    承宗早已眼红,意图将这支游骑兵据为己有。

    只是派人游说蒙兀室韦归顺,并未得到同意。

    承宗见游说不成,直接用逼迫的。

    “父汗!”

    承宗处理着族中事物,骨力裴罗大步走进了王帐。

    “今日收获不小,我足足从阿布思那里抢来了五百匹骏马,给父汗出出气。”

    阿布思就是李忠献,只是他们回纥习惯以阿布思称呼。

    承宗大喜过望,问道:“我儿是怎么做得到?没有过界吧?”

    “嘿嘿!”骨力裴罗古怪的笑道:“孩儿用的是美马计,用了八十头母马,将对方的马群吸引了过来,根本没有侵入地界。”

    承宗上前抱着自己最钟爱的儿子,笑道:“我儿当真智勇双全,真给为父出了口恶气。”

    承宗原本就跟李忠献有仇,李忠献又常常收留吐蕃残部,令之利益受损。

    承宗早有覆灭之心,一直暗自试探唐王朝的底线,也一直挑衅李忠献,希望激怒他而诱使他出手。

    李忠献脾气暴躁,很容易上头。一但他先动了手,承宗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之灭了。

    骨力裴罗今日之举,并不过界,却能起到挑衅奇效,让承宗大感欣慰。

    “继续,我儿要想尽一切办法,激怒那个莽夫,我就不信他能忍多久!”

    骨力裴罗拍着胸口去了。

    就在承宗为此高兴之际,裴旻的书信也抵达了回纥的王庭。

    承宗一脸肃穆的看着面前的信,就这样坐着,一时间竟不敢拆,脑中浮现那个青年,在自己十万族人的围困之下,逼迫自己杀了自己的兄弟……

    双手吃力的将信封拿到面前,小小的信居然显得重量十足。

    缓缓的拆开,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叙旧都没叙。

    白字黑字就写了短短的一句话:听闻可汗与我朝奉信王不睦,旻愿与可汗、奉信王会猎于乌德山。

    乌德山就是回纥汗庭王帐所在之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