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跳?也是不存在的。
    承宗的华夏文化功底一般,一时间不能领会裴旻这段话的含义,反复看了几遍,让人将自己的三儿子伏帝难叫到了王帐。

    承宗这辈子最骄傲的两件事,一件是成为了回纥可汗,建立了回纥汗国,其次就是生了三个出色的儿子。

    大儿子护输,非常的骁勇,虽然没有什么脑子,但是为人敦厚听话,很护着自己的两个弟弟,是冲锋陷阵的好手。

    二儿子骨力裴罗英武非常,极有英雄气概,又不缺成熟稳重,是智勇双全的好人物,也是承宗心底下一任可汗的不二人选。

    三儿子伏帝难性子温和,自幼酷爱华夏文化,对于经史书籍,各种典故如数家珍,在行政上别有一手。现今回纥的大部分制度,皆是由伏帝难拟定的。

    关键的是三个儿子特别和睦,亲如一家,承宗作为一个父亲,倍感欣慰。

    “父汗!”

    伏帝难挑开幕帘,走进王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承宗摆手道:“都说了千百遍了,你我父子,无需这般多礼。这是裴旻送来的信,父汗估计不是什么好话,你给父汗解释一下。”

    他将信给了伏帝难。

    伏帝难看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脸色骤变,万分严峻的将信还给了自己的父亲,说道:“华夏文人大多有一个通病,他们喜欢将文章话语写的玄奥无比,晦涩难懂不说,也能引申多个不同的意思。裴旻这一句话,有个出处。在华夏汉末时期,曹操一统中原北地,气吞河山,率兵南下。《三国志》裴松之注引中有一段‘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这名为会猎,这其中气吞天下之气,一览无遗!”

    承宗闻言,双手一抖,信都握不住了,飘落于地,脸色表情比伏帝难更加惨白:“这,这,就,就是说,裴旻会出兵?”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颤抖。

    原先草原雄主的霸气,消散无踪了。

    伏帝难摇头道:“还未到那个地步,裴旻这话有两种解释。其一就是字面意思,由他来撮合父汗与阿布思的矛盾,其二、即是父汗担忧之事。”

    承宗艰难的吞了吞,说道:“那你以为,裴旻是什么意思?”

    伏帝难说道:“两者都有,裴旻写此信原因是父汗与阿布思的纠葛,只是未有明说而已。也即是说,要是父汗依旧如此,他将会率大军来乌德山了。至于为什么写的这般深奥,估计是将孩儿也算计在内了吧。也许,他就一直盯着我们,就如当年的薛延陀……”

    承宗打了一个激灵。

    薛延陀是唐王朝第一个扶持的草原霸主。

    昔年太宗皇帝李世民灭突厥,扶持了最听话的薛延陀。薛延陀干的事情,就如今日的他一样,替唐王朝管理草原,每年给大唐进贡牛羊马等牲口。

    后来薛延陀越来越强,开始不安于现状,渐渐脱离唐王朝的管制。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李世民派出了大将军李世绩,直接让薛延陀成为了历史。

    承宗发现自己的情况与薛延陀确实有些相似……

    “快!快将你兄长叫回来!不,还有,让他将抢来的马匹懂送还回去,另外再以一百只羊赔偿……”

    承宗看着急冲冲走出去的三儿子,心有余悸的自语道:“还好还好,还好没有酿成大祸。”

    伏帝难追回了自己的二哥骨力裴罗。

    父子三人齐聚王帐,围绕着那一封不足二十个字的信。

    承宗万分慎重的说道:“从今日起,约束所有族部,我们回纥不许在与阿布思有任何的摩擦,谁敢违背,决不轻饶。”

    骨力裴罗心性高傲,有些不服道:“有的需要如此?”

    承宗肃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裴罗,你是我回纥的未来。但你现在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只要唐王朝有裴旻在,哪怕遇到再大的危难,也不能与唐王朝为敌。不然这回纥汗王的位子,我宁愿传给外人,也不会传给你。我不希望我们回纥如突厥、薛延陀一样,只能辉煌短短数十载。我要的是长久的统制下去,完成当年颉利可汗都做不到的事情。”

    当年的颉利最终的下场是让李世民给请到了长安跳舞,但是他的存在已经给草原民族开了一个先河。

    颉利崛起于隋末,趁着杨广败坏隋朝家当之际,起了入主中原建立王朝之心。

    多次插手内部诸侯争霸,便是为何消耗汉民族内在的实力。

    实是因为唐王朝崛起的太快,颉利措手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唐王朝已经一战而破三足鼎立之局。至于扶持刘黑闼反唐,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颉利入主中原失利,开始打算在草原实行华夏的承传制度,打算走出游牧民族的约束,任用赵德言为心腹,加强可汗的权力,法令严苛,效仿中原建立国家。但也是因此,使突厥各部首领纷纷不满。突厥各部开始背叛颉利可汗,埋下了后来突厥败亡的种子。

    虽然颉利失败了,但是时代的进步是无可避免的。

    回纥承宗也想如秦始皇一样,成为草原上的真正帝王,而不是一个可汗。

    他想建立的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汗庭。

    这也是游牧民族思想的进步……

    骨力裴罗见承宗如此严肃,愤然道:“孩儿听父汗的。”

    承宗点了点头道:“为父论才智,确实要逊色你们。你们是为父的骄傲,但是为父这辈子经历过的东西,是你们学不来的。唐王朝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可怕的多,哪怕他们濒死,但只要有一人崛起,就不容小觑。太多太多力挽狂澜的例子了。裴旻就是这一类人,只要裴旻在一日,我们就不可能有机会打赢取胜。哪怕唐王朝的力量再弱,也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而且你们也跟他打过招呼,知道那小子的厉害。突厥、吐蕃、突骑施、还有大食国,那个不比我们厉害?结果呢?下场不用我说……忍,将他忍死再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突然想到,裴旻比他,比他的几个儿子,都还年轻……

    ……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