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师爹
    裴旻根据自己手上的豪华阵容,完成了人员的调配。

    这日忙里偷闲,裴旻早早的回到后院,还未走进院落,却听后院琴琵琶和鸣,大为惊异。

    娇陈琴艺天下无对,这点裴旻深有体会。

    昔年曲水流觞初见之时,娇陈还需刻意的压着自己的琴技。不然她能将群奏,弹成个人独奏,将其他青楼姑娘压下,成为她的伴奏。

    当今世上能够跟上她音律节奏的不多,依照裴旻的眼力来看,也只有梨园的几位大佬有这本事。

    却不想自己的府邸后院,居然有人用琵琶与娇陈和鸣?

    裴旻想不出何人有着本事。

    快步走进院子,却见公孙幽正在飘逸的舞着剑。

    此时正是春季,桃花盛开的时节。

    公孙幽伴随着飘逸的桃花起舞,人走剑舞之际,伴随着粉红花瓣的飞舞。

    此情此景令人大有赏心悦目之感。

    在离公孙幽不远的桃花树下,一大一小的两美女正在忘情的奏乐。

    大的那位正是娇陈,她斜腿坐在树下,七弦古琴稳稳当当的平放于大腿,纤细的双手如跳动的精灵,优美的曲调经由她那巧夺天工的小手弹奏出来。

    几片花瓣掉落在娇陈的鬓发与肩上,更添了几分如画卷一般的滋味。

    在她身旁的小美女居然是杨玉娘。

    十二岁的杨玉娘,因为发育良好的原因,出落的越发水灵,一头秀发黑亮亮的,梳理得一丝不乱,挽着可爱的双丫髻,头上没有首饰,只用两根不知什么漂亮的花丝绳儿系着,元宝般小巧可爱的耳朵,没有扎耳孔缀耳环,那肌肤白皙润泽,彷佛光滑的象牙透出粉润的血色,吹弹得破,还带着点点的婴儿肥。鼻如腻脂,挺直小巧,弯睫大眼,瞳如点漆。

    大有杨家有女初长成的即视感。

    此刻这位小美女儿怀抱着琵琶,手指轻巧的拨动着。

    琵琶音色尖锐干脆,由杨玉娘的小手拨弄起来,充满金石之音。

    在配合公孙幽的剑舞,音色交错,剑舞光寒,便如画卷一般。

    裴旻认真的观赏着三人的表演,直至结束,方才有感而叹:“只恨我不会作画,若是精于绘画,必将此情此景绘于纸上。”

    公孙幽收剑回鞘,娇陈也将古琴放在一旁。

    两人上前问好。

    而杨玉娘跟在她们身后,怀中抱着一把精致的琵琶,怯生生的行了一礼:“见过郡王……”

    也不知杨家女是不是都是狐狸精转世,杨玉娘年纪小小居然媚态十足。如她这模样,怕是长大以后,裴杨氏都比她不上。

    难怪李隆基那个老色批会不顾了廉耻的抢自己儿媳了。

    裴旻对着杨玉娘,点了点头,然后才对自己的两个夫人说道:“二位夫人今天为何有这般雅兴?”

    娇陈现在以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为第一要务,公孙幽也日夜照顾裴家小三,很少将她们一起乐舞合奏了。

    娇陈笑道:“妾身收了一个徒弟呢,玉娘在音律上的天赋比昔年妾身由高一筹,她的琵琶弹奏的绝佳,妾身可没有放水,玉娘完全跟上了节奏,还配合的极好,委实令人刮目相看。”

    公孙幽也道:“还不只如此,玉娘并不瘦弱,但是她体态柔软轻盈,毫不亚于十三娘,也是练舞的奇才。妾身看了也是心动,只是她不适合习剑舞,要不然真的得跟妹妹抢了。”

    剑舞是武舞的一种,在汉以前是男子舞蹈,经长期流传,逐渐演变成为一种缓慢、典雅的女性舞蹈。

    但剑舞女子长相必需帅气,英姿飒爽。

    这一点公孙幽、公孙曦皆有,但杨玉娘自小就是狐媚胚子,可没有半点英姿可言。

    “妾身也是见猎心喜,就玉娘这天资,假以时日必定在歌舞一道有非凡的成就!”娇陈酷爱音乐,小七、小八不擅此道,也令她有些忧伤。杨玉娘那得天独厚的天赋,令她大动爱才的念头。

    裴旻毫不怀疑,身为中国古代的四大美人之一,杨玉环的歌舞天份何用多言?

    相传杨玉环虽体态丰腴,但是她的《霓裳羽衣舞》天下无对,还擅长《胡旋舞》,跳起来的时候身段飘摇,翻跃如风,令人眼花缭乱。

    李隆基的艺术细胞是中国古代君王里最好的,如他这样的君王都给杨玉环迷得失了魂,可见一般。

    “夫人喜欢就好!”

    裴旻巴不得跟杨家拉近一些关系,以免阴差阳错的杨家李家又莫名其妙的牵扯到了一起去。

    天晓得不按常理出牌的李隆基,又会耍什么昏招。

    见裴旻颔首点头,杨玉娘这一次大大方方的叫了一声:“师爹!”

    裴旻笑赞道:“你的琵琶声如若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悦耳动人,想来下了一番苦功吧。不过你的小弦还有待加强,因是剑舞,锵锵音重,察觉不出来,换做其他曲子,可就高下立判了。”

    琵琶的特点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大弦慷锵有力,有若金石急雨,小弦柔和细腻,宛如耳旁细语。

    相比大弦,琵琶的小弦才是最难掌控的。

    之前是剑舞,充满了金石之音,故而杨玉娘表现的极好,大有与娇陈相提媲美的感觉。

    但是要知道古琴的音色非常安静,分散音、泛音、按音。

    散音松沉而旷远,让人起远古之思;泛音则如天籁,有一种清冷入仙之感;按音则非常丰富,手指下的吟猱余韵、细微悠长,时如人语,可以对话,时如人心之绪,缥缈多变。

    泛音象天,按音如人,散音则同大地,称为天地人三籁。

    娇陈以七弦古琴却弹出了金石之声,与杨玉娘借用乐器的特色,真正的修为,是高下立判的。

    而且杨玉娘终究年少,大弦到小弦的转换有着点点问题,只是曲子重大弦而很容易令人忽视。

    裴旻本就有着不俗的音律功底,之前又常跟李隆基、李宪、雷海清、李龟年这些天底下最出色的音乐家相处,这方面的直觉特别敏锐。

    秉着着师爹的身份,出言点了一点。

    娇陈道:“郎君也太苛刻了,妾身在玉娘这个年岁远不如她呢。”

    裴旻赶忙告饶。

    杨玉娘盈盈作揖,道:“谢师爹指点!”

    她说的诚恳,心底却大事不服。

    这不服,并非是对裴旻,而是她的师傅娇陈!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