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别有用心的杨玉娘
    娇陈的琴技,已经到了一定境界。

    杨玉娘固然天赋奇佳,但娇陈作为长安第一名伶,技艺冠绝长安,天赋又何须多言?

    不用心苦练十余载,杨玉娘很难到达娇陈这个水平。

    但是杨玉娘就是不服,没有任何原因道理。

    尤其是听裴旻夸赞娇陈琴艺点拨她琵琶功底不够的时候,心底特不是滋味。

    杨玉娘口中认着师傅,但她心底却没有将娇陈当做师傅的意识,而是一个竞争对手。

    杨玉娘性子本就早熟,加上为裴杨氏灌输了诸多很不健康的念头,让小家伙还是小屁孩的年岁就有了争宠找靠山的念头。

    杨玉娘这个年岁,本就喜欢成熟稳重的长辈。

    而裴旻现在与杨玉娘而言,正是恰到好处的“大叔”,英俊、有才、有权、有钱。

    比起那些肥腻的大叔,裴旻这个开宝马金主,显然是最佳的选择。

    杨玉娘凭借与裴家千丝万缕的关系,经常来裴府作客。

    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裴旻公务繁忙,两者的时间根本凑不上。

    裴旻日常回到后院的时候,杨玉娘大多都已经离开了,早不到逗留的借口。

    拜师,这是因为一次意外,娇陈发现了杨玉娘的天赋,动了收徒之念。

    而杨玉娘也动了心思,特地在凉州找了乐曲名家学习乐器。

    琵琶是一种从游牧民族传到中原的乐器,其音域广,演奏技巧自繁杂,鲜有乐器可比。

    这个时代流行的琵琶是曲项琵琶,由波斯经今西域传入中国,固又称作“胡琵琶”。

    从北齐到唐代,是琵琶发展史的第一个高峰,原籍曹国的曹氏琵琶家族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如北齐至隋代的曹妙达,因善琵琶在北齐时即被封王,入隋后又被任为宫中乐官,于太乐教习琵琶技艺。

    到了唐朝,琵琶更加普及,为世人接受。

    当时上至宫廷乐队,下至民间演唱都少不了琵琶,成为这个时代最为盛行的乐器之一,而且在乐队处于领奏地位,甚至取代了古琴。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他的着名诗篇《琵琶行》中非常形象地对琵琶演奏进行了深切的描绘。

    凉州姑臧充斥着西方文化,琵琶在这里非常盛行。

    杨玉娘人小鬼大,心底明白要是学古琴,很难达到娇陈的那个高度,反而会让她一直压着,果断的选择了自己最中意的琵琶。

    今日果然,杨玉娘凭借着一手出色的琵琶技巧,得到了娇陈与公孙幽的另眼相看。

    杨玉娘是居心叵测,对于娇陈没有多少敬意,听裴旻的夸赞与指点,只觉得是表示自己比不上娇陈,心底暗暗不舒服。

    不过她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颜如花的接受了下来。

    谁也想不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别有用心。

    不论是老道的裴旻,还是在出生青楼擅于察言观色的娇陈,又或者是游历天下,见识广博的公孙幽,都让这个小丫头都蒙混过去了。

    看着杨玉娘手中有些老旧的琵琶,裴旻突然想到自己府上有一把紫檀木、象牙制成的琵琶。

    李隆基最擅长羯鼓,次之是琵琶。

    这两件乐器都是从西域传入大唐的。

    裴旻之前收集了一些这方面的器械,用作李隆基生日贺礼。

    羯鼓已经送出去了,李隆基特别喜欢。之前在花萼相辉楼的时候,李隆基所用的羯鼓,便是裴旻送的。

    琵琶原本打算今年再送,看着面前的杨玉娘,突然意识到相比送给李隆基,杨玉娘才是琵琶最适合的主人。

    “听你叫了几声师爹,师爹也送你一个见面礼!”他说着让人将紫檀木做的琵琶取来,送给了杨玉娘。

    杨玉娘小眼睛泛着光,将自己老旧的琵琶放在一旁,爱不释手的将紫檀琵琶抱在怀中,轻抚着那细腻的纹路,喜悦之心,一览无余。

    虽是别有用心,但是经过两年多的学习,杨玉娘对琵琶也别有感情。

    琵琶种类众多,分有最高档、高档、中档、次档四种。背板分别对应着紫檀木、红木、花梨木、白木,而山口、六相、凤枕分有象牙、玉石、白牛角、黑牛角、骨料、红木等几种。

    裴旻送的琵琶正是以紫檀木为背板,山口、六相、凤枕、头花分、珍子皆以象牙用料制成的上等琵琶。

    对于一个乐曲家,她们的乐器就如剑客手中的剑。

    得到一把如此高档的琵琶,杨玉娘眼睛、嘴巴都笑成了月牙形状,都快要笑傻了。

    半晌小丫头才道:“师爹太好了,玉娘不知如何报道,就给师爹,师傅,还有幽姨跳个舞吧!”

    她很机智的加上了娇陈与公孙幽。

    她小心翼翼的将琵琶放到一侧,独自一人轻快的跳了起来。

    裴旻一眼就看出了杨玉娘跳的是胡旋舞。

    胡旋舞是时下最为流行、最为时髦的胡舞,也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

    李隆基就特别喜欢胡旋舞,历史上杨玉环和宠臣安禄山,为了取悦于他,也常常在宫廷上眉飞色舞地跳胡旋舞。

    杨玉环会跳胡旋舞自不用说,天赋基因摆在那里。安禄山一个三百斤的大胖子,能跳胡旋舞,这可真要点本事。

    只见面前的小丫头,轻快的跳着几个前奏,突然整个人就开始转了起来。

    这也是胡旋舞最赏心悦目的地方,最简单最直接,却也最困难。

    小丫头原地打着圈,越转越快,就如陀螺一样,以裴旻的眼力都看不清楚杨玉娘的面貌。

    比后世芭蕾舞的转圈圈,还要快。

    小丫头姣小的身姿旋转起来象柳絮那样轻盈,玉臂轻舒,裙衣斜曳,飘飞的舞袖,仿若云彩飘荡。

    ……

    娇陈、公孙幽忍不住为之喝彩。

    裴旻也抚掌叫好,心底百分百的确定她就是未来的杨玉环。

    这小丫头所表现出来的音乐舞蹈天赋实在太吓人了。

    足足转了两分多钟,约莫两百多圈,杨玉娘方才停下,轻轻的吐了口气,腼腆的一笑。

    才不过十二岁的她,居然有一种千娇百媚的感觉。

    裴旻忍不住心道:“这小丫头长大了,当真是个祸水……”

    见天色不早了,裴旻让人送杨玉娘回去。

    小丫头抱着琵琶,与娇陈约好学习的日子,一步三回头的,眼中大是不舍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