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花鸟使 民怨起
    一连数个月,李隆基夜不安寝,食不知味。

    固然有梨园的存在,李隆基烦闷的心情,得到了舒缓,但夜晚孤枕难眠却不是梨园能够缓解的。

    这后宫也并非没有美人,相反各类嫔妃众多。

    只是李隆基之前受到杨婕妤不顾廉耻的侍奉,让李隆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这一下失去了枕边人,李隆基的寂寞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风流天子,身旁却没有贴心的妃子,李隆基当真浑身难受,心底深处,甚至多次动了去找杨婕妤的念头。

    只是杨婕妤的作风太过放荡,行为又过于歹毒。

    即便心底没有什么贞操观念的李隆基,理性上也觉得膈应的慌。

    面对李隆基这种情况,高力士也大感心痛。

    他日夜侍奉于李隆基左右,发现近日李隆基的脸色有些异样,心底实在担忧,忍不住建言道:“陛下,我大唐人口万万,还寻不到一个贤良淑德,能够合陛下心意的娘娘?不如将此事交给老奴,老奴让手下专门负责采选之事,四处寻找秀女,为陛下解忧。”

    李隆基眼睛一亮,手指了指道:“还是高将军懂我,这样,朕就设立一官职为花鸟使,四散天下,替朝廷选择秀女……”他顿了一顿,觉得这样太过直接了,有损自己的威名,眼珠子一转,说道:“就说朕是为太子和诸王选妃,让天下人配合。此事也无须过于声张,对朝廷影响不好。”

    高力士自然明白,躬身下去了。

    高力士亲自安排麾下宦官为花鸟使,四散天下,为李隆基寻找美女,充实后宫。

    李隆基自身并未有祸害天下的意思,只是站在自己这个天下之主的身份考虑,觉得为自己找一个贴心的妃子是圣宠恩德,天下人理应尽臣民的责任予以配合。

    但是他完全忽略了自己这个天下之君一句话的份量是何等之重。

    身为皇帝,他的一举一动都会为世人揣摩猜测。

    王鉷凭什么成为当红辣子鸡的?

    真才实学?

    王鉷却有真才实学,但远不足以令得李隆基对之推心置腹。

    就在王鉷向李隆基献上杨婕妤的那一刻起,才是王鉷真正的崛起的时候。

    谁要是向李隆基献上对他口味的佳人,将会成为第二个王鉷。

    虽然王鉷是一个前车之鉴,但是在利益,在丰厚的前程面前,敢于冒险的人比比皆是。

    李隆基的本意,很快就给曲解了。

    花鸟使怀揣着皇帝亲笔书写的诏书,肆意横行,无所顾忌,随便出入人家,家里的女眷不得回避,闹得生离死别、呼天喊地。

    不只是那些云英未嫁的良家子,就算是有丈夫儿女的美艳夫人,也在选择之列。

    花鸟使强行押着相貌出众的妇人,令她们与自己的丈夫儿女分离。

    通过这样的途径选入宫中的女子,十个也不过就有一个能轮到李隆基的侍寝,其余就是宫中的使女而已。

    这种采选对于天下百姓人家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而且这灾难随时可能降临,因为花鸟使的采选并没有规定时间,他们随时可能出现,看上谁家的女子就不会放过。

    也不知有百姓受难,官宦名门一样遭受此劫。

    但官宦名门相比无助的百姓,有着一定的反抗能力,郭全就因为选中了太常少卿卢崇道的儿媳,意图将之选入宫中,受到了驱赶。

    郭全的本意是要钱消灾,但是卢崇道气愤不过,就是不给郭全这个阉竖钱财。

    郭全气急败坏之下直接告到了李隆基的面前。

    郭全自然不会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嚣张跋扈。

    只是委屈的说着卢家父子是多么的不配合。

    “陛下,卢家父子实在是欺人太甚。小的跟他们说情道理,说姑娘是入宫侍奉陛下,这是天大的恩宠,是卢家的福分。哪里想到卢家父子全不在意,说‘这种可笑的福分,我们卢家受之不起。我卢崇道绝不厚颜攀这门亲’,他说着就将小的赶出了府邸。”

    李隆基用人唯亲,自然相信身旁的亲信太监,怒极之下,又下了一道圣旨。

    “官民之家如果隐匿其女,不应征选,即处死刑。”

    这圣旨一下,一个个的花鸟使更是手握尚方宝剑,掌控生杀大权。

    郭全为了泄愤,硬生生的将卢崇道父子打死,强行将卢家媳妇抢入宫中。

    洛阳汝水!

    祖咏双目通红,将手中杯酒洒落水中,愤然的弃之于地。

    反身走入船坞,取过纸笔,奋笔疾书:

    夫差日淫放,举国求妃嫔。

    自谓得王宠,代间无美人。

    碧罗象天阁,坐辇乘芳春。

    宫女数千骑,常游江水滨。

    年深玉颜老,时薄花妆新。

    拭泪下金殿,娇多不顾身。

    生前妒歌舞,死后同灰尘。

    一首诗,道尽了心底的不快。

    这首诗表面是说昔年吴王夫差,荒淫无道,而宫中数千宫女,生活凄惨。

    此时此刻而作,用意显然。

    明显是以吴王夫差而隐喻李隆基这种强抢女子入宫的行径,以诗文发出心底的愤慨。

    祖咏是开元十二年的状元,进士及第,因得张说器重,而在朝堂任职。

    张说倒台之后,祖咏也受到了清算,心灰意冷之下,迁居到汝水河畔以垂钓为生。

    在长安的时候,祖咏与卢崇道相交莫逆。

    最近一段时日,祖咏听得花鸟使的所作所为,以是义愤填膺,又得知自己的好友为此丧命,怒急之下,直接写了一首嘲讽李隆基的诗句。

    百姓的抱怨,士林的暗讽。

    李隆基并无意搅得天下动荡,但是皇帝就是这样,往往一个决定,就能搅的天下动荡。

    而且因为庙堂之上,大多人都是报喜不报忧,李隆基就算是错的如此离谱,也没有多少人敢站出来说实话了。

    因为花鸟使都是宦官,宦官的头头是高力士。

    在唐王朝连太子见到高力士都要恭恭敬敬的叫“高翁”,谁敢跟高力士叫板?

    高力士并非奸佞,但为了李隆基,干了佞臣之事。

    李隆基也无心搅得天下动荡,毫无疑问因为他自己的私利私欲,弄得天下民怨沸腾,百姓叫苦不迭。

    个别颇有姿色的女子,为了不进宫,甚至自毁容颜。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