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去与不去
    陛下病危,火速入京!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让裴旻心头直跳。

    裴旻拿这这金漆火印的急诏,脑袋里想过多种可能。甚至想过从哪个山旮旯里冒出一支叛军,兵临城下了。

    怎么也没有想过居然是李隆基病危。

    对于皇帝,生老病死是一种忌讳。

    若不是真的到关键时候,不可能送来这种带着忌讳的急诏。

    “怎么可能?”

    裴旻非常清楚历史走向,李隆基绝对是帝王中长寿的一个,六十岁还在跟杨玉环你浓我浓。

    晚年为自己的儿子肃宗软禁,忧郁寡欢,便是如此,也活到了七十八岁,病故神龙殿。

    现在的李隆基还不到五十岁,年不过半百,怎么可能就病危了?

    “我……”裴旻正打算下令,立刻进京,心底莫名的一跳,手中的死抓着急诏,在一旁坐了下来。

    这急诏是高力士的亲笔字,上面还盖着李隆基的朱漆大印,绝对是假不了的。

    李隆基因为功成名就,起了懈怠之心,又受到王鉷、杨婕妤的诱惑,有些沉迷享乐,但绝对没有堕落到烽火戏诸侯的地步。

    也就是说,现在的李隆基已经病入膏肓,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病故。

    裴旻突然发现自己对于长安存着一定的恐惧……

    一朝天子一朝臣!

    自己现在手握四镇兵马,战功彪炳,威名赫赫。

    一路过来,倚仗的就是李隆基这位奇葩的帝王性格,换做其他的皇帝,哪怕是李世民、刘秀、赵匡胤这样不杀功臣的帝王,也不会容忍自己这样的存在。

    一但李隆基真的病故,新任皇帝即位,自己的地位可就尴尬了。

    李隆基从不培养自己的儿子,太子毫无存在感,在庙堂上就跟摆设一样。

    自己这些年累积下来的威望人脉,足足甩现在的太子李琰十条街,自己此去长安,万一真的遇上李隆基驾崩,大唐易主,自己真的能够安全反回凉州?

    换做是十数年前的裴旻,孤身一人闯长安,自然是洒脱随意。但而今他有儿有女,还有妻子,这些人是他的支柱,也是致命的软肋。

    裴旻心底非常清楚,自己人脉不弱,但敌人更多,只是因为权倾一方,无人敢惹,一但自己倒台,各种阿猫阿狗必定蜂拥而上,落井下石。

    自己倒了,母亲,两位夫人,还有小七、小八、裴三郎岂会有好日子过?

    这些年自己在诸多事情上秉公处理,得罪了不少的小人,尤其是诸多心理变态的太监内侍。

    他们可是毫无道德节操的存在……

    细细一想,裴旻身上冷汗直冒。

    但想着这些年与李隆基相处的点点滴滴,李隆基或许有诸多毛病,好胜,好战,自负,还用人为亲,但是他对自己却是无话可说。

    没有李隆基无条件的信任,自己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人,焉能获得今日地位?

    “若真有那一日,朕与静远,同享荣光。”

    “朕有静远戍边,护卫庙堂,天下异族宵小,谁敢放肆!朕自远当在长安,高枕无忧。”

    “阿拉伯又如何?朕以你为帅,率我大唐劲旅西征,马踏大马士革,将我大唐疆域推向极西黑海,让我朝疆域更胜昔年高宗时期。”

    ……

    李隆基一字一句若雷霆震耳。

    裴旻霍然起身,不说李隆基未死,就算李隆基已经去世,这长安自己也非去不可。

    不仅仅是君臣之义,还有一路而来的提拔恩德。

    身为一个后世人,裴旻没有君要臣死,臣立刻抹脖子自杀的愚忠。

    但是他有身为一个人最基本的感恩之心。

    李隆基的一路提携,一路庇佑,这些都是恩情,裴旻不敢忘却。

    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见最后一面……

    裴旻并没有立刻动身,而是分别给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写了一封信,并且将袁履谦、李林甫叫道了近处,将急诏密信给他们看。

    袁履谦、李林甫都神色大变,都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来:“陛下病危?”

    袁履谦是一脸的震撼,不敢相信,大有天塌下来的感觉。

    此时此刻在袁履谦的心中,李隆基是一个优秀的君王,一个可以与李世民相提并论的皇帝。

    事实也是如此:

    李世民崛起于隋末大动乱,为唐王朝问鼎天下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军功第一。虽然玄武门之变,留有不可磨灭的污点,但是他即位之后,励精图治,内有奇迹一般的贞观之治,外灭突厥、薛延陀、吐谷浑、高昌,收复辽东、破西突厥,重新开通丝绸之路,文武成就堪称瞩目。

    而李隆基又何尝逊色?

    他同样崛起于危难之际,先诛灭韦氏、宗楚客以及武氏余孽,后又平定太平专政。然后对内用贤臣开创了开元盛世。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开元盛世的经济更胜贞观时期。

    对外任用薛讷、裴旻、张守珪、杨思勖等大将,南征北战,收复河西九曲失地,辽东失地,多次击败吐蕃,更灭了突厥,打残突骑施,还恢复了安北都护府,重新掌控对长城以北土地的管辖权。

    新罗、百济、日本、林邑(今越南)、泥婆罗(今尼泊尔)、骠国(今缅甸)、赤土(今泰国)、真腊(今柬埔寨)、室利佛逝(今印尼苏门答腊)、诃陵(今印尼爪哇)、天竺(今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狮子国(今斯里兰卡)、大食(今阿拉伯)、波斯、拜占庭等国家纷纷入朝觐见,重现了天朝上国的雄风。

    李隆基前半生功绩,不论是现在,还是历史上,一点也不逊色李世民,甚至有人觉得依照唐王朝如此局面发展下去,李隆基超越李世民成为唐王朝最出色的皇帝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如此贤君圣主,居然病危,袁履谦这类忠君爱国的贤德,一时半刻接受不了,眼睛都有些红了。

    李林甫却满脑子想着李隆基病故衍生的变化以及自己的既得利益。

    如此大事,将会拨动天下大变,自己的利益也会大受影响。

    “裴帅!”

    突然!

    李林甫霍然起身,重重的叩拜道:“此时此刻,裴帅决不能进京。您此时入京,将会如羊入虎口,会成为刀板上的蒸肉。裴帅应当惊闻噩耗,悲痛交加,一病不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