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李林甫的决定
    ,!

    裴旻并不奇怪李林甫会说这番的话。

    现在他跟自己不说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却也是利益与共,自己一但受困倒台,李林甫也就一无所有了。

    为了自己的利益,李林甫理所当然的会极力劝阻。

    李林甫如此劝说其实还有一个缘由,一股野望。

    李林甫此次回到长安,为裴旻摆平了王鉷的同时,也接触到了唐王朝的庙堂环境,了解了朝局动向。

    李林甫发现唐王朝远没有外表那么光鲜,李蛮也无法真正的与李世民相提并论。固然他们的功绩相仿,但李蛮有太多太多性格上的弊端。

    尤其是王鉷的胡闹,加上此次花鸟使的恣意妄为,唐王朝的经济与民心深受影响。

    李林甫心如明镜就太子就那温顺如猫的性格,如何管理好偌大的国家?

    现今唐王朝诸位节度使位于四方,他们手握重兵,面对李蛮四方节度使自然是无异心。但天下易主,换一个无能的皇帝即位,谁能保证,四方节度使还对朝廷忠心耿耿?

    那时候裴旻将会是天下最强大的节度使之一,甚有可能问鼎天下。

    如若如此,那自己可就是从龙功臣。

    他虽然姓李,可对于李唐王室可没有半点的感情,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上。

    袁履谦听李林甫说这话,怒从心起,正想质问,突然心念一动,明白了李林甫的用意,带着几分惊恐的看着裴旻。

    裴旻笑道:“此事无需多言,我早已决定亲往长安。叫你们来也不是与你们商议的,而是要只会你们。我出去长安,凉州一切由你们负责。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边疆不能乱。绝对不能因为一些意外而导致西域丢失……”

    他说着径直离去了。

    袁履谦眼中有些动容,随即一叹。

    李林甫目光呆呆的,没有任何表情。以他的城府,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变色。

    裴旻直接去了后院,将自己要再次进京的事情,告诉了裴母、娇陈、公孙幽、以及小七、小八、裴家三郎。

    对于裴旻刚刚回来不久就要入京,众人显然有些讶异。

    裴旻避开了此行的凶险,只是说道:“陛下似乎身体有些异样,召我入京。也没有什么大事,很快就回来的。”

    裴旻公务繁忙,众人大多已经习惯。

    即便小七、小八也从原来的痛哭流涕而变得懂得压制这离别的哀愁。

    至于裴小三还不懂真正的意识,并没有意识到面前这个能够让他骑大马,卖力逗他开心的爹爹就要离开了,只是开心的窝在自己爹爹的怀里,笑嘻嘻的玩着他的胡须。

    裴母说道:“那旻儿何时动身?”

    裴旻说道:“马上动身,我已经让下人装备路上的干粮了,也让人去请了梨老了。”

    刘神威就在长安,李蛮的了重病,想必也会请他。而今却传来噩耗,便是让梨老去,也未必能取得效果,但他此刻能做的,只能是尽人事,看天意了。

    在离去的时候,裴旻拉着公孙幽到了一旁,说道:“夫人,我去之后,你让展如去知会孙周,让他近日多多留意李林甫的动向。要是李林甫有什么反常,或是打算离去,直接下手。”

    公孙幽完全不知缘由,却知道裴旻日常安排必有道理,也不多说,颔首应诺了。

    裴旻看不透李林甫,也是因为看不透,所以决不能放他走。

    裴旻并没有等梨老,也没有跟她一并同行,只是领着王小白以及两名护卫,简简单单的四骑就上路了。

    一路风驰电掣!

    李林甫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屋舍,独自一人走进了书房。

    李林甫的书房很小,小的有些可怜,就好像一个小暗格一样。

    书房里并没有几本书,只有一张案几,一个垫子,连基本的书架也没有,也就案几上有几分陈旧,落有灰尘的书本。

    将书房门一关,书房里昏暗一片。

    李林甫最喜欢在这种环境下思考。越是狭需暗的地方,越能让他思绪运转极快。

    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案几,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走,是留!

    李林甫在考虑这个问题。

    李林甫身为皇亲国戚,却因文化功底不深,备受取笑。

    李林甫不会忘记自己当初托人向源乾曜求取官职的时候,源乾曜说过的话:“郎官应有才干声望,哥奴那点能耐,也能当郎官?”

    “哥奴”就是他的小字。

    也是因为源乾曜这话,他当了多年的千牛直长,一个站岗看门的。

    从那时起,李林甫就立誓,什么家族什么外人都不可信,自己才是一切的中心。

    出卖亲友,不忠不义,在李林甫看来是天经地义的。

    人本就是禽兽,最厉害的禽兽,若不为己,天诛地灭。

    凭着这股信念,李林甫走到了今日,有了今日的成就。

    李林甫自豪,却不满足,他还要爬的更高。

    之前在长安的时候,李林甫为了说服陈希烈,说了一番话,那话半真半假,但有一部分确确实实是他的心声。

    李林甫不想在裴旻麾下干了。

    不是裴旻待他不好,而是已经没有了崛起的空间。

    他已经是裴旻麾下的第三把手了,即便升任第二把手,取代了张九龄,也很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如果能够回到长安,自己凭借在凉州多年混迹的履历,可以入六部任职仕官,随之成为尚书乃至宰相,问鼎庙堂。

    但是李林甫不敢向裴旻请辞,他也不知为何,说不上原因。

    总觉得裴旻在用他之余,还在防着他,不向对待张九龄、王维、王昌龄那些人一样,推心置腹。

    李林甫不敢激怒裴旻,故而在等待时机。

    却不想自己离去的时机未等到,却出现李蛮病危这一状况。

    李林甫本欲抓住趁此机会,却不想裴旻根本没有与之商议的意思,亲自冒险入京,简直愚蠢之极。

    李林甫看出了裴旻此次长安之行凶险非常,搞不好就是巨星陨落,是时候为自己后路着想了。

    李林甫思索着,突然一瞬间,他冷汗淋漓,发现自己多年的人脉都在西域,真要离开凉州,离开河西陇右这个阵营,自己什么都不是。

    是有心还是无意?

    “唉!”

    李林甫长叹一声,心道:“也罢,权且安心在此修养,过一段时间再看罢!”

    他默默盘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