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只能微笑……个头啊!
    ,!

    “等一下!”

    戏剧部长感受到对方真正的杀意后跳了起来。

    “申请缓刑!辛奈,我会来得这么迟是有理由的,你看,这就是我方才‘狩猎’的收获!”

    她将站在门外的一个娇小身影拉了进来,推到面前。

    “看吧!”

    场面一瞬间寂静。

    然后“哇哦——”又响起了之前看到晴司一样的惊呼声,但这次是完完全全的赞叹。

    就连晴司也看得呆了一下。

    娇小却又饱满有料的身材,精致无暇的脸庞,雪白细腻的肌肤,如墨的柔顺烟发,平整的刘海,细眉,琼鼻,清澈的大眼眸,樱花色的娇润嘴唇……身穿初中校服的这个少女,手里抱着一本诗集,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超上等美少女。

    这是晴司继学生会长万华夏夜之后,第二次见到如此等级的美女。

    如果说万华夏夜的美是诱惑中透着清纯,那眼前这位的美,就是恍如北地雪原一般,冷冽、纯粹、脱离凡俗的美。

    所谓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说的就是这样的吧。

    “好漂亮哦——初中生?部长又从哪里找来的?”

    “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太美了!她是谁啊?”

    叽叽喳喳的话语声响起。

    “嘿嘿,厉害吧。”戏剧部部长得意地笑道,“虽然仍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那只生物,但我偶然发现了这一位,于是果断将其捕获了!”

    捕获……怪物o人还是口袋o怪?晴司在心里吐槽。

    副部长织坊辛奈看了面无表情的美少女好一会儿,收回目光,叹气。

    “部长……”

    “称赞我吧,副部长,这样一来,我们社团就更加……”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去绑架后辈啊啊啊——”

    犀利无比的本子连击,在空气中划出了仿佛刀光一样的缭乱轨迹!

    戏剧部部长西园寺安娅,因绑架初中学妹遭到副部长制裁,卒,享年……

    开玩笑啦。

    这位部长总的来说是个了不起的部长,她一年级接手戏剧部的时候,这个社团已经面临废部边缘。而她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将整个社团重振生机!而又过了一年,也就是她三年级的如今,戏剧部已经是排到元华中学前十的大部了。

    个中发生的故事完全可以拍一部以她为中心的,内容紧凑剧情精彩的半年番动画或者电视剧,对于一般中学生而言,她的经历堪称传奇。

    然而这位传奇部长,却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恶劣习惯,那就是绑架……哦不,发掘在她看来有潜质的学生,硬是带到戏剧部来!

    “目前部里大约三分之一的部员是她这样带回来的,包括我在内。”若叶千秋笑眯眯地对晴司说明情况。

    “当时我本来是想各个社团随便看看再做决定的,但是半路遭遇了部长,就被她抓到这里来啦。恰巧我对演戏也有点兴趣,看这里还挺有意思的,也就加入了。”

    原来“狩猎”和“捕获”是这个意思,敢情那位真把招揽部员当成现实版口袋o怪来玩啊!

    心里用力吐槽的晴司看向对面角落,名为安娅的戏剧部长大人被迫正坐在那里,遭受副部长辛奈的暴风雨式说教洗礼。

    “我以前听千秋说起的时候,还以为是在开玩笑……”上原美佳仍然有点傻眼的样子,“做这种事……没有遭到处罚吗?”

    “部长在一年级的时候就与风纪委员会对决,结果是她赢了,从此只要不是有人投诉,风纪委员就不能干涉她的行动。”

    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喂!

    晴司和美佳面面相觑,又看了一下笑眯眯的若叶千秋,以及不把这场面当一回事的其他部员,也就只能……微笑了吧?

    微笑个头啊!!!

    这差一点就是犯罪了好不!?还tm跟风纪委对决,还赢了!?

    这个学校的风纪委员会怎么回事!?居然跟个一年级学生决斗,还打输了!?搞毛啊!!

    晴司内心的吐槽恍如狂风暴雨,滔滔不绝。

    “千秋,以前一直觉得你有点太特立独行,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抱歉。”美佳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不要这样轻易放弃常识啊上原小姐!

    晴司揉了揉有点抽搐的嘴角,转头看向另一边。

    被部长带来这里的那个初中少女,静静地坐在窗边一张椅子上,她带着的诗集。

    清风吹来,微微撩起她些许发丝。

    光是这个画面,就足以拍下一张可以拿去参加摄影大赛的美丽照片。

    把她带回来的那个人正在经受洗礼,而其他部员也许是被她的清冷气质所震慑,竟然一时间没有人过去跟她搭话。

    晴司想了想,迈步走了过去。

    “你好。”

    少女没有反应。

    晴司挠了挠脸,在少女面前蹲了下来,凝视对方的脸庞。

    “我是高一的原野清吾,今天刚转学来的,现在是在参观这个社团。”

    “你是初中哪个年级的?可以的话,能说一下你的名字吗?”

    足足几秒钟后。

    “愚者之所以是愚者,不是因为无知,而是因为不自知。”轻柔的声音,缓慢而清晰地说道。

    啥?晴司眨了眨眼。

    对话选项跳出——

    a:你说什么呢?难道是在骂我?

    b: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c:智者之所以是智者,不是因为全知,而是因为在求知。

    c选项的逼格如此脱俗,肯定就是答案了。

    “智者之所以是智者,不是因为全知,而是因为在求知。”晴司轻声说道。

    “叮铃”,好感度上升!

    少女的眉毛动了一下,然后终于将目光移了过来,看向晴司的脸。

    “你也读过泰罗尔的诗?”

    “呃……读过……一点点吧。”晴司心说我知道泰戈尔,但泰罗尔是什么鬼?

    但刚刚才装过逼,总不能说自己根本不懂。

    “‘我与你的距离有多远?那你得先问自己,你的心与我的心有多远。’”

    还来!?

    这次对话选项没有接着跳出来,不要这么不给力啊系统!

    晴司心里冒冷汗,但突然急中生智。

    “‘我与你最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面前,而你不知道……我爱你。’”

    卧槽,这话说出来真tm羞人!

    晴司内心自我吐槽,这句诗在前世只要是个上网的人都知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

    少女闻言,剪水双眸微微张大了一点。

    “这不是泰罗尔的诗……”

    “但是……”

    “感觉……挺好。”

    少女合上了诗集。

    “神乐……”

    “嗯?”

    “我的名字是神乐……诗。”

    少女的声音很轻柔,蕴含一丝难言的冷意,却并不会令人感到不快,就像是阳光下的白雪。

    “神乐诗……是吗?”晴司挠了挠脸,“是个很美的名字。”

    少女凝视少年的脸庞。

    “原野清吾……你要我做什么?”

    “呃?”晴司眨了眨眼,“不……我不是想要你做什么,只是听说你是被强行带到这里,所以觉得你可能有点不安之类。”

    神乐诗微微歪头。

    “觉得我会不安,所以问我的名字?”

    “嗯……”

    “奇怪的人。”

    这行为奇怪吗!?

    晴司有点脱力,感觉这女孩说话有些费力,电波对不上啊!

    “我是觉得,有人跟你说话,能让你平静下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你一直很冷静。”

    他并不擅长跟这种类型的少女说话,确认她其实并没有紧张不安,就已经萌生退意。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种高冷逼格配合顶级的外貌是所谓的女神范,但晴司真对这种类型不太感冒,聊个天都费力,还是算了吧。

    神乐诗沉默。

    “你其实……是想安慰我吗?”

    “算是吧。”

    “原来如此……”

    神乐诗点点头。

    “原野清吾,是个好人。”

    突然就得了一张好人卡?

    晴司不知道面对这句话要怎么接下去,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脚步声靠近。

    回头一看,是织坊辛奈,以及显得有点晕乎乎了的西园寺安娅。

    终于有人接手了,晴司心里松了口气。

    “她们是这个社团的部长和副部长,你对这里有兴趣的话,就跟她们聊吧。”

    说完,他摆摆手,走开了。

    神乐诗凝视少年的背影。

    “有点特别的……味道……”

    轻柔的话语,泡沫般消逝在风里。

    然后,她收回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