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血亲之绊超越深渊”
    一滴血落在了枫舞脸上。

    高速行进当中,从少年身上飞出的点点鲜血,恍如鲜红的落花。

    枫舞和智久见到这一幕,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晴司要为这短暂的援手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只说了可以帮忙,却没有说自己需要付出什么。

    他们也没想到要问。

    为什么会忽略掉呢?“顶多只能帮上一分钟”这句话背后显然隐藏着什么,应该想到的,应该要问一下的……

    枫舞感到心痛。

    智久心里自责。

    他们眼睁睁看着,少年身上冒出越来越多的血,不断地飞落。

    晴司的身体渐渐染红。

    他浑身剧痛,像是被极为沉重的东西用力挤压,感觉像是要消融掉一般。

    意识也开始模糊。

    力量渐渐耗尽了。

    但还不够,再一点点……再多一点时间……

    他只能帮十文字兄妹这一次,必须要尽力!尽最大的努力,将力量发挥到极限!!

    “呜哦哦哦哦哦——”

    晴司发出低沉的吼叫。

    再前进一阵后,他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处处迸裂,鲜血淋漓。

    在枫舞和智久眼中,全身变成了鲜红色的少年慢慢地破碎开来。

    “晴司!!!”他们大喊。

    少年缓缓回头,满是鲜血的脸上,是淡淡微笑的表情。

    “我在……现实……等着……”

    话语未落,身已碎裂。

    ……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呜欧……”

    现实中,晴司跪在地上,身体颤抖,剧烈咳嗽,吐出了一口血。

    “汝做得太过了。”黄泉叹道。

    晴司说不出话来,接着咳嗽了好一阵,又吐了一口血之后,才渐渐平息身体的颤抖,虚弱地舒了一口气。

    “好难受……”

    “妾身警告过了,汝却不听,真是笨蛋。”

    “我没想到会这么难受……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勉强。”晴司擦掉嘴角的血。

    黄泉:“…………”

    女御魂对他这话持怀疑态度,想要吐槽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沉默。

    “已经尽力而为了……希望他们能成功。”

    晴司缓缓站起身,看向枫舞和智久。

    两兄妹还在静静地躺着。

    他已经帮过了忙,不可能再帮了,剩下的只有等待而已。

    刚才有系统提示出现,于是晴司打开系统进行。

    “初次穿行奈落,获得奖励兑换点数以及道具‘奈落诅咒’!”

    精神破坏卡——“奈落诅咒”。

    此卡蕴含烟暗深渊的恶意诅咒。使用后,指定任一人物,此人物的精神有一定几率遭到破坏。

    晴司:“…………”

    虽然说明很简单,但已经能够看出这是张危险的卡片。

    精神遭到破坏的人会怎样……不太愿意想象。

    效果是危险的,实用度则挺微妙,因为不是必定发挥作用,只是“一定几率”。

    这个几率多少?是固定不变的?还是视指定目标的精神状态而定?跟“精神压制卡”配合使用的话,几率会提升吗?

    晴司想了一下,就不多想下去了。

    关闭系统后,他用治愈术治疗自己。

    这样过了一会之后,突然感觉到什么。

    再看向十文字兄妹,见到他们身上冒起了金色光芒!

    “成功了……”晴司高兴起来。

    枫舞和智久做到了!他们回来了!!

    晴司停止治疗自己,转而对阵势输出灵能。

    所有阵图齐齐放射光辉,映照在三兄妹身上。

    枫舞和智久身上的烟色阵图,以及斩业身上的烟色异质,迅速化作雾气蒸腾消失。

    最后一点烟雾彻底消逝后,晴司撤消阵势,结束施法。

    最先睁开眼睛的是枫舞。

    她马上就坐了起来,看向晴司。

    “欢迎回来。”晴司笑道。

    枫舞爬起身,一下子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怎么了?”晴司觉得有点奇怪,“你没事吧?”

    枫舞不说话,就只是紧紧地抱着。

    然后智久醒了。

    他也是第一时间看向晴司,见到对方没什么事的样子,松了口气。

    可接着他就发现了地板上的血,表情顿时凝住。

    “晴司,你怎么样!?”起身问道。

    “我……没事啊。”

    “真的没事?”智久指了指地上的血。

    “是受了点伤,但不算什么。”晴司微笑道。

    出了那么多血还不算什么?

    智久觉得这话太傻了。但看着对方的表情,就难以吐槽。

    “比起我,你们才更需要担心……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对劲吗?”晴司关心道。

    智久沉默了一下。

    “感觉像是做了很漫长的噩梦……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画面……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这样就好。”

    这是术法的效果,让人免受奈落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么一重保障,那十文字兄妹肯定会因为在奈落中承受到的巨大痛苦而崩溃。

    然而即使有术法维持精神安稳,也还是可能残留下什么,毕竟那可是最恐怖的深渊地狱,其中诅咒难以完全隔绝。

    “如果之后感觉有什么不对,就告诉我。”晴司嘱咐道。

    智久点了点头。

    然后他看向斩业。

    “虽然把这个笨蛋拉回来了,但是……他那个鬼样子,能恢复吗?”

    晴司在心里询问黄泉,得到了回答。

    “休养一段时间后,应该可以醒来,但不一定能完全恢复,可能会有后遗症。”

    “这样啊……”智久推了推眼镜,“……能活着就已经是走运了吧。”

    “不是走运,是你们让他活下来的。”晴司真诚说道,“你和枫舞成功地从奈落中救起了他,真的很厉害。”

    从奈落深渊把亲人救回来,这简直是传说级别的事迹了。

    “厉害的是你,没有你的话,我们连救的机会都不会有。”智久再看向晴司,泛起微笑,“真的非常感谢你。”

    “我起到的作用只是辅助,能成功绝大部分是因为你们的努力。”晴司微笑回应,“这个时候应该说‘家人之间的羁绊战胜了地狱’吧。”

    智久:“…………”

    事情好像确实如此言所说,但他下意识地不想承认,内心涌动复杂的情绪。

    “我不喜欢这句台词。”

    “那换成‘血亲之绊超越深渊’如何?”

    “也不好,别说了。”

    “你们可是做到了传说级别的壮举,就不想表达一下吗?”

    “我们只是把犯蠢的笨蛋大哥从一个糟糕的地方拖了回来而已,没什么好说的。”智久再看向斩业。

    救了一个不得不去救的蠢货,仅此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