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心有猛兽
    冰玄塔第七层是一片蓝色的世界,身在其间宛如处于冰原的暗流之中,随着脚步的行走,连周围宛如冰水波动的涟漪都能看得十分清楚,身上却不会出现丝毫被水弄湿的痕迹。

    然而,每当有一波冰水袭来的时候,都会有无边的寒意侵入楚天的身体,直接袭向他的神魂,似要将其整个冻结。

    这般寒意,程度要远远超过第六层的青色冰雪天地,就算能在第六层坚持下来的周泰、腾笙歌等人如若来到第七层,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不得不返回,否则待的时间长了,神魂一旦被冻结,连思维都会停止。

    不过,楚天的神魂周围有着朵朵金莲滋生,灵妖族传承中宝莲图最擅长的就是防御这种对神魂能造成损害的东西,因此,此间寒意虽然厉害,但对楚天却是造不成什么致命的损伤。

    这里的寒意对宝莲消耗速度陡然加剧许多,其上的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暗淡,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几多金莲消散。

    当所有宝莲消散之时,神魂将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周围冰流的威胁之下。

    因此为了保险起见,楚天行走没几步,便是找到一块地方坐下,微微闭上双眼,开始观想逍遥图,神魂仿佛由仙鹤驮着在广袤天地之间逍遥而笑,神魂状态迅速修复。

    每当有宝莲被消耗掉的时候,都会有新的及时补充上去,维持着水天世界防护的稳定。

    过了不一会儿,楚天就清楚的察觉到,虽然这一层的危险性比之前的强烈许多,不过他能够神魂三分,同时观想宝莲图、逍遥图和炼狱图,永动机模式已经开启,是以此间环境对他来说不成问题。

    逍遥图功效非凡,补充宝莲的消耗绰绰有余。

    楚天略作沉吟,又是分出神魂去观想炼狱图,以狱火来提升精神修为。

    当楚天闯入第七层,并开始适应这里的环境时,第六层内杨思思的嘴巴还在微微的张着,清澈的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身处冰玄塔修炼,她最明白此次塔斗的难度,就连这第六层,她也是经过上次的挫败,对这里的环境有了了解,加上修为进一步突破,才敢重新挑战第六层并获得成功。

    能在第六层适应下来,就算是她的极限了,纵然她再怎么胆大,也不敢仿效楚天的这个行为。

    因为她隐隐预料到,如果自己冒然闯入第七层,很有可能瞬间都出现难以修复的伤势,虽然返回的光圈距离传送的位置一般都不会太远,但她不敢冒这个风险。

    “第七层不是大念师修行的地方吗,他怎么就敢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杨思思虽然第一次参加塔斗,但她乃是穆大师的亲传弟子,在协会里当然有不少人愿意与其结交,在塔斗开始之前就有许多人向她说明情况,因此即便没有刻意了解,但对此塔的情况已是掌握的**不离十了。

    “不管了,这家伙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出了事正好。当时在灵风镇他又不知我的实力,算是救我一次呢,希望别出事啊,哼,他骂我没教养,我才不管他呢。”

    一时间,杨思思无比的纠结,抬起玉手在自己的脑袋上胡乱揉搓了一会儿,直弄得鬓发凌乱、形象不整,旋即又想,不管楚天有没有危险,她没实力闯入第七层,又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不去想。

    这么想着,她焦躁的心情竟然渐渐的平复,摒弃了乱七八糟的念头,凝神屏息,重新进入修炼状态中。

    当楚天离开第六层的时候,周泰、腾笙歌和林芸也是察觉到这一点,纷纷睁开眼来,皆是露出震惊之色,除此之外,各自有着不同的想法。

    周泰在敬佩的同时,觉得楚天玩太大了,可别出现什么情况才好。

    在这冰玄塔里,外面人们对塔内的了解极其有限,只能通过冰玄榜单上极其有限的信息来了解情况,即便是如穆大师、辰大师这样的念宗强者,也无法将感知深入到塔内,因此若是塔斗者真作出不自量力的举动,后果完全自负。

    林芸则是有些担忧,她和楚天虽然接触不多,但楚天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求知欲强、学习又勤奋的弟弟,对楚天不无好感,心里难免会挂念。

    她自认天分也算不错,但此次塔斗难度明显远胜之前,即便是她在挑战第六层时,也曾失败过一次,可想而知其中的难度,楚天以区区二级念师的修为,胆敢闯入难度倍增后的第七层,这种行为用疯狂这个词语恐怕都不足以形容了。

    在正常情况下,冰玄塔的一二层是供一级念师境界的精神修行者修炼的,三四层供二级念师修炼,五六层是三级念师,七八层就只有大念师才能进入了。

    第九层较为特殊,平常一概不开放,但冰仙城陷入危机之时,也会开启,历史上某次有敌国侵入天罗国,通过边境的镇北郡直下百灵郡,当时会里就开启了第九层,派天分最高的一位大念师进入,当那位大念师再次出现时,就已经是念宗强者。

    但是第九层极为的危险,即便是大念师中的佼佼者进入,存活的几率也是极低,因此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人愿意进这种地方,就算有机会突破原有境界,可存活率简直地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根本就没人愿意冒这种风险。

    就算是平时的时候,第七层也是唯有大念师才能进入,更别说难度倍增的此次塔斗了,一个二级念师刚闯第七层,那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小天平时也很正常啊,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怎么这节点这么不要命。”

    林芸大惑不解,她与楚天相交不深,直了解楚天性格的一方面,却是不知在楚天斯文有礼的外表下,潜藏着一只可怕到令正常人无法想象的猛兽。

    这内心的猛兽平时在沉睡,可一旦面临能让人热血沸腾的挑战,亦或碰到致命危险之时,这猛兽就会复苏过来,向外界展露它的锋芒和狰狞。

    一番担忧之后,她无奈的轻摇螓首,显然对楚天的玩命举动难以了解。

    而在第七层,楚天把三张图同时观想,开启永动机模式,即便在第七层的恶劣环境中,也是逐渐的适应了下来,一面修炼,一面抵御着冰流的寒意,一面修复着精神状态。

    这一天夜晚,冰玄榜刷新出来的时候,自然又是造成了轰动。

    楚天的排名已经将腾笙歌反超,名列第三,尽在韩君笑和周泰之下,身处的方位赫然写着第七层。

    周泰名列三英七杰,在整个百灵郡都是大名鼎鼎,但在此次塔斗中却败给了楚天,虽然名次依然领先,可任谁都知道,第七层和第六层差距巨大,只要楚天能多坚持几天,赶超周泰只是时间长短的事。

    当然,也有不少人质疑楚天能否在第七层待得长久,比如华云一流更是酸溜溜的想着,或许楚天只是运气好,因此才能有这般成绩。

    但是,这也就想想罢了,华云可不会将其付诸口头的,他的宿敌侯勇就在附近,认真说起来他还欠对方几声狗叫,若是他在讥讽楚天给侯勇听见了,让他把那狗叫给现行兑现了,那该有多尴尬。

    穆大师更是盯着楚天的名字笑得那叫一个奸诈,辰大师何等敏锐,自然看出他是因楚天而发笑。

    今晚情况变动的只有楚天,其他人没有大变化。

    辰大师心中狐疑,人家楚天取得了好成绩,和你穆老哥有什么关系,闯入第七层的又不是你的宝贝徒弟思思。

    她不知穆大师和楚天有收徒的约定,故有此想,算不得例外。

    又过了一天,冰玄榜上楚天的那一栏,依然写着身处第七层,排名超越了周泰,排在第二名,由此可见修炼效果之喜人,果然不愧是第七层。

    这个名次仅在身处第八层的大念师韩君笑之下,自然又是引起了一番哗然之声。

    华云对此难以置信,这实在是把他的三观都给彻底颠覆了。

    就连他一向敬仰的藤师兄都只能闯到第六层,可楚天和他一般的修为,就能在第七层坚持下来了。

    这是何等妖孽的天赋啊。

    寒风吹拂而来,华云眼露惊恐,身躯剧烈的颤抖,宛如风中残烛一般,恐惧在他心底无声无息的蔓延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