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骂出来的情谊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华云扬脖大叫,脸上满是对作弊者的不屑和愤慨,心里则是暗自释然,甚至有种感激涕零的感觉。

    当楚天超越腾笙歌,华云整个人都崩溃了,恐惧了,楚天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做到这一步,让他发自内心的恐惧。

    在这种恐惧之下,他在精神修炼上会丧失以往的锐气,恐怕终生难以踏足更高的境界,用句通俗的话讲,就是产生心理阴影,或者说是心魔。

    如果不克服这心魔,他无论进行锻魂,还是习练术法,都只能事倍功半。

    可若是楚天作弊的话,这心魔自是不攻自破,因此,为了自己,华云宁愿对作弊这个观点深信不疑,并称为其最忠诚的拥护者。

    “原来楚天是靠着作弊才能闯入第八层的,这实在是太好了,苍天终归待我不薄。”

    华云脸色数变,终于化作满脸劫后余生的喜悦,双目竟然有泪水沿着他的脸庞流淌下来,连忙微微扬脸,泪流满面,在月光的映照下释放着亮晶晶的光芒。

    他身边的那些人本来有些迟疑,但四周相信楚天作弊的人越来越多,人大都是跟风的,因此观点难免出现动摇。

    何况明眼人都看出楚天身上的精神波动进步着实有限,与第八层神奇的修炼效果比匹配。

    再说,区区二级念师能闯入第八层本来就很可疑。

    因以上种种缘故,众人的观点也大都倒向楚天作弊了。

    楚天来到穆大师等人面前,穆大师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却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过去,听到四下里的那些议论声,唇边略微勾勒出讽刺的弧度。

    辰大师也是似笑非笑。

    至于后面的陶槐、张霞和柳魁等大念师强者脸色大都惊疑不定,特别是内心最想看楚天出丑的的柳魁也没有露出什么得意的表情来,也是狐疑的盯着楚天看了又看。

    虽然感觉上楚天的神魂气息几乎没有多少提升,但总觉得那个地方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却又说不上来,这种互相矛盾的感觉让人难受的想吐血。

    穆大师冲他微微点头,柳魁招手让他过去,楚天站在他的身侧,两人都没有说话,柳魁口头上也没有如以往一般讥讽什么,目光扫了楚天几眼,其中并没有轻视之意,而是含着些许凝重。

    在塔斗结束后,会对前十名进行勉励性质的奖励,因此需要留在协会高层的身边。

    这一点是常识,楚天参加冰玄塔之前,心里自然清楚。

    又过了会儿,一道身影从出口走出,身形瘦削,相貌看似普通,一双眼睛却是神光内蕴,唯有层次到了相当境界才能看出此人的不凡来。

    不同于一般的念师,精神修为到达大念师境界,其身上的气息不是普通人能瞧得出的。

    众人看到他时,他的粉丝们欢呼了一声,但因为楚天先一步出来,大家都还在想着楚天“作弊”这件事,这欢呼声比起以往总觉了少了点什么,热闹程度有所降低。

    不过陶槐、柳魁等同境界的人瞳孔不由得一缩,感慨声不禁在各自的心里升起。

    韩君笑更强了!

    韩君笑并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淡定从容的走到穆大师等人之前,行礼过后,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而后步行到他的身边等待。

    然后是周泰、腾笙歌等人,再然后是林芸和杨思思,他们出来时,均是望了公布冰玄榜的石碑一眼,当看到楚天的一栏上写着身处第八层时,再一次被震撼了。

    他们本以为楚天能闯入第七层就已经是极限了,却是不曾料到对方的真实战绩是第八层,与协会里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名韩君笑并列。

    韩君笑以往在协会里修为超出旁人太多,以至于都没有了对手,孤独寂寞无人敌,此次塔斗中,终于是遇到了一位能与其抗衡之人了么。

    但是,当他们走近楚天时,眉头微皱,脸色变得精彩起来,可以说各有特色,异彩纷呈。

    周泰和林芸有些担忧,望了望楚天,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交浅勿要言深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虽然经过接触,两人都觉得楚天为人不错,但总体来说,与其也不过相识了才月把时间。

    使用了某种手段闯入第八层,没有获得多少实际利益,只为了成为名不副实的冰玄榜前十,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杨思思也是偏过小脑袋望了楚天一眼,暗自想道:“你真的作弊了吗?”

    按说她和楚天有过间隙,这时候应该高兴才对,但不知怎的,她总归是高兴不起来,心里反倒是有着淡淡的烦闷。

    她是个挺记仇的女孩,始终记着楚天骂她没教养那件事,这一月来两人同在穆大师居处修行,修炼室和宿舍都距离挺近,因此抬头不见低头见,见到的时候她总要冷嘲热讽楚天几句。

    刚开始时楚天为了顾全大局,还能忍受几次,但后来发现这丫头太没节操,每天都能骂他好几次,就不再忍受了,口中也是对其不阴不阳的冷嘲热讽起来。

    杨思思骂楚天不绅士了,没气度了,和女孩子斤斤计较很没品了,楚天得知此女乃是郡守府的小公主,自然不会像刚认识她时一样骂对方没教养,而是说不淑女了,发育不健全了,小心以后嫁不出去了。

    当然,这也是楚天和她接触久了,觉得这丫头片子不似那种背后会告状的人,只是嘴上厉害罢了,实际上不会作出太过分的抱负举动,最多是小恶作剧而已。

    否则,她的身边可是跟着一位凝丹境强者,若是发句话,收拾自己还不跟吃掉一碟小菜一样。

    有时杨思思和朱明臣在一起的时候,也会碰到楚天,起初思思继续日常的谩骂,不过楚天虽然胆大,却没有头铁到当着一位凝丹境强者的面口头攻击他保护的人。

    不过思思见他没回应,以后和朱明臣在一起见楚天的时,就不再谩骂了,大概也觉得没意思,只有朱明臣不在时继续这件日常事宜,楚天没有了忌惮,自然也反唇相讥。

    碰到思思这种姑娘,楚天也没法子,只得将素质随着她降下去了,不过对骂过后,楚天心里也不怎么生气,相信对方也是转身即忘,丝毫没放在心上。

    两人在这种对骂的情形下,情谊不知不觉紧密了许多,楚天对杨思思也不如刚得知其身份时拘谨。

    “你虽然不绅士,又没品,除了有点小帅外一无是处,但也不至于做出作弊这种事吧?”

    杨思思不由凝视着楚天,水汪汪的眸子里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楚天目光不经意对望过来,看到这种忧伤,还疑心自己眼花了,忙抬手擦自己的眼睛,这丫头还会露出这般神色,他一定是眼花了。

    杨思思轻啐了一口,别过头去,整齐的头发遮住侧脸,不再给楚天看,楚天也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而腾笙歌则是满脸的鄙视,暗自为自己在塔内对楚天的忌惮感到不值,他原本以为碰到了劲敌,不料却是个作弊的孩子。

    随即其他的选手也是各自出来,第一时间望了一眼榜单,看看自己的名次,再看看前十的名次,有不少人将目光落在楚天身上,或多或少含着不屑之意,楚天身上的精神波动感觉上并没有提升太多,比他们也不强,却难名列前十,自然人人不齿。

    其他几个前十选手大都是老人,各自来到柳魁的身边,和韩君笑、楚天他们站在一起,目光扫向楚天时,不禁含着不屑,还有种极为浓郁的战意。

    根据传出来的情报,三天后就要初步定下选手了,楚天只有区区二级的修为,却靠着作弊的手段取得了第二名的宝座,这么好的香饽饽,又要去哪里找?

    若能将之击溃,那代表冰仙城参加玄阵源争夺的就是自己了。

    对这些宛如疯狗看到肉包子一般的垂涎目光,楚天处之泰然,脸色不改,却让其他几人更是不爽,暗自发誓要在名额的确定时秒杀楚天,让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待塔斗者们全部出来,冰玄塔进入关闭后,穆大师开始了讲话,对大家在塔斗中的表现予以肯定和勉励,最后,给前十奖励了一些灵值,供十强选手在交易区选取东西。

    最后,穆大师公布了确定玄阵源名额的时间,即是三天后清晨某时,期间任由选手们调整状态,养足精神以便进行名额的争夺。

    三天内,楚天继续赖在蓝晶修炼室内修炼不辍,期间也去交易区淘宝,经过慎重考虑,他将前段时间习练的魂盾术、风灵术等法门的二星升级版全部购来,又卖了些其他的药物补充储备,将灵值用的干干净净。

    日出月落数次,转眼就来到了名额争夺那天的清晨。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