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取胜
    楚天击败成玄,他所在的通道开始异变,不远处便可望见一座祭坛空间。

    他身子一闪,出现在祭坛的旁边,手掌一握,那面代表冰仙城的战旗出现在掌中。

    随即,将战旗插入祭坛上面的槽子里,分出一小缕心神在外,闭上双目凝神进行引导。

    楚天一闭上双眼,就清晰的感觉到随着引导过程的进行,时间每过去一分,战旗和祭坛的联系就紧密了一分,可想而知,如若坚持满十分钟,祭坛就会彻底打上冰仙城的印记,玄虚门就会判定己方获胜。

    如此就能使冰仙城获得玄源晶,他自己也就通过了穆大师的考验。

    由于成玄的落败太过突兀,知道楚天将战旗插入祭坛,大家才反应过来,一阵沉寂后,诸多席位响起了欢呼之声,少量来自炎仙城的人如丧考批,脸色比哭还难看。

    虽说楚天能击败君寒鸦很让他们惊讶,不过其与成玄一战之中,始终处于下风,表面上没有半点翻盘的机会,最后输的也是莫名其妙,其凝聚的土盾一直都很稳固,最后却出了问题导致被秒杀。

    虽说在场的有冰仙城和炎仙城的诸多高层,还有总会一行,这些人无不是感知极其敏锐之辈,如若这场战斗是在外界进行,他们一眼就能看穿楚天的战略,偏偏在里面却是不行。

    灵器级别的宝贝,虽然具备灵性,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神奇功效,不过正因为有了自我意识,有的事也不会以主人意志为转移。

    比如这玄虚门,当选手们在里面比试时,遮蔽了外界所有人的查探,就算是其主人,也没办法知其详细,这东西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或许是制作者对选手*的一种保护。

    玄虚门的隔绝之下,即便是神通广大的井长老,也不能看透楚天,只是凭借丰厚的经验隐隐猜出一些,却也不能确定。

    “难道此子如此频繁的施展电蛇攻击盾牌,是存了从弱点入手的心思,因此才不断发动攻击,这样成功的几率比较高。只是他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井长老眉头皱起,星眸里闪烁着思索的光芒,口中喃喃自语。

    以他的见识,自是知道任何术法都有弱点,但只有实力相差过大,才能看出这弱点的所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基本不可能清晰察觉,就算修炼有瞳术,要看穿成玄凝聚土盾的弱点,那也是不可能的。

    越是高级的术法,要将其看穿就越难,成玄这面土盾可不简单,同级选手要看穿几乎不可能,这太违背常理,因此井长老压根就没往这个方向想。

    思来想去,总不十分明白,井长老只能将原因归于楚天运气太好。

    依照瞳术不确切的观察,对土盾进行狂轰乱炸,就把盾牌给瓦解了,这份运气足以用逆天来形容了。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自然界最普通的沙和花尚且如此,更别说繁复的术法,任何术法若是放大了看,都近乎无穷无尽,要在其中找出节点,将其整个瓦解,难度可是不亚于大海捞针。

    就连井长老也没料到,楚天这可不是运气逆天,而是血妖瞳本来就能准确把握到这土盾的节点,海量银蛇的狂轰乱炸本是为了欺骗成玄罢了,不想却将在场所有人都骗过去了。

    由于战局转变的太突兀,当楚天将代表冰仙城的战旗插入祭坛之时,穆大师脸上依旧充斥着无奈,霍大师得意的狂笑声依旧没有停止。

    “哈哈…”笑了一半,霍大师突然醒悟过来,仿佛一只年老的公鸭被人扼住喉咙一般,再也笑不出来。

    而穆大师则是露出狂喜之色。

    霍大师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感应,重新闭上双目,旋即颇为焦躁的睁开,闭上再睁开,睁开再闭上,如此反复足足三四次,才满脸沮丧的张开眼来。

    原来,并不是他感知出现了问题,而是成玄他确实败了。

    霍大师瞥见成玄一脸不可置信的呆在原地,呆如木鸡,连从自个儿席位上跳到其上前,用双手抓住其衣领,捡起提起,含怒大声吼道:“你怎么输了,啊?你为什么会输?”

    赤红的头发在他脑后如烈焰般熊熊燃烧,仿佛他此时此刻的糟糕心情,只想把能看到的一切都焚烧殆尽。

    霍大师他抓狂了。

    成玄脸色再没有往日的和煦笑容,即便落入暴怒霍大师的手中,也是一脸的呆滞之色,在霍大师的狂吼之下,目光中有了一丝神采,口中又重复了一遍霍大师的问题:“我为什么会输?”

    “对,就是这个,你为什么会输?”霍大师老脸上露出如同被瘙到痒处的喜色。

    “我也想知道啊。”成玄哭丧着脸说道。

    霍大师强行忍住想把手中人掐死的冲动,控制自己丢开双手,不再去看他,否则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压制住情绪的暴动。

    “废物,自己施展的土盾都会出差错,太不靠谱了。”霍大师心里这般想着,脸色铁青。

    “哈哈哈哈。”穆大师得意的狂笑,虽然他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结果很梦幻,楚天赢了,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再出意外的话,此次玄源晶之争定然会以己方胜利告终。

    穆大师笑罢,也是闪身到霍大师和成玄的面前,手掌一握,一把卖相不凡的法杖出现在掌中,火上浇油的说道:“霍老头,你刚才说是要和老夫赌对吧,如果你们能赢,老夫就把这东西给你,如若老夫赢了,你打算拿出什么宝物呢?”

    霍大师冷哼一声,一甩衣袖,不理穆大师,也不理成玄,自个儿返回席位。

    穆大师一面摆弄着法杖,一面随之返回,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嘴里哼着小曲儿,显然心情极好。

    “不对,那小子哪有这么大的能耐,一定是我自己施展的黄金圣盾术有问题,恩,回去后有必要认真自查一下,定要把问题找出。”成玄暗暗打定注意,起身向选手席位走去。

    腾笙歌讥讽的望着他,虽然这阴险的家伙击败了他,不过却是被楚天给打败了,倒是帮他报了一箭之仇。

    成玄心事重重,竟然没看到这讥讽的目光,径直走回己方那边。

    观众们在惊呼之余,也是升起敬佩之情,林芸、葛青云等人都是感慨,如若换作他们和成玄对战,定然不是对手,虽然楚天最后能取胜有运气成分,但之前能在陨石的攻击下坚持那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场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楚天的胜利也使赵江、霍宝娇两人着了急,加大了攻势。

    赵江实力本略逊于周泰,一心防守还有,一转为强攻,顿时迭遇险情,差点没被趁其不备近身的棕熊一掌淘汰,只得老实了下来,将傀儡野猪召回身前,重回防守状态。

    周泰的反击让其明白胜利已经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最明知的做法就是保证不败,否则若跟成玄、君寒鸦一样被淘汰出去,那就太丢人了。

    见他认清楚了局势,周泰倒也没有得寸进尺,对方都不急,他更没必要急,楚天已经将己方战旗插入祭坛,只要他这边一直拖下去,形势就是对他们有利的。

    霍宝娇那边倒是极为不甘心,她和杨思思为此次战斗立下赌约,如果输了损失宝物且不说,丢了脸面也是高傲的她极不情愿的。

    因此,她施展出各种各样的强攻火系术法欲打破僵局,不料这会子思思却不愿与她拼命了,一面将冰盾立在身前,致敬对面成玄的龟缩打法,一面不住施展冰系术法来减速牵制。

    受到冰系牵制法门的影响,宝娇的施法速度和移动速度都大幅削弱,思思舍弃了攻击,将全部精力都用于施展牵制术法,效果是十分惊人的。

    诸系术法中,冰系向来以擅长减速牵制知名。

    这般纠缠之下,时间终于接近了尾声,十分钟的时限即将过去。

    冰仙城的观众们激动万分,双目微闭,口中开始了倒计时。

    “十九八七…二一零。”

    当零字响彻于诸多席位上空之时,祭坛空间消失,一切场景化作虚无,唯有代表冰仙城的旗帜无限放大,飘扬在每个人的心里。

    同时,一道道光华将选手们逐个传送出玄虚门,悬浮空中的玄虚门关闭门扉,旋即缩小到正常尺寸,飞回到裁判的手中。

    最终冰仙城取得了这场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