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不知道怎么拒绝女孩子
    虽然“须臾劲”初成,但楚天并不满足,喃喃自语道:“这威力可完全无法跟光头壮汉相比。”

    此功由此人使来,拳劲如山,三重叠加,才能发挥出抗衡四品武学的威力,他还差得远,仅能轰出一重力道。

    楚天略作沉吟,打开武学反复观看,到第三次时,才发现光头壮汉跟他施展“须臾劲”的细微差别。

    两人的出拳角度、蓄力方式、攻击轨迹都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唯一迥异之处在于,当拳头击中树干后,自己是瞬间爆发全力。而壮汉的爆力方式颇为独特,在爆力的同时,还始终保持着蓄力的势道。劲力一重重发出,持久坚韧,层层增幅,却也是短短一瞬间完成的。似放还收,在放和收之间,蓄力和爆力间形成奇妙的张力,充满一种怪异的美感。

    很明显,只要掌握这种爆力方式,“须臾劲”就能完全完成。

    可是,这种技巧是光头壮汉身经百战才掌握的,说来简单,掌握起来却无比艰难。

    这种结果楚天并不甘心,拧身挥拳继续修炼,直到夜幕来临方停下手来,坐树下一方青石上略事休息。现在一重力境界他已熟练掌握,随手都能发出,却始终无法再现壮汉那种独特的拳力。

    “少爷,该吃饭了。”他循声望去,不远处有一道倩影俏生生站着,原来是小月。

    楚天暗自寻思,看情况再练下去也没什么效果了,还不如休息一会儿,劳逸结合嘛。

    也对,仅修炼一天,能将此功入门已经很不错了,人不能太贪心。这么想着,他答应一声,跟着小月回家。

    “少爷,练功也要注意身体啊,前两天看你很痛苦,那种损人的功夫还是不要练了。”小月大胆劝谏道。

    她跟楚天待得久了,名为主仆,实则与亲人无异,又深知楚天从不仗势欺人,才敢直言进谏,若换个不知底细的主子,她才不会如此劝说的。

    果然,楚天见怪不怪,只宽慰道:“没关系,那个已练完了。”

    “那你以后别再练危险功夫了。”小月兀自不知足,又补充一句。

    “好的。少爷答应你。”楚天信誓旦旦,肚中却在腹诽,惧怕痛苦、不行险事,又怎么修炼呢,成就强者更是空谈啊。

    不过,这种话他当然不会说出口,先答应了再说,到时候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对女孩子,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小月这么做也是关心自己,何必拒绝让她伤心呢?何况她容貌娟秀、性情温婉,更重要的是,做饭还很好吃。想到这里,楚天食欲大增,口中垂涎三尺。

    说道做饭,小月似乎天生就有一种把饭菜做得格外好吃的能力,色香味俱全不必说,精通各式菜肴也无需谈,最大的优点是,再简单的素材经她烹饪后就会变得与众不同,哪怕是野山果、豪猪肉、白菜豆腐这类最常见、最朴素的东西,经她巧手一过,出来的就是上得了厅堂的美味佳肴。

    美食这东西就是这样,不想还好,越想越饿。想的多了,楚天肚子都开始咕咕乱叫,越走越快,显然他的胃早已饥渴难耐了。

    “少爷,等等,等等。”迷蒙夜色中,小月挪动小碎步,竭力追赶主人,直累的脸色微红、娇喘吁吁,差点没把身上长裙撑破。

    一顿精致、丰盛的晚餐后,楚天靠在椅背上,心满意足摸着略有些鼓胀的肚皮,看小月忙碌着收拾碗筷杯碟,放空心神享受珍贵的居家时光。

    稍歇片刻,楚天起身出屋,到院中修炼旋风掌,须臾劲破坏力太大,故不便再家里施展。

    练功直到深夜,他回屋睡觉,打算养好精力明日再来。

    楚天拖着疲惫身躯进入被窝,放下心事慢慢进入梦乡。

    次日清早,楚天刚打算出去练功,一声怒吼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楚天,滚出来!”

    嗓子沙哑如同公鸭,听得出来是楚赫的声音,叫声中似乎充满仇恨,很容易想象出他在喊话时,必然是咬牙切齿、怒发冲冠的。

    楚天琢磨着,这货明知道打不过自己,还敢上门挑战,定然找来帮手了,不过他的修为、武学都是日益精进,艺高人胆大,并不十分畏惧,出屋穿院朝外面望去,整整十几名族中少年堵在门口,个个面色不善,这都是楚赫叫来的帮手。

    他见状冷笑道:“怎么,打算群殴啊?”

    “就凭你也配?”楚赫倒是想群殴,不过他要是敢这么做,别人不说,他老爹恐怕会把他活活打死,最轻也要弄个半残。一向注重声誉、爱惜羽毛的四长老怎能容忍儿子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楚天脸上笑容更加浓郁:“莫非前番切磋族兄觉得不过瘾,还想再比一次?”

    “你……”楚赫光天化日被揭开伤疤,气的想吐血。

    “既不群殴,又不单挑。来此何为?”楚天怒喝一声,浑身元力爆发,一股强横气势扩散出去,这些寻事的人本来面目凶狠,此刻均露出几分忌惮,楚赫闻言更是连连后退,生怕又被别人打晕,真不能再丢人了。

    来客虽多,却皆是面带畏惧、身躯颤抖,唯有当中一人始终面色如常,哪怕见楚天一怒之下几乎镇压全场,心中暗赞一声,脸上却保持着素来的冷漠,周身同样有着强大元力爆发出来,硬生生将楚天营造的气势打断。

    场中两股气势交锋,同样年轻,却风格迥异,互相压制之下竟呈分庭抗议之势,谁也折服不了谁。

    这位少年面容稚嫩、十分年轻,和楚天相差无几,他虽年轻却已出落的相当英俊,只是寡言少语太过冷淡了些,却更彰显出一种特立独行的气质,仔细看去,眉眼竟与楚赫略有几分神似。

    此人正是楚歌,乃是四长老幼子、楚赫胞弟,更是今年启灵仪式发掘的唯一玄脉高级天才。

    “短短几日,单凭黄脉中级资质,竟能修炼到练体三段,不得不说,族弟做得相当不错。”

    目前,楚歌本人有练体四段的修为,但为此四长老可是下了血本,更消耗好几样珍贵典藏。同样的时间,这楚天竟然只跟他差一级,以他这种资质,就算有父辈鼎力相助,那也是颇为难得了。

    “你现在投靠我,跟楚赫的恩怨一笔勾销,我保证你在这帮人中地位仅在我之下。”楚歌慷慨给出许诺。

    “小歌,你……”楚赫闻言急叫出口,这样下去他的仇可怎么报?

    “恩。”楚歌拿阴冷目光刺向兄长,楚赫好像被利刃加身,身躯不住颤抖,他素知弟弟性格,见状不敢多言。

    “考虑好了没有,我这可是很诚心的邀请。”楚歌重新看向楚天,一向冰冷的脸上竟是含着些许期待。

    其他人不自觉露出难掩的羡慕,这小子走了什么运,竟得楚歌大哥这么看重,真是羡煞人也。在他们这些人里面,楚歌年龄最小,但无论看家世还是资质,都当得起老大。

    在楚歌略显期待的目光下,楚天慢悠悠的说:“我相信你的诚意,但是我没有当别人小弟的习惯。”

    他从小志向高远,誓成绝世武者,又岂会当别人的什么小弟。别说楚歌是所谓玄脉高级资质,就算有地脉、甚至天脉在此,也休想让他俯首称臣。

    身为武者,当有一身傲骨!

    仿佛很意外受到拒绝,楚歌先是惊愕,旋即脸色阴沉下来,浑身元力开始暴动,缓缓向楚天压迫而去。他性情高傲,极少求人,但说出来的话断然不许别人拒绝。

    除楚天外,在场众人匆忙倒退,纷纷远离楚歌,很快以楚歌为中心十数米范围形成一个空地。

    此子当真胆大包天,咱们还是离远一点,免得祸及池鱼。这是在场大多数人心中的念头。

    楚天却仿佛没看到周边情形、没感受到楚歌元力压迫一般,再次挑战众人的极限:“另外,咱们应该差不多大吧。小歌。”

    闻言楚歌面色陡然烟到极致,竟似显得有点扭曲。

    “好,很好!”强行压制下脸上的狰狞,貌似平静的话语从楚歌口中说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平静下面隐藏的怒火,好像火山下面的岩浆,就算百年不爆发,也断然不可小觑了,不然侵犯者必将被滔天熔岩烧成灰烬。

    场上渐渐聚集起很多人,刚开始只有冲突双方言语交锋,然后附近的杂役陆续过来七嘴八舌议论,有好事的子弟过来观战,也有心系后辈的长者亲临现场指指点点。

    后来,不仅附近的族人到场,甚至远方都不断有人赶来看热闹,最终,观众密密麻麻,大致数去竟似不下百人。

    上百人视线交织,火热中含着期待,众目睽睽下,楚天和楚歌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