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觉醒
    树木密集、蓊蓊郁郁的雪松林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竞相追逐,狂奔过程中带起的劲风,席卷林地的落叶和尘土,不少小动物受到惊吓,拼命向远处逃窜。

    前方楚天汗如雨下,大口喘息,却不敢稍作歇息。冰息熊紧跟其后,距他仅数十米之遥,这点距离以此兽速度简直眨眼可至。

    后方不时传来暴躁怒吼声,楚天心惊胆战,若被追上下场可想而知。

    楚天身法全开,沿来时道路往回逃窜,雪松森林深处危险怪物无数,胜过此兽的也并不罕见,如果往里走死路一条。他又是按照记忆中的安全路线逃脱,因此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途中楚天曾碰上几波狩猎者,但萍水相逢别人不会冒险相救,纵有几个试图帮忙的,看到冰息熊后,就摇摇头躲得远远的。这些在外围狩猎的人实力都不甚强,后期妖兽并非他们能够染指的。

    此次历练虽然有十几支楚家的队伍,但雪松森林幅员辽阔,人一进去就分散开了,想在如此广袤的地带找到彼此,可谓大海捞针。

    要摆脱追击,不能奢求别人救助,所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后面忽有寒气袭来,脊背感到丝丝凉意,楚天想都不想,身躯仿佛被人牵引,毫无征兆往侧面一闪。

    一道白线如蜿蜒银蛇,从地面极速绵延过来,途径原本位置击中前方雪松,大半截树干凝结层冰晶,银蛇所过处,无论是草丛、泥地,还是岩石都覆盖上层冰霜,亮晶晶的很是好看。

    楚天一阵后怕,若非闪避及时,定会被冻住限制行动,被冰息熊赶上了,非被生撕了不可。

    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感叹的时间,因狂奔许久产生的疲惫,全被这一击给驱赶走了,精神亢奋,血液流速陡然加快,连逃窜的脚步都迅疾许多。冰息熊当然不肯放弃,如同疯狗盯上骨头,执着追赶不休……

    “轰!”

    冰息熊一巴掌扇过来。一番追逐后,距离越来越近,此时妖兽已能直接挥掌攻击了。

    楚天拼命下伏身躯,脸上却浮现出绝望,修为方面他原就比后期妖兽相差甚远,若非较擅长速度,又服用过暴元丹,恐怕连逃跑的空间都没有,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可是长时间持久高强度狂奔,体内元力消耗殆尽,丹丸药力逐渐消失,浑身精力近乎衰竭,这才被对方追赶上。

    现在他反应速度剧减,这一记又非常突兀,虽然竭力躲避,可人尚未完全趴下,熊掌已然临身,眼看就避不过去了。

    楚天身上肌肉忽变得兴奋,似乎沉睡野兽复苏,下伏速度无来由陡增,肥大熊掌几乎贴着头皮蹭过,却没能击中对方。

    趴下后,他顺势在草坪上打几个滚,势如狂风旋转,席卷下野草一片狼藉,拉开距离后起身继续逃窜。

    在其泥丸宫内,有神秘力量缓缓蠕动,额头随之突突跳动,整个人再次进入练习“须臾劲”时的玄妙状态。

    银色电流从泥丸宫内涌出,以脉络、血管为通道游走全身,血液流动陡然加快,被银电刺激到,肌肉兴奋的颤抖,甚至反射神经都变得敏感起来。

    楚天本已油尽灯枯,关键时刻却作出常态绝对做不出的惊人闪避动作,尽数躲过冰息熊后续杀招,数次摆脱必死之局。这更激怒了冰息熊,它气的不断咆哮,恨不得把对方撕碎。

    不过,两者间的距离依然在拉近。冰息熊庞大身躯遮挡光线,他整个人都被烟影覆盖,耳畔狂吼不断,随时都可能被赶上灭杀。

    值此九死一生的关键时刻,楚天竟然出奇平静下来,脑海中莫名涌现出一些画面。

    画中有一座无比古老的山脉,各种各样的风在山脉上刻画出风格迥异、甚至对立的痕迹,凶猛与平和的,锋锐与朴拙的,刚强与温柔的......

    这些是他进入神秘状态中,游览后山记忆下来的,当时只能记忆无法领悟。现在大脑似乎格外活跃,竟能通过回忆这些痕迹得到更深层次的感悟,能够运用于实战的感悟。

    接下来涌现的,是楚娟施展的剑法。同一门武学,自己手中是狂暴的,她用出却是绵密的。早在几日前,楚天就将楚娟所使消化完毕,但两种“旋风掌”难以融会贯通,距大成境界始终隔一层纸。

    狂暴和绵密只是两种风的特性,风有千变万化,当然不仅仅限于此……楚天银瞳亮得吓人,短短瞬间领悟许多东西,在风之感悟上可谓登堂入室。

    当然,他不可能把风的所有特性尽数表达,这远超一门三品武学囊括的范畴。但有了这层感悟,就足以施展大成级别的“旋风掌”了。

    楚天脚下微旋,毫无征兆转身,五指攒聚呈钻头状戳向对方面孔,势如骤风突起,貌似无心随意,实如匕首离开袍袖刺杀目标,不出则已,一出惊人。见状冰息熊不怒反喜,张开巴掌狠狠迎去,厚实熊掌上瞬间布满璀璨冰晶。

    “轰!”

    在巨大熊掌衬托下,楚天手掌显得格外瘦小,但接触瞬间却爆发出惊人势道,似霸王立马回枪,狠狠戳在熊掌上,其上晶层崩裂,冰屑四射飞溅,打他脸上硬凉生疼。

    受妖兽蛮力冲击,楚天身不由己后退数步,可这本在预料之中,并不沮丧,反而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

    “旋风掌”进入大成后,他似和对方有一战之力。虽说身体疲劳,可精神上却很是振奋,自觉状态绝佳,一心想和此兽比个高低。

    提起战意,楚天脚掌一跺,足下地面塌陷,像勇敢的战士一般,狠狠冲向冰息熊,临近时暴跳而起,高越其顶,双手相握,高举脑后,架起炮捶,陨石坠落般向此兽当头轮下,霸道无匹,难以言喻。

    如果是前一掌兵行诡道,那此招就是堂而皇之,一力降十会,让人瞧得明白却无从抵御。

    冰息熊身经百战,无需承受便知此招不凡,不敢怠慢,忙举起双臂保护头颅,臂膀上眨眼间布满坚硬的冰晶。

    “咚!”

    炮捶砸在熊臂上,冰晶防护层破碎,惊人波动自接触点爆发而出,楚天不由自主倒飞出去,冰息熊也不好受,像钉子被锤击,身躯下沉,脚掌陷入坑中,胳膊疼得颤抖,若非冰晶协防,恐怕当场就会重伤。

    “吼!”

    冰息熊一声怒吼,双腿奋力一拔,蹭的从坑中跳出,狠狠撞向楚天,势道悍猛、不可硬接。楚天步履交错,轻巧躲过,若化身无形无质的清风,牢笼再坚固也无法囚禁。

    激战中,楚天将感悟尽数融入战斗,时而如猛虎笑傲山林,时而如鸟舞轻盈曼妙,时而如大将持枪克敌,时而如刺客杀人无形……可以说,已将自身所学发挥到极致,可冰息熊更是打出真火,仗着修为、躯体固有优势,稳稳占据上风。

    即便如此,楚天以区区五段修为,竟能跟后期妖兽战斗到这种地步,就算失败,也足以自傲了。

    他却不满足于此,因为此战失败就意味着死,他还有太多事要做,绝不能在此处丧生。

    一番鏖战后,楚天渐觉难以招架,这很正常。若非他获得非凡感悟,能施展大成“旋风掌”,绝不可能抗衡后期妖兽。两者间差距实在太大,可以说毫无可比性。

    “还是打不过,毕竟是后期妖兽,不是现在的我能战胜的?难道要逃跑?”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楚天自己否决了,平常他算得开明之人,可今天状态异常,亢奋的不自然,莫名其妙的执拗,好像被冰息熊打跑是天大耻辱似的。

    这并不合理,却是他的真实想法,他不愿逃跑。

    “撕拉!”

    冰息熊速度陡增,突出一掌拍向对方,楚天处于神秘状态,自发做出闪避动作,却是慢一拍,前襟衣服被熊爪划破,胸口出现几道血痕,彻骨森寒通过伤口直入体内,他不禁打个哆嗦。

    楚天用手按伤口上慢慢抚摸,表情极端愤怒起来,银色电流在体内加速循环,脑海中神秘能量陡然膨胀,额前竟裂开个狭窄缝隙,露出地狱般的血光来。

    一股妖异恐怖的威压扩散出去,冰息熊本来面目凶狠,此刻竟像见了鬼一般,庞大身躯恐惧得颤抖起来,恐怖威压覆盖下,脚掌寸步难移,竟连逃跑都不能了。

    楚天抬手将掌上鲜血送至唇边,伸出舌头缓缓舔舐掌心,脸上泛起嗜血和陶醉,望向早吓得瑟瑟发抖的冰息熊。

    有些账,该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