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修炼阳刚劲
    楚天苏醒过来,放眼环顾四周,环境是简陋石洞,卷轴中的所有都不见了,这才明白已退出卷轴世界,意识重回现实中。

    缓缓长吁口气,他目光坚定起来,总有一天,他要修成绝世武力,仿效卷轴空间中的短发人,拯救同胞于水火之间。

    一抹浓郁惊喜,逐渐在楚天脸上绽放,阳刚劲的效果,在短发人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威力叫人中意。

    这还仅是第一重,若三重齐修,凝结阴阳印,恐怕在同阶中都堪称无敌。

    想到这里,他暗道侥幸,若非老狐狸提醒,差点错过这门武学。这人活得老了,就是精明些,人老成精,此言果然不虚。

    “嘿嘿,小子,总算明白老祖的英明了吧?”

    老狐狸得以洋洋地说,这个念头并没有逃过其感知。

    感受到楚天内心些许佩服,此老忘乎所以,满口吹嘘道:“老祖是什么人,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此番自卖自夸、厚颜无耻的言论,让楚天有种狂翻白眼的冲动,考虑到今后需仰仗此老,只得勉强忍住,努力做出洗耳恭听的表情。实际上,这种话他左耳进右耳出,一个字也进不到心里去。

    虽然楚天动作到位、演技逼真,但心中的不以为然被老人一览无余,止了口无奈叹息道:“不和你说了,小家伙真没见识。”

    无需心神进入玉佩,单凭想象,他都明白老家伙定是捶胸顿足、造作之至。

    老狐狸消停下来,楚天取出卷轴,反复观看数次,修炼方法了然于心。方微阖双目沉息凝神,待调整好身体状态,并不着急修炼,而是学着短发人的样子,煞有其事深吸一口气,拉磨般缓缓吐出,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态,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通过亲自尝试,他能清晰察觉,当深吸的时候,气息沉凝于丹田,体内浊气皆被压缩其中,旋即一次性吐干净,疲惫被祛除大半,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这法门虽然简单,效果十分不错。楚天暗暗称奇,继续下面的修行。体内元力略作沉寂,按照中年的示范,循着奥妙轨迹开始运转。

    元力运行路线繁复,但数次仔细观看、不断推敲后,大致了解其中细节,自然而然不费劲做出。

    刚开始,运转速度较为缓慢,进展尚且顺利,没有意外发生。可后来,运转加快浑身胀痛,血液沸腾起来,耳中嗡嗡作响。楚天只得停止修炼,此乃初次尝试,适当掌握就可以了,若伤了身体,反倒影响进度,那才得不偿失。

    接下来,他边看卷轴便修炼,反复比较与短发人间的差别,矫正错误完善自我。随着时间流逝,元力引导由生疏而熟练,运转轨迹渐趋完整,**的疼痛抗性不断增强。

    这一次,元力运转越来越快,状如风车旋转,周身气息沸腾,体内元力向左右分流,朝双臂汹涌注入。难以承受的剧痛,猛地从臂膀肌肉升起。楚天神经麻木,连忙停止动作,终于到这一步,算是大进展了。

    洞中望不到视线,但凭他的感觉,此时恐怕已是日落西山。

    换作普通人,经历整日匆忙,怕是要回家享用饭菜,一家团聚其乐融融。他却没有安逸的资格,娘亲被人强行带走,还等着人去接回。

    思来想去不觉想到娘亲,楚天用手背拭去眼中湿润,努力将嘴角上扬。无论现实多么残酷,可人,终究要笑着生活啊。

    此非多愁善感之时。他牙齿咬破嘴唇,咸咸的味道蔓延口腔,他渐渐镇定下来。

    待情绪平稳后,平稳情绪后,楚天心神进入容戒,从中取出个青红膏贴。虽然时日不短,依然有好闻药香萦绕。修炼须臾劲进行淬体时,曾拜托楚雨炼五贴虎血淬体膏,用去四贴,只是其一。

    将药贴敷在胸口,久违疼痒袭来,但楚天屡经磨炼,足以轻松承受。

    ……

    又是个明月夜,月光如水银泼洒,人们躁动停歇,心灵得到安宁。

    银辉照不到的石洞内,一道身影于方石上静坐,在明珠蒙光的映衬下,楚天面孔格外坚毅,身体一动不动,活似雕塑一般。

    他突然睁开眼来,伸手除去胸前药贴,附带药性被彻底吸收,身体得到强化。幅度虽不太大,可即将修炼阳刚劲,躯体的每一分加强,都弥足珍贵至关重要。

    先是反复观摩练习,对元力运转情况有全面了解,后经虎血经过一个药贴淬炼,肉身再次强化,无形中增加了成功率。

    楚天缓缓握紧拳头,眼中神色坚定,耗费这么久,此次必须成功。微闭双目收凝心神,沟通元气深吸缓吐,尽排体内积劳后,体内元力有序运转。到达每一个点,转速陡然加快,气息开始沸腾。

    见状他心里咯噔,关键一步要来了。

    一念未及,经脉中元力分成两队,分别注入双臂。汹涌注入下,臂膀肌肉膨胀,疼痛难以抑制。以楚天的定性,面部都有些扭曲。

    若在初次尝试时,这种痛感必然让他功败垂成,但现在反复尝试,又经充分准备,紧皱眉头坚守心神,待载体手臂适应后,精神渐定痛楚渐消。楚天为之振奋,加快注入进度。

    手臂胀大整整几圈,其上浮现出纯白色光芒,外观醒目威力内敛,看上去较短发人所使,差不了太多了。

    白芒照亮脸庞,一抹火热涌现楚天眼中,这重阳刚劲,可费了好大功夫练成,也不知威力如何?

    “我来试试。”

    楚天银瞳精光暴闪,猛地弹射而起,发足狂奔数步,附有纯白刚劲的手臂,悍然轰向入口垒砌的石碓,白光陡然大作,照亮石洞内部。

    “轰。”

    十数块大石爆裂,碎石雨骤然降临洞中,劈头盖脸扑面袭来。看这势道,一般武者碰上了,若身无惊人修为,都会被砸个灰头土脸、鼻青脸肿。

    漫天碎石雨中,楚天不慌不忙,脚尖轻点岩面,身影顺势后退,施展灵巧身法,避开大块石头,对准些许轻小之物,抬臂挥袖一拂,石沙簌簌而下,再难越雷池一步。

    待尘消雨霁,一地杂乱碎石中,楚天开心地笑了。此等苦修,可谓艰辛,但从自身进步中,能享受到纯粹的快乐,宛如小孩子获得心仪糖果。

    修炼之际心神专注,停下手来才察觉到,身上衣服均被汗水浸透,还有几处血斑,不知是淬身体所致,还是修武学所留。

    在峭壁附近小溪清洗污迹,换上干净衣物后,楚天发足在雪松林狂奔,故意释放强横气息,让周遭妖兽纷纷倒退。身法既全力催动,又无不开眼的拦路虎,赶路速度更胜来时。

    时值午夜,楚天步入静悄悄的院中,小月屋里灯火熄灭,想来熬不住睡了。倒不惊扰她,轻声推开房门,脱鞋上床拥被而眠,卸下疲惫进入梦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