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僭越
    “嘿嘿,嘿嘿。”贱贱的笑声传来,身处密室别无他人,自然是卖关子上瘾的老狐狸了。

    翻了翻白眼,楚天这次学乖了,先不开口,且等此老揭开谜底。这时候如果主动开口,反倒会被恶意戏弄,不如静观其变。这类人突出个贱字。别人求他说,偏不说,待不搭理他了,就耐不住寂寞,上来卖弄。

    果然,仔细欣赏下他脸上的懵懂,老狐狸得意洋洋解释道:“不知道了吧,此物并非普通青妖果,已经凝结出精华核心,应当称之为青核妖果。”

    “青核妖果。”楚天摸着脑袋念叨此名,依旧满脸迷惑。

    老狐狸嘿嘿一笑,楚天眼前便浮现出腹中景象,洗心果整个少了一半,中心一点精华暴露出来,色泽深青,珍珠大小,其中能量储备,不知道较别处大多少倍。

    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楚天心中暗想。

    “当然有,青妖果仅是普通三品灵药,而青妖核果,算得其中异类,在四品灵药中,都算极为顶尖的货色。”不待他发问,此老便先行开口,语出惊人。

    “什么,四品,还是顶尖货色?”楚天瞋目结舌,如此品阶的灵药,从未见过呢,没想到竟然无意中拍下,可谓占了天大的便宜。花费二百元石,原本觉得心疼,若拍来之物是四品灵药,怎么都算赚大发了。

    “两种灵药从外表上极难区分,此药生长在妖气旺盛之处,人迹罕至,一般人均不认识。若非老夫在此,在场恐无识货之人。”老狐狸耐心解释道,宛如私塾先生教会学童般孜孜不倦。可早点儿你干啥去了,楚天暗暗鄙视。

    “要是拍卖场的人知道是株四品灵药,被他们以不到三百的元石贱卖,负责人定会将手下的皮都拔下来,而后呕血三升剖腹谢罪。主持拍卖那小子还跟占了便宜似的,乐呵的不行。啧啧,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愚昧之人。”

    听了老人幸灾乐祸的解释,楚天恍然大悟,若非如此,此等宝物,定不会轻易落于己手。怪不得老狐狸非让拍卖下来,原来别有原因。

    “青核妖果和火叶灵莲,委实分不出高下,只能说各擅胜场。吸收灵莲药力,能铺平晋级蕴气境的道路。可若能消化此果的核心,你的精神力会有质变,说不定能突破屏障,成就念师之位。”

    听到这里,楚天乐的眉开眼笑,银瞳浮现出浓浓的喜意。

    自磨练精神以来,他简单了解念师一行,深深明白这个词的分量。精神修炼初期很难发挥出杀伤力,但念师完全不同,哪怕是普通念师,都足以媲美蕴气境。

    何况,鉴于念师稀少、手段不为人知,蕴气境武者碰到念师,都会心怀忌惮、退避三舍。如果楚天能成就念师,再碰到今天的情况,击败宋玉不敢说,但全身而退还是有把握的。

    “别高兴的太早,你以为这果核是好消化的?做好几个月的准备吧。”老狐狸一盆凉水泼下,浇灭楚天欲燃的小宇宙。

    楚天略作感应,青妖果实吸收一半,但果核一点儿没少,两者密度不同,消化难度迥异,便泄了气有些沮丧。

    “吸收此果药力,且不可过急,要循序渐近。先尽数消化核心之外,消化果核要有耐心,每一份药力都用在刀刃上、发挥最大效力。如此,晋升念师时,才不会精神匮乏、导致功亏一篑。”打击到位后,此老正儿八经给出建议。

    楚天不再多言,脸上浮现旺盛斗志。吸收此药成就念师,他势在必得。要迅速强大起来,绝不能如今日这般,将性命寄托于他人之手。望着眼神逐渐坚定的少年,老狐狸暗暗称赞。他就是欣赏此子身上这股韧劲。

    “小楚天开始修炼了,那么,我老人家也要加油喽。”这么想着,此老在玉佩上布置禁止,避免外界干扰,双手端着册子,专注于他心中的正经事了。

    随后的日子,楚天修炼生活与之前略有差异。每天清晨早早起床,打上几趟拳掌,旋即打坐吸纳元力、提升修为。下午带玄麟进入雪松林,他狩猎各类妖兽,磨练所习武学,所得换取元石,用以补充财力。玄麟自行活动,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每天夕阳下坠、红光遍林之时,楚天都会停下手来,到林中溪流处,用清水冲洗脏汗。游荡半日的玄麟业已归来,嘴里叼着五花八门的野味,带回家请小月烹饪。

    由于美食的缘故,玄麟与小月拉近距离,现在除了楚天外,最听此女的话,楚天不在之时,就随之上街乱转悠,遂成裂岩城一道奇景。

    每天夜晚,楚天闭门盘坐床上,开始吸收青妖果之药力。此事关联重大,若是顺利即可成就念师,片刻轻忽不得。果实部分,只花三天就消化完毕。之后吸收深青核心时,楚天才明白难道何种程度。

    尽管每日坚持不懈,可自获取此果之日起,时间已过去半个月,消化的能量还不到一成。这样看来,完全消化不知道猴年马月,想成就念师,就更难上加难了。

    刚开始,心中尚有遗憾,但时日一久,也就释然了。若念师仅靠灵药就能成就,那遍地都是念师了。

    令人惊喜的是,虽然吸收进展不顺,但泥丸宫中的精神力,比起先前可谓天壤之别。所能御使的物件,重量逐渐提升,原本只能驱动针类物件,实际杀伤可以忽略,仅能用作奇兵,现在就大不相同了。

    “嗖。”

    数道冷光忽从静谧夜色中掠过,噗嗤声接连响起,院中梧桐剧烈摇晃,青嫩叶子从枝头纷乱掉落。赫然望去,树干上插着七八个飞刀,刀身完全没入,刀柄兀自颤抖不止。

    这棵树算不得多硬,但要让这么小的飞刀没入,并非容易之事。且不说飞刀、匕首之类,哪怕是普通长剑,想直插至柄,也绝非泛泛之辈能为,除修为有成的武者之外,也就熬炼气力的大力士能够办到了。

    眼前一幕,既说明了飞刀的锋利,又展现出精神力的强横,虽然远没到成就念师的地步,考虑到他的年纪,已算非常难得了。

    台阶前,楚天渊渟岳峙、负手而立,一阵风来衣袂拂动,端的一副高手气派。脸上浮现的狂喜,代表还是个少年,他深深沉浸在近来精神力的进步中。

    和武道相比,初习精神时,作用微乎其微。哪怕进入御物境界,也仅能代表一种潜力,作战用途几乎没有。族比决赛上,借着御针击败楚毅,实是精心布局的结果,若对手稍微留手,就能随意击落。

    但现在这些飞刀,虽不能说碾压同阶,但在关键时祭出,定能发挥不小效用。就算运转元力防御,可楚天精神力今非昔比,御刀势头格外凶猛,很难轻松抵御。加之血妖瞳带来的精准判断,敌人若稍有不慎,身体就会添几个血洞。

    “哇,少爷太厉害了。”清脆声音打断楚天的思绪,循声望去,见小月身着纱裙来到院中,清凉月光下,俏脸上有着由衷的欣喜。

    楚天冲她笑了笑,心神一动间,小刀纷纷离开树干,在头顶悬空停顿,在精神力操纵下,状如蜻蜓转了几圈,刷的一下消失了,却是被收回容戒中。而后缓步走向小月,路途中从怀里取出精美玉簪来,含笑说道:“这个给你。”

    繁忙修炼之余,偶尔逛街调剂身心,此物在城西一家商铺看到,见造型精致,就顺手买下了。

    “少爷,能不能请你帮忙戴上?”

    闻言楚天愕然望去,见小月不知何故脸色嫣红,初春季节却与雪地里冻过也似。

    这等作为算是僭越了,少爷会不会生气呢,或者说满足这一要求。小月绯红脸蛋上,含着一丝期待。两人近在咫尺,安宁月光下,芳心怦然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