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老婆婆
    “求求......”被“雷临”劈过后,曹鑫脸上那种戏谑消失不见,整个人仿佛化作黑炭,无数伤口流出赤红鲜血,活似孔隙中火星明灭的煤球,目光中浮现一抹讨饶之色。

    然而,不待他的话说完,邹建喉咙的中刀处,刀柄晃了晃被拔出,化作流光,在空气中划出道森寒的痕迹,直没入曹鑫毫无防御的胸口,曹鑫浑身剧震,仰面缓缓倒在土地上。

    起身在五人身上摸索了会,曹鑫和邹明的右手食指带着容戒,另外三人仅随身带着元石及零散物品,来不及细点,将之收回容戒空间,折身到乱草断墙中埋头扒拉,费了好大功夫才让稻草人露出来,看起来尚且完整,应该还能使用。

    略微定了定神,楚天用手覆上它的肩膀,闭目凝神接受信息,玄麟威风凛凛地在旁护法。脚步声响起,几道贪婪的目光扫视过来,玄麟嗷呜一声怒吼,一阶后期的修为爆发而出。来者略作犹豫,收起心中念想退了回去。

    一来玄麟实力不错,二来与楚天关联紧密,让人不难联想到御兽师上去,而这类人并不好惹,没人愿意为了未知之物,鲁莽地得罪一位不明底细的御兽师,这是亏本的买卖。

    过了一会儿,稻草人颤抖爆裂,楚天睁开眼来,目光中浮现出一抹欣喜,此物记载了四品武学“银鳞步”的修炼方法,若能借助云雾之气辅助,应当能发挥出接近亦或媲美物品的效用。

    此次人多眼杂,不宜闭关静修,他强忍住即刻参悟的**,快步走入最后一间草舍,探手去接受稻草人的信息,这次时间较先前短了一些,或许是多次接受传承,冥冥中增强了与此类传承的联系。

    这个草人记载着黄阶中级的功法,虽然品阶不高,但比起现在使用的引气诀无疑好得多。但问题是他现在只有练体八段,而此功需蕴气境以上才能修炼,天知道突破这一境界,要花费多长时间。在现在的他看来,此功无疑是鸡肋。

    楚天压下心头沮丧,不管怎样,能得到银鳞步,怎么都算有收获。一念至此,他引着玄麟走出草舍,离开这片区域,重回雾气弥漫的幻雾林。

    草舍所在的区域,并没有脱离森林,仅有数百米方圆,其中几不见雾气,一出这个范围,就重回到弥漫着雾气的丛林。

    这片辽阔的大森林上,有着无数的草舍传承星罗棋布,等待有缘人寻探过来,一一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

    不过,楚天并不理会这些,打算先把手头的银鳞步修成,进一步提高他的实力。直觉告诉他,秘境之中宝藏众多,定会引发极为激烈的争夺,届时彼此间的胜负,主要取决于孰强孰弱。

    之前所见的林青和古锋,带给他很大的心理压力,就算已经成就念师,并熟练掌握两种术法,依旧不能稳操胜算,不如尽量强化自身实力,一旦与之碰上,也能多一些把握。

    于是心里琢磨着,先寻一处偏僻之地,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习练银鳞步,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楚天和玄麟施展速度,避过拦路的幻兽钻入林间的雾气中。

    ......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几位属下,林青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就这么一会儿,全部都死了。当初分路行事时,就是怕他们遭遇危险,才令几位好手聚在一起的,却不想皆数葬身于此。

    身后团员们见了这副惨状,不复往日的悍勇,皆吓得脸色煞白、浑身颤抖。他们本见惯了生死,旁人的死活自不放在心上,可眼前的亡者,可是同属一团的队友啊。

    一个皮肤发黑的年轻人眼神惊恐,就在昨晚睡觉前,邹建还与他谈论,待出去后,找个地方花天酒地,好好缓解下压力。好友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不想竟死的这么惨,喉结破碎,鲜血由此流了一地。

    好友逝去,此人却没有丝毫报仇的意思,脚跟子都吓得发软,他实力微弱,比邹建也强不了多少,上去也是白送条人命,只管哀悼就行了,至于报复凶手,那是老大的事情。

    看了看被钢枪贯穿的邹明,上去扶起变作黑炭的曹鑫,林青忆起两人的众多好处,这可是得力助手,且不说实力不错,拍马屁的功夫,那也是万里挑一的,就算放眼整个马屁界,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每次都能拍得恰到好处,那叫一个舒坦。

    “混蛋,我要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强悍的精神力,从林青的泥丸宫中席卷而出,宛如风暴一般,吓得周遭小弟们噤若寒蝉,短短时间几度受惊,若非他们久经磨砺,也算有点儿心理素质,恐怕早吓得眼睛一白昏迷过去,可即便如此,依然心脏在胸腔中颤动,咚咚咚擂鼓般跳个不止。

    借着契约的联系,青魔豹似是察觉到主人的愤怒与悲伤,心里感同身受,野性躯体颤抖,毛发根根竖起,仰首咆哮一声,吼声响彻天际,二阶妖兽的气息压迫,使附近空气都变重了几分,团员们不禁替凶手默哀。

    不管你如何神秘、怎样了得,若被林青大哥查到了,恐怕也够你受的了,落在他的手中,恐怕连想死都成为一种奢望。想到老大的恐怖之处,众人只觉心里微凉,浑身似被冻住动弹不得,如同落难被困冰窟。

    ......

    眼前瀑布倾泄而下,点点晶莹水珠四溅,使附近空气都蕴含着丝丝湿润之意。

    这是一处洞穴,瀑布如水帘般遮蔽了里面,也隔断了外人的视线,若非楚天施展血妖瞳,察觉到内部有异,说不定也会将此地错过。

    峭壁瀑布之外,罕有人知,偶尔可见一些幻兽,未有突破二阶的,却也无伤大雅,正适合拿来练手。

    沉吟了片刻,楚天与玄麒沟通,让它自行出去、猎杀幻兽提升修为。四品武学非比等闲,修炼阳刚劲时,花了大半个月才算小成,练到圆满更需数月之久。这银鳞步的修炼,想来也不会太过顺利。

    何况,以它的能耐,就算遇到劲敌,打不过总跑得了,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玄麒紫瞳中露出一丝兴奋,甩了甩龙尾,化作乌光冲出瀑布。楚天盘坐在洞里一块青石上,闭上双眼,心神沉入银鳞步的修炼方法中。

    ......

    与此同时,无比遥远的恢宏大殿里,高高在上的王座上,并没有坐着君临天下的国主,反倒坐着个满头蓬松雪丝的老婆婆。

    国主身着明黄锦袍,头戴珍宝皇冠,往日的霸道全无,肃立在走廊处,他的脸庞上,有着一抹发自肺腑的敬畏,气息如龙,浑身元气浩瀚如海,呼吸之间隐隐牵动天地之力,修为深不可测,简直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周遭站着十数位禁卫,个个腰系佩刀如雕塑般默默伫立,仔细感应的话,鞘中似乎并非钢铁之类,而是存于世间的活物一般,若是识货的人在此,定能认出这是放眼整个裂岩城,都寻不到一把的灵兵。

    “陛下,您吩咐的东西,全部张罗完毕。”气质高贵的宫女屏息碎步走来,曲膝跪下,将托盘高高呈于螓首之上,锦帕下面,浓郁的药力散发出来,赤红的参须露出了出来,色泽晶莹,里面似气血澎湃,正是举世难觅的奇珍血精龙参。

    天地间灵药万千,可分九品,血精龙参则凌驾于九品之上,远远超出了常人的认知。

    “等。”这国主动也不动,只说了一个字,便继续去看王座上的老婆婆。其实,两人并不熟悉,老婆婆十数日前,夜临此地,只用了一招,就把国主制得服服帖帖,自此以后,像伺候祖宗一般待她,甚至连象征无上权威的王座,都给老人坐着玩。

    君权、王威高不可攀,但这是相对的,若是碰上能耐通天的绝世强者,连一毛钱也不值,哪怕被剥夺王位都没有怨言。实际上,若能用王位换取这等人的青睐,相信大多数国主都会排着队,心甘情愿拱手奉上的。

    对旁人的看法置之不理,老婆婆的眼睛,死死盯着枯瘦双手捧着的水晶球,皱纹密布的苍老脸上,不时有令人心悸的陶醉浮现,原本浑浊的眼珠,竟是射出奇异的光泽,口中喃喃自语:“杀吧,死吧。”

    水晶球似含有无尽魔力,里面正上演着精彩的一幕,一座简陋的草舍处,一位青年面露狰狞,将手中长剑狠狠刺入敌人的胸膛,也不拔出,眼神炽热,快行几步,探手覆于屋角稻草人的肩膀上。

    鲜血顺着敌人的心口流出,慢慢染红了地面,血红色彩充斥着整个水晶球。老婆婆呼吸急促了起来,脸上的陶醉之色愈深,咧开长着豁牙的干瘪嘴巴,桀桀怪笑响彻在宫殿之中,被四周墙壁阻拦不断回旋、经久不散。

    还在找”圣武称尊”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