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梦醒来
    宁静夜里,幽僻的深谷中,忽有一阵山风自两边崖壁间迅疾刮过,吹散了弥漫着的浩若烟云的白茫茫大雾,古树林立的森林显露了出来。

    猛烈山风过后,有和风徐徐吹拂,雾气逐渐再度凝聚,形成了浅淡有致的雾霭。林间深处有一片空阔地带,稀疏的篱笆墙围绕出一处农家院,三间草舍傍着后面的疏篱一字排开。

    吱呀一声,居中草舍的柴门被推开,从中走出一对母子来。

    母亲年龄在四十岁上下,身着粗布衣服,容貌朴实,粗手大脚,体型既不丰腴,也不见干瘪,完全是一副再普通的农妇模样。

    不过,极其有神的双眼以及周身上下涌动着的强大气息,却暴露了她是位强大武者这一事实。

    儿子大概十七八岁,正值浑身充满活力的年纪,眼神灵活无比,其中总是流露出几分容易相信人的天真。牵着他娘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气息虽远不如母亲强横,在他这个年龄段,却也算得上修为有成了。

    母子二人离了草舍,蹑手蹑脚走过收拾得整洁干净的场圃,在喂养鸡鸭牛羊的睡眠中,无声无息地出了这座院落。

    走不数步,穿越了面积有限的空阔地带,来到有着幽僻的林间,变得浅淡的雾霭,遮不住头顶夜空中悬挂着的银月,月辉均匀地倾洒了下来,少年与母亲携手徐行,漫步在树林间的曲折小路上,渐渐地走远了,连欢笑声都若隐若现。

    终于,两人的身形模糊起来,慢慢融入远处浅浅的雾霭间,不见了踪影,夜间被惊飞的鸟雀重回枝桠的巢里,再度进入了梦乡。

    银色月轮高悬在夜空,玉盘也似,施法亿万光辉洒遍大地,正是相聚团圆的好时日。若是美满的月盘不落,就能带来安详和幸福的话,又何必做阴晴圆缺之变,给人间带来悲欢与离合。

    愿和美的满月永悬天际,幸福的银辉普照世间。

    雾气淡淡的林间小径上,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母亲手上触感有异,忙关切地侧目望去,只见旁边哪里是儿子,分明是腐朽了的骷髅,色泽森白,眼眶空荡荡的,凹陷出黑洞无神地盯着她,母亲面露震骇,猛地甩开手,尖叫着连连后退。

    见状,骷髅干瘪的脸上,竟是露出十分难过的表情,凹陷的眼眶中,没有眼睛,但不知怎的,母亲总觉得有些熟悉,感觉里面流露着几分容易相信人的天真,心里莫名咸咸的,似有所悟。

    “娘。”骷髅嘴巴咧开,嘶哑的声音仿佛从无底的深渊响起,母亲闻言身躯剧烈,眼中恐惧消散,竟是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往前一扑,张开双臂欲抱他入怀。

    可就在两人接触的一瞬间,骷髅碎裂成数不清的细小齑粉,林间狂飙忽起,形成飓风将齑粉席卷上天,粉末纷扬着飞一般从怀抱中溜走,纵然抱得再紧也是枉然。

    “不。”母亲拼命地跑着,却总归追不上飓风的脚步,被远远甩在后面,探手往前一抓,最靠后的一粒粉末灵活地闪烁了下,也让落了空。

    数不尽的粉末乘着飓风盘旋上天,不知因何尽化血色,贯通一气汇成道道河流,纵横驰骋,百川汇聚,形成汪洋血海,直把无边的天宇都皆数占据。

    无边血色充斥天地,淹没了森林,驱散了雾霭,吞噬了院落,最后,连银色的月轮都摇摇欲坠,一丝一点染上血色,变得不再圆满,缺憾的残圆,残废的半圆,镰刀的月牙,直到彻底不见。

    放眼天上地下,映入眼帘的,再无闪耀的银辉,以及高悬的圆月,能张望见的,除了触目惊心的血红,就别无他物了。

    绝望中,母亲眼角眉梢凝上了化解不开的阴郁,仿佛跨越了无尽时间,飞一般衰老了起来,健康黑发尽化蓬松雪丝,面庞上皱纹丛生,身形干瘦了下来,状如不可雕琢的朽木,眼睛从精华内蕴变得浑浊起来,嘴唇干瘪了下来,整齐的牙齿化作参差不齐的豁牙。

    身体苍老的同时,体内的气息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仿佛狂龙刚刚苏醒一般,不数息就超越了等闲强者的理解范围,几乎达到了凌驾天地的地步。

    微微扬起苍老面容,浑浊眼球带着恨意死死瞪着凝固的血色天穹,痛失爱子的惨呼,尚未出口就化作桀桀怪笑,形成尖啸从干瘪嘴巴中传出,大地恐惧着不住发抖,天穹凝固的血红上,道道粗大裂缝蔓延开来,如条条黑龙张牙舞爪,横冲直撞肆意遨游。

    千岩国宫殿群一处寝宫中,龙床上,老婆婆从睡眠中醒来,一阵心悸,冷汗滴滴渗入前额凹陷的皱纹中,宛如干枯渠道里渐涨的水流,半晌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又是这个梦。”

    自从失去儿子后,每过个十天半月,与此大同小异的梦境都要降临一次,刚开始,现实中都会惨呼出声,心痛之余好长时间都食不知味、卧不安寝,但由于次数太多,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又有什么恐惧,能扛得住时间的侵袭呢?整整数十年下来,就算再怎么害怕孤寂,也早就习以为常了。哪怕类似梦境数十年不间断折磨精神,都不会有丝毫意外。

    老婆婆闻着床边香炉里点着的龙涎香,深吸了口气,心神逐渐宁定了下来,掀起锦被,起身一番洗漱,将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安放在床边。

    虽然已记不清多少年了,但她仍然保持着原先的习惯,铺床叠被之类的家务自己做。华天林听了派去的宫女这般那般汇报,他委实不能理解,这位前辈修为通天,深不可测,这么尊贵的身份,因何要自己去做杂务呢。

    当然,再怎么不理解,给他多大胆子也不敢质问的,那纯粹是活腻了。前辈的要求,无论多过分都要满足,就算看起来有些奇葩,也是一样一样的,如果有人以此怠慢违背了,他第一个就会发难,株连九族尽数斩首以儆效尤。

    简单梳妆罢,老婆婆佝偻着身子,缓步离开安寝的内室,拨开晶莹珠帘走出寝宫,途径龙盘廊柱的走廊,穿过外围宫门,歪歪斜斜漫步园林,从后门进入议事厅中。

    由于今日起床较往日早些,宫女们瞧见了,忙通知御厨提前准备早点,强忍住心中的恐惧,恭敬将丰盛的餐点呈到老婆婆面前。

    明知道侍奉此老,有着生命危险,可华天林下了死命令,若没礼貌怠慢的话,全家上下一个都活不了,既如此,那就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了。

    所幸老婆婆年迈,吃东西不多,不过片刻,用锦帕抹了抹嘴巴,口噙玉液漱了漱口,早餐结束,宫女们收拾杯盘,纵然恨不得奔逃,也得恭恭敬敬,面朝前方端着空盘后退着一步步出去。

    老婆婆登上高高的王座,拿起水晶球,腾开地方坐下,略定了定神,右手在球上轻轻一拂,山谷前方的情形出现在眼前。

    由于今日起来的早,折腾了半晌,刚刚到了清晨,正值朝阳初升的初夏。不过,秘境中自然依旧是夜空如墨,银色月轮高悬天际,天气却阴凉得很。

    只是半个念头,场内情形纤毫毕现地浮现在老婆婆心底,其中一个场景无意中触动了她。

    那是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并非出身世家,没有便携的帐篷,只是随便整套铺盖,就在上面安睡,由于夜深露重,身上被子又薄,熟睡中无益蜷缩了身子。

    过往无比遥远的一幕,无端在老婆婆面前铺展而开。

    那是无数次林间小径上,趁着薄雾淡月漫步中的某次,夜色中凉意侵袭,携着母亲手漫步的少年禁不住缩起身子,母亲将自己外衣脱下来,不容儿子反驳披在他的身上,母子二人,互相搀扶着走上归途,在倩倩雾霭里隐去了身形。

    彼时,岁月安好,月轮高悬,银辉普照,如果再给一个机会,就算付出任何代价,老婆婆也会甘之若饴,只为将飞逝的时光留住。

    盯着蜷缩身子的少年,素不相识又似曾相识,老婆婆浑浊眼睛射出异彩,眼眶逐渐湿润,视线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竟是触感伤怀、泪流满面,抬手在水晶球上又是一拂,喃喃自语道:“梦,该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