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布阵
    被楚天赶到山谷之外,黄天虎既愤怒又懊悔。

    他怒得是纵然自己再作突破,也是不敌楚天,只得逃往这个元气稀薄、无人偏僻的鬼地方。

    悔得是在楚天现身前浪费了好长时间,早知如此,还和周倩倩费什么话啊,早点解决不就得了。

    念及彼时对周倩倩的种种嘲讽,黄天虎此时羞愧无地,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耳光。

    原本只是说来调侃对方的,不料真给他说中了,这破乌鸦嘴。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任何人,无论平时如何英明,都难免有失策的时候。

    黄天虎自修武后,因出众天赋,在同辈中脱颖而出,很快成为赤水城年轻人中的领军人物。称得上公认第一人。

    可是,这种优越地位,却是因为周倩倩改变了。承受着众人赞誉的,由一人变成两人。

    且由于周倩倩比他还小,修为便赶上了他。不少人认为论天赋,周倩倩已经超越了自己。

    虽然无人敢当面这么说,可黄天虎是何等人物,当然有所察觉,更重要的是,这一点即便是他,也无力反驳。毕竟周倩倩的进步有目共睹,这一事实不容否认。

    始终被压制着,一旦到了完全占据上风,甚至对方生死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之时。单单将之杀死,自然远远不能满足黄天虎了,要让其彻底绝望,然后蹂躏致死,唯有如此,才能一泄郁积心头的那股恶气。

    正由于这个想法,黄天虎才在掌控局势后,一再调侃周倩倩。却是没料到,因此痛失良机,付出了巨大代价,使形势急转而下。

    “奇怪,楚小子如何能得知外面的事情,难道真具备透视之能,亦或耳朵具备异能,听得到这边的动静?”

    黄天虎目光闪烁、心念电转,却对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

    吞服珍稀药物,加上有楚天相助,周倩倩在较短时间内,伤势就好了大半,实力也修复得差不多了。

    两人找最近的亭子,廊椅上坐下叙话。

    “弟弟,这次又被你救了。”周倩倩面露感激,口中致谢。

    楚天嘿嘿笑了笑,一挺胸膛,作出个英勇的姿态。瞧得周倩倩一笑,气氛瞬间轻松起来。

    “你进步可真快,即便古锋再次出现,想来也非你敌手了。”

    周倩倩眼中浮现出一丝羡慕。族人都说自己在修武上天赋绝佳,可她怎么觉得,楚天更像是个怪物。

    每见楚天一次,其身上都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身居此等天赋,本人或许不觉得,当真羡煞旁人。

    她有点儿恍惚。自己这种反应,似曾相识。她多次在自己族人身上见过,当然,是对她的由衷羡慕。

    然而,在楚天面前,角色却转变过来了。她自己,竟然成为羡慕别人的对象。或许,应当是无数羡慕者中的一个吧。

    羡慕这种感觉,还真是难以言喻呢。

    一时间,周倩倩心里五味杂陈。

    “周姐姐,周姐姐...”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周倩倩回过神来,瞳孔凝聚起来,见到楚天脸带疑惑,对她发怔感到不解。

    “我没事,只是在发呆。”周倩倩笑着解释。

    随即,周倩倩问起里面的情况,楚天将沙漠中意志修行以及心路历练简单介绍了一下,周倩倩啧啧称奇。

    关于玄碎诀,则是没有提及,这种传承价值连城,即便关系再好,也不能轻易与之分享。何况,经过近来修炼,黑水池能量已然耗尽,别人想修炼,都不太可能。

    周倩倩见过幽黑元气的威力,心中甚是艳羡,却没有多嘴问起。她并非那种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自然知道此属个人**,不能多问的。

    假如有人向她要波源气的修炼方法,她也是断然不肯的。己所不欲,又怎能施之于人?

    两人也没多做交谈,只是简单聊了几句,便是住了口,两人出了亭子,周倩倩就近找蒲团盘坐,楚天则找旁边亭子的蒲团坐下,先后进入了修炼。

    此间雾霭处处,其中能量浓郁,若只顾谈话,不去抓紧时间修炼,那简直是暴殄天物。

    两人各自运转功法,灰雾凝聚成线,沿着口鼻进入,经脉中运转,点滴壮大着丹田中的气雾。

    楚天周围,动静颇大,吸收能量的速度,不知比未曾换修功法时强上多少倍,这玄碎诀不愧为秘境主人亲传,此等效率,当真不凡。

    玄碎诀,楚天只是将体内元气转换,远远谈不上精通。这门功法,虽然玄妙无方,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许多精妙之处,都要具备较强的修为才能施展。

    以他现在的修为程度,只能先将元气转换,至于其中一些法门应用,要等实力提升后,才能逐个习得。这种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当然,既然得到这门功法,吸纳元气的速度便提升数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楚天能够逐渐掌握此功奥妙,朝着精通境界稳步迈进。

    距离秘境关闭之日越来越近,此间众人都在争风夺秒,抓紧时间修炼,深处进入门槛高、人烟稀少倒也罢了,靠外边的区域,每个亭中,都有许多人停留,虽然有零散蒲团分布,却是僧多粥少,倒是引起一些争夺。

    到达这时候,待在同个亭子的众人,相互之间还算了解,有实力取得蒲团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且长期占据蒲团已经成为定势,没发生大规模的冲突。

    争夺仅有几波,却非盲目蛮干,大都是几人偷偷商量,联起手来,刀劈剑砍,一起向个别占据蒲团的人发难。

    有的成功了,之间再次引起争夺,流血厮杀,直到决出结果。有的则是遭到挫折,给杀鸡儆猴,众人噤若寒蝉,无人再敢出手挑衅。

    无论有蒲团辅助,还是廊椅上盘坐,修炼大业都是如火如荼进行着。

    谁都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若是不趁着最后几天多下功夫,待秘境关闭了,后悔都来不及。

    外面的元气含量,可是远没有此处的充沛,修炼起来效果可要大打折扣。

    于是,当时间进入倒计时,一场狂热的修炼风暴,也是突然在秘境之中席卷开来。

    秘境关闭的前一天夜里,周围某处,林木密集,中间且有条小径,往这个方向,再适合逃生不过。

    小径狭窄,中间的地上,有着亮光闪耀,映照着天际的皎月,显得很是神秘。

    有数人在场,个个气息强横,至少也是蕴气境好手,为首身穿锦袍的中年人,相貌威严,气息深沉,竟是赤水城黄家家主亲至。

    黄镇岳的目光,紧紧盯在即将成形的阵法上面。一位白发老者毫无气息,身体却荡漾着奇特的波动,如此强度的精神力,已然达到四级念力大师的境界,正由于这位范大师,黄天豹之死的真相被揭开,将楚天暴露在黄家视野之下。

    赤鳄虎在旁边握着,兽瞳冷漠无情,对阵图丝毫不敢兴趣,却是落在黄镇岳身上,瞳里幽光闪烁。

    一旦情况有变,它就上去将此人脖子咬断,以免对主人意图不轨。

    范大师顿在地上,神情专注,探出右手,用枯瘦食指,一笔一划地化着,正在勾勒阵法,指尖也不如何用力,湿软泥地都没有出现痕迹,指上亮光却凝在地上。阵法正是由此形成。

    此阵似是颇不简单,即便他身为御兽大师,额前都渗出细密的汗珠,在皱纹里流淌一会儿,点点滴滴,落将下来。

    终于,范大师化为最后一笔,整个阵图光芒大作,映照在面向此阵的几人脸上,面带诡笑、表情阴森。范大师收手入袖,缓缓站立起来,老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得色。

    阵图上亮光大盛,转而迅速暗淡了下来。即便再怎么认真地看,也看不出丝毫异变,更不知此处已经不知不觉给安置了一个阵法。

    “大师,此阵如何,能否困住那小子的麒麟兽?”黄镇岳兴奋地发问,月光下脸色竟显得有些狰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