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五层
    话说负责人查清数目,公开击落数字是九百零八,整个试剑厅陷入沉寂之中,围观者们表情呆滞,久久不发一语。

    良久,方有倒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众人仿佛解了冻,露出行色各异的表情来,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个别怨恨的。

    但心中均是明白,这个成绩太优秀了,以至于让他们提不起与之竞争的心思。

    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也曾见过楚天初次测验,这才短短几天功夫,就从三百多的击落数据,暴涨到现在这种水平,考虑到进步之速,就让人心惊胆战,这份资质,优异地让人觉得诡异绝伦,心中都会隐隐升起恐惧感。

    不少人见了楚天初次的成绩,当时暗暗感到惋惜,以为其剑法天分比不上修炼天分,现在回想下自己先前的想法,不禁羞愧万分,心中暗骂自己蠢。

    楚天展现出的剑法天分,完全不是他们所能揣测的,原先那些议论,完全是井底之蛙,固守数尺之地,坐井观天,不知天地之大。

    有几人望向楚源一行,脸上嘲讽之上甚浓,当时楚源等人对楚天的评论,他们站在附近,听得清清楚楚,又没过几天,字字句句,都明明白白记在心里。

    恭维楚源说剑法境界超越楚天啊,说楚天就是运气好啊,没什么了不起啊,当初听来,尚觉不明觉厉,现在回想一下,怎么都有种搞笑的感觉。

    剑法天分比楚天还强?你咋不上天呢。

    人家楚天,几天时间,就将剑法境界提升到九百多,你比他还强,难道能接下所有箭矢,击落数字一千以上的高人?达到如臂使指境界的剑客,不管横看竖看、左看右看,愣是看不出楚源有这等天分。

    感受到这几个的目光,楚源一行面上羞耻,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楚源心中怒起,欲迁怒几人,但这样以来,弄巧成拙,显得自己层次更低,只得将头深深垂下,掩耳盗铃,装作没看见,垂头丧气,好比斗败了的公鸡。

    楚天面露狂喜,虽然心中早有预料,却也没想到此次进步如此之巨。离开场地中央,沿着台阶走上去,向执事道了谢,随即步向飞扬等人。

    直到他转过身子,执事久经风雨的脸上,依然保留着震撼之色。

    楚天的表现,完全超过他的想象太多。击落数字四百,四百二?呵呵,或许他的那套理论,压根就无法衡量楚天的极限。

    在场人中,唯一能保持平静的,就是飞扬了。飞扬自与他人不同,刚和楚天亲自交手,以他的境界和眼光,即便楚天不测验,也能感应出其水平大约在九百出头。

    楚天对飞扬微笑道:“飞扬哥,果然如你所料,我的剑法境界,嘿嘿,是长进了一些。”

    飞扬微笑点头,尚未开口,楚影已经忍不住插话道:“岂止是一些?你也太变态了,整个一牲口。”

    楚影不喜交谈,即便是对熟人,插话这种事,在他身上也不常见,但从中亦能看出他心中是如何的不满。

    楚天刚才的表现,让己方的同伴都感到有些不平衡,可见已经变态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楚天面色微变,笑容僵在脸上。大家都是好伙伴,焉能骂脏话伤人呢,实在太不文明了。旋即,转移目光,可怜兮兮地望向楚楚,想要寻求声援,不料对方脸上,竟是满脸的赞同之色,心里惨嚎一声,表情发苦,痛彻肺腑。

    飞扬见了忍俊不禁,仿佛自己也年轻几岁,回到同样的年代,收敛缅怀之色,开口帮楚天打破僵局:“要不再练一会,好巩固一下现今的境界。”

    楚天闻言颔首,境界虽然暴涨,根基却不甚稳固,有飞扬这种擅剑之人切磋,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走出试剑厅,回到草坪,与飞扬进入场地,拾木剑在手中,你来我往,尽展剑法之精妙,剑去剑迎,皆显双英之玄奇,直练到夕阳落山,方才停手。

    楚天喘息,露出遗憾的表情。自测验以来,又切磋了几轮,将剑法境界彻底稳固了下来,可依照他的感应,没再取得大的提升。

    按照他的想法,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如趁热打铁,突破到如臂使指得了,可事实上,进展变得十分微小,始终维持在先前的水平。

    飞扬似是看出了楚天的心思,微笑道:“天小弟,练剑这种事,要随缘分,不能操之过急,不疾不徐,坚持习练即可,时日久了,自然会再作突破,不必急于一时。”

    楚天点头受教,自个儿心中也有计议,关于剑法境界,目前已经稳固,暂时无法再次精进了。

    飞扬见时日已晚,便向几人告辞。楚天和楚楚、楚影一番商议,决定自明日起,不必来此切磋了。三人话别,各回各家去了。

    楚天行色匆匆,面带亢奋,刚突破时,他就收到了剑灵的提醒,让他抽空进剑世界一趟。估计是他现今的剑法境界,已经达到修炼配套剑法的门槛。

    将身法展开到十成,须臾回到自家院落,楚天略作冲洗,感到肚子有点饿,让小月弄点做得快的东西,吃罢进入自己房里。

    紧闭门窗,取出照亮用的玉珠,将蒙蒙之光充斥屋子里,床沿坐下,念头动处,取出那把冰流剑来,催动心神进入其中。

    来到剑内世界,心神飘到中央区域,如把把宝剑般的群峰,刹那间光芒大作,冰流剑灵现出窈窕身形来,望向楚天,绝美的脸上,有着一丝惊喜:“没想到,你进步的还挺快,不错,不错。”

    楚天在剑法上面,令旁人深恶痛绝的变态速度,落在剑灵眼中,只落得个不错的评语。原因是剑灵存留数千年,在过往的悠久岁月里,不知见过灵妖族中多少俊杰,眼界不同,对事情的评价自也不同。

    当然,即便以剑灵挑剔的眼光来看,楚天的表现,也称得上不错了。

    “侥幸,侥幸。”楚天嘿嘿一笑,旋即直抒来意:“冰姨,以我现在的境界,是否能修炼更高级一点的剑法了?”

    由于有求于对方,他表情和善,那句冰姨,喊得也就格外的甜。

    见楚天这副样子,冰流剑灵感到有趣,忍不住微微一笑,螓首轻点,抬起玉臂,衣袖落下,露出一段欺霜赛雪的手腕,其纤纤玉指,对着楚天一点。

    楚天感受到自己脑中,顿时多了许多信息,来不及体会,先向剑灵道谢。

    “你这孩子,倒也礼貌。”冰流剑灵抿嘴轻笑,旋即一正脸色,道:“以你现在的境界,只能将这套剑法粗浅地练成,其中细腻之处,完全体会不到。你需切记,如境界不足,不得强行施展那些杀招,否则,寒毒侵体,我也没法救你。”

    “剑法中的信息太多,我只能将大部分封存起来,随着你实力的提升,才会逐渐接触的更多。你可以将之称为层,共有五层,你目前获得的,只是第一层,后续还有四层。”

    “以你目前的剑法境界,即便第一层,也只能练得马马虎虎,如遇阻碍,切不可贪功冒进,那些杀招,第一式较简单,可也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掌握的,后面的更难,要做好心理准备。”

    “切记,切记。”

    楚天心中暗道,这位冰姨看似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实际上为人还不错嘛,叮嘱这么多,显然是在关心自己。

    “记住了吗,小天?”剑灵见楚天在发愣,提高声音道。

    “恩恩,谢谢冰姨,我要学习剑法了,再见了。”楚天向剑灵告辞,念头一动,离开剑世界,回到现实的房中。

    床沿上,楚天睁开眼睛,口中喃喃自语:“奇怪,我没队冰姨说过我的名字吧,她是怎么知道的?”

    想了一会儿,想不出来,便自嘲一笑,这种级别的神兵利器,他又怎能揣摩地出,说不定自打心神进入剑世界的一瞬间,剑灵就将自己的底给摸清了。

    于是,便不再多想,收敛杂念,复又闭上双眼,将心神投放到剑灵赠与的第一层冰流剑法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