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验证
    ..圣武称尊

    话说谷离一开口,就将谷峰之死归于楚天头上,楚天心中很是不快,但也知道谷家不好得罪,忍气吞声,细心思索,在考虑着如何组织语言来解释。

    思考完毕,楚天将谷峰的事,仔细向谷家说了一遍,谷峰上门挑衅被自己击退的事也没隐瞒。在明眼人面前,任何美化都是无用的,唯有真相才是最有力的辩解。

    当然,在沙漠世界中,与谷峰关系的好转,也是不厌其烦,十分翔实地描述清楚,毕竟,这些细节关联到能否让对方信服。

    楚天将话说完,戏中忐忑,抬眼去看谷离面色,谷家的人大都在消化信息,一时间,倒也无人开口。

    “诸位,事情就是这样了。我不否认,和谷峰有过过节,但他的死,我委实不知情。那心路凶险无比,我想,谷峰是没通过那位前辈的历练,丧命其中也未可知。”

    楚天作出结论,以为自己解释得已经够充分。

    谷灵儿率先发难,俏脸上面,露出不屑之色,反问道:“这在讲故事么?可这情节也太荒诞了些,还是说,你把我们都当作傻子。”

    楚天皱起眉头,不悦地道:“此话怎讲?”

    “你是说,我哥突破蕴气后期,你以蕴气初期的修为,将我哥迫退对吗?”谷灵儿发问。

    楚天如实回答:“可以这么说。”

    谷灵儿突然笑了起来,仰天狂笑,知道控制不住眼泪,湿润了晶莹的脸庞,旋即眼神一寒,狠狠地道:“你这小人,害死我哥也就罢了,凭什么这么侮辱他。”

    “我哥身为谷家之人,既有蕴气后期修为,焉能输给前期之人,更别说是你这个小孩子。”

    楚天闻言,脸色有点儿难看,心想你也没大多少吧,偏偏喜欢故作老成。

    “你的意思是,我谷家子弟,就算有蕴气后期修为,也比不上你楚家教导出来的前期之人,对吗?”灵儿咄咄逼人。

    楚天感到不耐,心想这女孩脑子有病吧,怎能这般理解问题,明显在混淆逻辑。

    当然,谷家的人却不这么想,七嘴八舌,深表赞同。

    “灵儿小姐说得对,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峰少爷相比。”

    “峰少定是被你这小人,用卑鄙手段谋杀了,这是自然的,若是光明正大战斗,修为优势这般大,焉能输给你。”

    “你姥姥的,明明暗算死了人,不速速谢罪,还敢当着本人的面,大言不惭,狂言侮辱已逝之人,真该死!”

    “有两级的修为差距,对手是峰少爷,你还能越级取胜,真尼玛开了眼界了,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盖世奇才,哇哈哈,笑死老子了。”

    谷离冷哼一声,道:“无稽之谈,好生狂妄。”

    黄天虎露出笑容,后面的事他是不知,可楚天所言,前半段都是事实,可这种事怎能说的这么直白呢。

    他向谷家转述时,其他情况如实而言,但在这个细节上,当然没详述细节,而是用了春秋笔法,巧妙地加以掩饰,很好地顾及了谷家的脸面。

    楚天面露委屈之色。他说的都是事实,千真万确,天地明鉴啊,怎么就是没人相信呢。

    不料又引发了某人的**,“你看他,还委屈了,装得跟真的一样,小小年纪,就这么无耻,真不知道受到的是什么教育。留下了也是个祸害,今日我等就替天行道,制裁于你。”

    灵儿抬手阻住乱七八糟的议论,回忆一下,发现当日黄天虎陈述时,竟然没谈到她哥和楚天的交手情况,便望向天虎:“喂,你上次没讲清楚,还不快把实情道来,若有半点虚假,我要你好看。”

    经过接触,黄天虎已经能习惯她的这种谈话方式,面不改色,开始编造谎言。

    虽然明说不让造假,但这时候说了真话,恐怕谷家才会真的要自己难堪,此女暴怒之下,说不得会找他拼命。他才没这么傻。

    于是乎,好端端的情况,到黄天虎嘴里完全换成另外一个版本。楚天年纪虽小,却甚是阴险,用暗器先偷袭了他,让他战斗力受到影响,缠不住楚天。楚天去和周倩倩围攻谷峰,又不时以暗器偷袭,谷峰寡不敌众,方才饮恨惜败。

    就连暗器的种类,都说的有鼻子有眼,说是橙光飞刀,正和雀神飞刀相吻合。楚天与人交手,数次祭出此刀,黄天虎都在场,是以编造起来有了素材,半真半假,听来极为可信。

    听完黄天虎的解释,谷灵儿脸上恼怒退去,笑逐颜开,忽然想起什么,对天虎补充了一句:“你发个誓,说若是撒了半点慌,你就是下体不举的死太监。”

    圣武大陆,个别皇权极重的国度里,皇宫之中佳丽三千,未来保持其纯洁性,宫里侍奉的男人,皆会被阉割,这个行当叫做太监。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过去曾存在在历史之中,因为够特殊,太监这一说法迅速流传开来,现在又已过去不知多少年,职业太监不知是否存在,可太监这个名词却很好地保存了下来,代代相传,流传至今。

    灵儿不知从哪里听到这个词汇,居然活学活用,用到天虎身上。问这话并不是怀疑什么,在她看来,天虎的解释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绝非楚天之荒诞可比。只是保守起见,多问一句罢了。

    “啊?”黄天虎经历丰富,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撒谎时面不改色,信口开河,娓娓道来,翔实可信,一听这话,却傻了眼。

    “啊什么啊?你还不发誓?”灵儿见他无动于衷,心下着急,刷的一下,从容戒中取出把刀子持在手中,在天虎眼前晃了晃,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再不发誓,我就割了你。”

    刀子眼前晃荡,天虎只觉下体冰凉,竟瘫软了下来,只得硬着头皮,哭丧着脸发誓:“我黄天虎在此发誓,刚才所言,绝对真实,如有虚假,便下体...不遂,就是个死太监。”

    一面发誓,一面在心里将谷灵儿祖宗十八辈骂了个遍。

    灵儿自然听不到天虎暗中的心声,看他听话地发出誓言,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转眼望向楚天,“听到了没,这才是真相,假的就是假的,你编造的那谎话,太过僵硬,给这提鞋都不够格。”

    “无耻之尤。”楚天望向黄天虎,愤愤地道。

    “你做的丑事,已经给拆穿了,干嘛还硬顶着不承认,有意思吗?”灵儿很是不解。

    楚天面露无奈,反问道:“谷峰之死,真的和我没关系,你们怎么就是不肯相信呢?”

    灵儿眼珠咕噜噜地转了转,提出建议道:“要我相信你,也成。我俩现在比一场,展示一下你说的足以击溃蕴气后期的实力,验证过后,我便信你所言是真。”

    楚天望向楚云,见父亲微微颔首,便对灵儿说:“那来吧。”

    见了两者约好交战,那边谷家之人后退一段距离,疼开场地,楚天和灵儿来到场中。灵儿玉手一握,翠绿竹笛出现在掌中,其上宝光流转,一看就不是凡品。

    楚天心中一凛,这支竹笛品质极好,不过他新近得到冰流剑,倒也不惧,将剑取出持在手里。

    冰流剑一出现,寒气笼罩场内,灵儿微微变色,旋即念及自己竹笛是父亲亲传,乃是顶尖凡兵,便放宽了心,暗想你剑再好,也比不上我的“碧仙笛”。

    两人持剑握笛,缓缓提升气息,空气凝固下来,各将自身元气凝聚到手中兵刃上面。灵儿元气甚是灵动,灵机百变,品质不错,品阶绝对不会低。楚天则是催动由玄碎诀修来的幽黑元气,看似内敛,里面却蕴藏着令人心悸的破碎力。

    比试尚未开始,两边都是议论开来。

    楚风有点担忧,问楚云道:“云哥,没问题吧,小天修为可比此女低一级呢?”

    楚云回答:“无碍。”

    他曾和楚天切磋过,对楚天的战斗力极有信心。

    但是,其他人则没这么乐观了,高层们以及几位长老,都觉得楚天应下此战,有些鲁莽了,修为差了一级,对手既是谷家之人,手段也不会弱,楚天又年幼,情况很不乐观。

    谷家那边充满喧嚣,议论之声,不绝于耳,其中轻蔑之意不加掩饰,丝毫没有顾及楚家的脸面。

    “此战输赢如何?”

    “废话,当然是小姐赢,有碧仙笛在手,会输吗?”

    “啧啧,若是将仙笛功效发挥,元气会得到增幅,都堪比元气后期了,若这样都会输,除非那小子刚才所言是真的。”

    “他那话当然是吹嘘。峰少爷岂会轻易落败。”

    “啧啧,即便是峰少,如现在对上有碧仙笛的灵儿小姐,怕也是毫无胜算。小姐修为又突破了,这等天分,当真羡煞旁人。”

    “那碧仙笛,可是族长大人钦赐的宝物啊。落小姐手里,一向没对战机会,却在此子身上开了荤,他真倒霉啊。”

    就在双方颇为热闹的谈论声中,楚天和灵儿已将各自气息提升到巅峰,手中兵刃之上,元气极为的凝聚,闪烁着冷冷的锋芒,大地在两人脚下碎裂,道道裂纹蔓延开来,空气愈来愈沉重,战斗一触即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