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惊叹
    楚雨中断学业,自引捡到的楚楚返家,自有人孩子来处,楚雨为了不让楚楚受到太多非议,就谎称自己在外找了妻子,而后和妻子失散,因此只带了楚楚回来。

    他在外游历很久,加上在传授点学习的时间,一共有数年时间,具备结婚生子的可能,其他族人不疑有他,信以为真。

    真相楚雨谁都瞒着,连至亲也没告诉,甚至至今楚楚也被蒙在鼓里,因此见了云瑶还以为是编造出的娘亲回来,是以才会说出那般话来。

    回族中楚雨自己带起了小楚楚,过了一段悠闲日子,阻碍道路的那道屏障竟然不攻自破,楚雨晋升到二品炼药师,随着火候日深,在裂岩城中声名鹊起,倒是弥补了中断学习的遗憾。

    因为这事,楚雨将楚楚看作自己的福星,越发疼爱了,待楚楚如同己出,并无半点不同。

    楚雨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长辈的张罗下,楚雨见了一些对象,虽然都知道他失散了妻子,旁边带着一个女儿,凭着他二品炼药师的名头,依然有不少人愿意将自家女儿嫁过去。

    楚雨生性老实,不太会讨女孩子欢喜。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没自己谈对象,而要靠经人介绍这种方式。

    最关键的,是楚楚实在太黏人了,一般的丫鬟、姆姆都带不住,花在楚楚身上时间太多,冷落了别人,因此极短交往均以失败告终。

    彼时,不少女子对楚雨不满,对碍事的楚楚更是深恶痛绝。

    至今,楚雨仍然能回忆起一些拒绝时的话语。

    “雨哥,这个孩子太黏你了,对不起。”

    “你这辈子,就跟你女儿过吧,最好别找女人。”

    “把这孩子送出去吧,咱们再生一个。”

    “想继续下去,也可以,把这孩子送给亲戚吧。她娘都不管了,你一个大男人还在乎什么?”

    然后,她们一个个离开了楚雨,依照良好的家室和姣好的容貌,各找各的归宿。

    时日一久,旁人都知道了楚雨有个黏人的女儿,楚雨爱女儿胜过爱女人,慢慢的传出“呆木头”、“不解风情”等不好的名声,以至于别人一听是替他介绍对象,都连连摇头,避之如蛇蝎。

    “哼,不找就不找,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这辈子就陪宝贝过。”楚雨望着小楚楚活泼地在院里跑来跑去,愤愤地道。

    不料楚楚听到了,偏过头来,咯咯直笑,眼睛都眯成柔和的月牙。

    当然,找到贫民家的女儿不是难事,可楚雨觉得那样太功利,单单维持在利益上,没有感情的婚姻,不要也罢。

    后来,楚雨再也没谈过朋友。除了带楚楚,就是潜心提升炼药技巧了。

    楚雨有时也会带楚楚串门子,去有同龄小孩的亲戚家玩,或约过时间,一起聚集到一个地方,让孩子们作游戏。

    某次从外回家的路上,楚雨牵着楚楚小手,楚楚望了眼楚雨,甜甜地一笑,有些生涩地道:“爹爹。”

    “囡囡,你叫我什么?”楚雨闻言停在原地,一时愣住了。

    “爹爹,爹爹。”楚楚又叫了两声,发音变得清晰起来。

    也不知是听那个小孩叫的,便模仿着这般叫楚雨。

    楚雨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眼眶红红的,看了眼楚楚,突然就高兴了起来,双手将楚楚抱起,乐呵呵地在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了几下。

    “爹爹,爹爹...”小楚楚叫个不停,楚雨美滋滋地大步往回走。

    从今以后,楚雨就是楚楚的爹爹了,十几年时间弹指即过,父女之情愈发稳固。

    “事情就是这样。”楚雨讲完,幽幽叹了口气,双眼凝视楚楚,目光之中,有着无限的不舍。却还是一咬牙,对楚楚说:“丫头,你爹爹另有其人,并不是我。你娘亲自到此,以后切不可照旧称呼了。”

    “不,您永远是我爹爹。”楚楚泪水盈满眼眶,顺着粉嫩的脸蛋,晶莹泪珠流淌下来。

    楚雨嘴唇微动,正想说些什么,云瑶却是螓首轻点,对楚雨道:“恩公救我女儿,又养育她十几年,这声爹爹还是当得起的。咱们各交各的,互不影响便是。”

    云瑶话语一顿,问楚楚:“女儿,聊了这么久,还不知你的名字。”

    楚楚报了自己姓名。

    “楚楚。”云瑶将女儿名字嘴里念叨好几遍,不解其意,望向楚雨,目光中有着问询的意味。

    楚雨瞧出,便这个名字的来由告诉云瑶,云瑶一听,仿佛看到了当时楚楚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一痛,又是眼泪流出。

    “女儿,你受苦了。”云瑶泪流满面。楚楚也哭,两人哭成泪人,搂抱在一起。

    随即,云瑶露出笑容,对楚楚说:“楚楚这个名字很好,比我和你爹起得那些都要好,你以后不必改名,就叫楚楚好了。”

    楚楚点头。

    云瑶玉手一窝,取出一个袋子,名唤乾坤袋,内有空间,是和容戒类似的储物工具,将自己收藏,选了几样炼药师喜欢的东西放入袋中。

    她将刚装入物品的乾坤袋递给楚雨,檀口微启,“恩公大恩,无以为报,请将此乾坤袋收下。”

    楚雨刚想开口拒绝,云瑶且提前察觉,微微一笑道:“先别忙着拒绝,里面也没有太贵重的东西,只有一个炼药宗师的传承,还有几株灵药罢了。此行匆忙,我平常不炼药,身上并无太多相关资源,希望恩公别嫌礼薄。”

    楚雨忙住了口,伸手接了乾坤袋,慎之又慎地放入怀中,贴身收藏,眼中浮现出一抹兴奋来。

    炼药宗师啊,这可是炼药宗师啊。

    堂堂炼药宗师的传承,竟能被说是礼薄,若没有此次机会,这种等级的传承,他一生都不可能遇见吧。

    楚雨收好乾坤袋,起身打开屋门,往外看了看,院中空无一人,便略松了口气。

    他获得炼药宗师的传承,若是传扬出去,定会引来外面炼药师的疯狂抢夺,即便是整个天罗国的炼药界,都会因此掀起巨澜,引发血腥的抢夺,他第一时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定当死无葬身之地。

    楚雨把门关上,回到原处。

    云瑶察觉出楚楚修为刚刚晋升蕴气境,尚未稳固,纤手一挥,她来到楚家后,哭泣掉落眼泪凝成的珍珠被收入手中。

    她将大部分收回,留下三两颗在手中,对楚楚说,“女儿,我看你修为未稳,特助你一臂之力。”

    楚楚点头,床沿坐下,盘膝开始运转功法,口中开始吐纳,引气诀施展而开。

    察觉到引气诀的效率,云瑶黛眉微皱,却没说什么,将右手珍珠化作能量,按在楚楚身上某处要穴,随着引气诀的运转不断吸入体内,沿着经脉从体表流入体内,继而进入丹田,楚楚的气息正以令人惊叹的速度飞速提升着。

    云瑶的泪水中,含有异常精纯的能量,漫说是蕴气境,即便是化罡境若是冒然吸收,也会被其中庞大的令人震骇的能量搞垮身体,全身爆裂经脉尽断而死,不过楚楚由云瑶护法,引导手法极其巧妙,因此才能顺利吸收。

    蕴气中期,蕴气后期,蕴气巅峰...

    楚楚体表元气升腾,一直提升到蕴气极限方才作罢,楚楚睁开明眸,光芒一闪,强悍的元气威压正与化波扩散,肆虐屋子,云瑶早有预备,一眼望去,一个眼神,便是将波动消弭于无形。

    整个过程,都没有瞒着楚雨,全部看在眼中,感受到楚楚修为提升到速度,不禁瞠目结舌、面露惊叹,而后见云瑶一个眼神就让暴涨的气息平静,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对方竟是如斯的恐怖,实力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彻底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

    楚楚感受到自己的提升,俏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旋即是满脸的欣喜,玉手伸开握紧,感应着体内变得无比充沛的能量。

    云瑶含笑看着楚楚,目光中充满无限的爱意。

    这种提升,完全在她的预料内。实际上,超过九成的能量都被她封印,不然提升到会更加恐怖,以她能耐,完全可以让楚楚提升更多。

    不过,她当然知道修炼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小级别倒也罢了,大阶最好是依靠自己的能力,不然就会根基虚浮,她自不会做这种拔苗助长的蠢事,耽误爱女的前途。

    待楚楚适应后,云瑶对楚楚说:“女儿,我看你还是趁早跟我回族吧,你爹爹也很想念你了。你看是现在就走,还是等几天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