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序 慕容长老
    “我看谁敢在此闹事!”

    正当几名壮汉想要上前将百里守约海扁一顿的时候,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从走廊处传来。

    慕英等人寻声望去,却是见得一名老者,满头银发,就是连他那长长的胡须,都已经是布满了白色,此时,正拄着一根拐杖,迈着悠闲的步伐,缓缓走来。虽说看上去年龄已经不小,但其身板,却依旧是挺直的很,银发之下,则是一副意气风发的脸庞,嘴中叼着一根长烟,时不时的还吐出一口白气,看向慕英他们的眼神中,又是令人觉得深邃显得饱经风霜。

    “百香阁可是上流名士才能进出的地方,哪能允许你们这群恶棍在此胡闹?”老者缓步上前,对着眼前的几名壮汉轻声说道,随即又是一声厉喝,“给我马上离开这里!”

    这几名壮汉可都是这名身着白衣少年的手下,平时占着自己所在家族有着几分地位,便是喜欢在一些地方聚众闹事,有着这名少爷的名头罩着,寻常的人都是不敢把他们怎么样,而现在正值威风的时刻,却被这名不知来头的老头给打断,这岂不是打脸?

    “哼!”

    一名壮汉转过身,看了看这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老头子,用手紧了紧自己的上衣,傲慢的抬起头,俯视着这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你是什么货色,敢与我叫嚣?!”

    “哈哈......”

    听到此话,这名老头不怒反笑,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倒是好久没有人敢与我这么说话了,”

    随即看向了一旁正捂着手掌,中指处还不断地溢出鲜血的白衣男子,“白道,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手下?”

    白道身边之前还嬉嬉闹闹的几名女子,在此时早已经是吓得不敢出声,几个人畏缩地靠在一起,不敢说话。

    而这名被称为白道的男子,则早已经是疼得青了脸色,脸庞上怒容满面,却是又不敢说出半句反话。

    而刚才这名手下的无礼之态,更是让其瞪大了眼睛,心中怒火不断,胸口处起伏不定,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其脸色,更是显得难看。

    手中光芒一闪,一块白布就是出现在了手掌上,袖袍一挥,咬着牙,随着眉心处一皱,就将伤口处给裹上。

    正了正身子,白道走上前,双手抱拳,对着眼前这名老者深深鞠了一躬,紧咬着牙齿硬声道,“慕容长老,是我调教不方,让有些人在这出了丑态,我这就让他给您赔罪。”

    话音刚落,一道锋锐且阴沉的目光,便是将那名壮汉牢牢锁定。

    而那名壮汉的脸色,在看到眼前这发生的情况,以及自己的领头上司对着这老头子毕恭毕敬的模样,心中,早已经是吓得不轻。

    一丝丝的冷汗,随着额头处不断地冒了出来。

    唰!

    白道猛地走上前,一把抓住壮汉的嘴唇。

    噗嗤!

    随着一声轻喝,两片厚唇,竟是硬生生地被白道给撕下!

    一道血光的喷涌,伴随着壮汉的惨叫声,白道却是不再看一眼,一脚将其踹出了几步之外,对着剩下的人大喝一声,“滚出去!”

    “哼!”

    慕容长老轻喝一声,又是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嘟了嘟嘴,拄着那拐杖,向着百里守约所在的那个房间中走了过去。

    又是对着白道摆了摆手,“回去管教管教你的手下,告诉他们,哪些地方该去,哪些地方来不得!”

    “是......”

    白道依旧是弯折身子,手掌的断指出早已经是溢出了鲜血,却依旧忍着不断传来的剧痛,摆着抱拳的姿势,对着走进房门的老头子弯着腰做着恭敬之态。

    看其面庞,则早已经是涨红了脸色,眉心处紧紧地收缩在一起,布满着怒容的神情,却又是不敢发泄出半分。

    眼看着老头子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进房门,白道才缓缓地放下了手臂,直起身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这里到底谁这么嚣张!”

    随即大步走上前,一把扯住早已吓得瑟瑟发抖的一名服务生,手指着老头走进的那个房间,咬着牙说道,“说!这里面是什么人?”

    “这.......这里......”

    “是百里少爷所包下的......”

    服务员看着这名怒容满面的男子,却是不敢与其对视,别过头去用那颤抖的声音说道。

    啪!

    一把松掉了手中的男子衣领,白道的脸色,又是变青了几分。

    “百里.......”

    “居然是百里一族的人!”

    白道那原本那略显颤抖的声音随之平息下,正了正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抬起手掌,看了看手中的断指,此时还不断地有着鲜血溢出,“这断指之仇,我今日算是记下了!”

    “哼!”

    白道袖袍一挥,便是不再看房门,迈着硕大的脚步,走出了走廊尽头。

    看向房门的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阴毒之色。

    看着老头子走了进来,百里守约笑着迎上前,“慕容长老,真是好久不见。”

    “呵呵.....”

    慕容老头笑了笑,手指着百里守约点了点,“你啊你,这么多年了,还是不改那性子。”

    “这可是白氏一族一名执政长老的大儿子,你这将他手指一废,恐怕你接下来会有些麻烦啊。”

    “哦?”百里守约笑着饶了饶头,“我倒是未曾多想,倒是废了这大长子一指,哈哈哈哈。”

    “你还笑得出来,”老头子摇了摇头,“你们百里一族与白氏一族这么多年一直不和,虽然说你们两个都是大家族出声,但白道那小子从小阴狠,做事莽撞,而你做事也相对沉稳一些,我还是更加看好你的。”

    “多谢慕容长老抬举了。”

    “这位是?”慕容别过头,看着慕英和廉颇说道。

    “在下草民,慕英。”慕英走上前,对着这名为慕容的老头子抱拳说道。

    “在下玄门道商族,廉颇。”廉颇抖着脸上的肥肉,大声说道。

    “嗯。”老头子微微额首。

    百里守约走上前,对着慕英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慕容长老,是这百香阁的领事长老之一。”

    随即又转过头,手摊向酒席说道,“慕容长老要不与我们喝上几斛?”

    看了看周边的酒席,一道道香气扑面而来,却又是别过头去,“老夫已经几年未曾喝酒,今日,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

    没有多言,手中拐杖在地面上狠狠一顿,随着一阵金光闪烁,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领事长老?”慕英疑惑道。

    “慕兄有所不知,这领事长老,在百香阁中,可是仅次于阁主的存在。”百里守约嘟嘟嘴,对着慕英说道,“这百香阁,就是那时候由他们投资的资金建造而起的,在这里,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算是这里的大股东吧。”

    “哦?”慕英略显好奇的问道,“仅仅是一名股东,就能够将那名白道吓成那样?”

    “慕兄真是好眼力,”百里守约一笑,“如果只是寻常股东,这白道,自然是不会吓成这样。慕容长老,除了是这里的股东之外,还有另一个足矣另寻常人望而却步的身份,”

    “帝都皇室中由帝皇直接赐予的伯爵身份。”

    “这倒是大排面,”廉颇摆摆嘴,“连伯爵都是会出现在这里。”

    百里守约嘿嘿一笑,“这下知道了吧,这白道,其家族势力也算是庞大,甚至有着几分能够与我们百里一族叫嚣的底蕴,虽然说平时欺人无数,就是连枫林小镇中的一些大家族都敢随意招惹,但此时碰到这名身份显赫的大人物,却是不敢有着半分不敬。”

    “看他那之前对手下的模样,我可真是未曾见过。”

    “不过,刚才的那一番断指,”百里守约尴尬说道,“倒并非我本意,我本是想吓吓他,结果手一没握稳,把他的手指给割了下来。”

    “哈哈!”廉颇大声一笑,“这白道平时做的那些阴险之事也并非在少数,在枫林小镇中可是出了名的恶棍,前段时间就是连我们商队都是去有过骚扰,老子看他早就不爽了,眼下你断他一指,刚好也是能够挫挫他的锐气。”

    “不过这断指一仇,眼下恐怕是已经结下了。”廉颇嘿嘿一笑,“这白氏一族,可不是软柿子啊。”

    百里守约撇撇嘴,“闲人不怕事多,这段时日日子过得清闲,出点事情,倒也显得有趣不是。”

    “也就你小子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廉颇双手抱拳,说道。

    但下一秒,胖子那看着窗外的眼神,却是猛地一阵凝固。

    “小心!!”

    一道白光,在窗外在灯光闪烁的夜景之中,在几里之外,由一道小白点,猛地放大!

    轰!

    一声巨响,窗户上的玻璃瞬间爆炸开来,一枚充满着毁灭性的炮弹,直指慕英等人锁在的位置!

    “吼——”

    廉颇一声怒吼,全身的肌肉瞬间涨大,一层鎏金的光芒瞬间遍布了全身,那看似坚不可摧的**,朝着那轰击而来的炮弹,猛地抵挡而去!

    轰——

    轰轰轰——

    巨大的能量光波瞬间从廉颇的身体上爆裂开来。

    一声大叫自廉颇口中发出,带着一束鲜血迸现,廉颇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

    其身体上,早已经是皮开肉绽!

    血肉模糊的一片,看着好不触目惊心!

    一口鲜血吐出,廉颇便是昏厥而去。

    而窗外,在慕英的眼神中,又是有着几枚充满着毁灭性的炮弹,朝着他们所在的包厢位置,轰击而来!

    这一发炮弹,就是连廉颇这强悍的肉身都是能够一举击破,而百里守约这丝毫没有防御手段,若是被其击中,恐怕是九死一生!

    “慕兄你快跑!”百里守约大步跑上前,抵挡在慕英的前方,紧咬着牙齿对着慕英大声吼道,“不走,我们俩都得死!”

    “跑?”

    一道道金光自慕英的脚底席卷而上,慕英抬起手掌,一把将阻拦在自己身前的百里守约推开,迎着那几枚暴射而来的炮弹,大步走去!

    “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词啊......”

    哗——

    金色光芒,在慕英手掌的控制下,逐渐的转变成为了金白色。

    而在那能量团之中,一丝蓝色的光影,若隐若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