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序 神牧
    大草原上,一片碧绿。

    “这就是草原吗?”慕英骑在奔驰的马背上呆滞地望着眼前这一片绿色的海洋,犹如置身于乘风破浪的远航海轮上一般,虽说慕英从未坐过航海船,但那种感觉,就是令人感到非常的奇妙。

    辽阔的大草原连上天际,犹如画料一般完美的契合在一起,放眼望去,心中透彻,只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吠,微风缓缓的吹拂。懒懒地在草海上移动着,无声无息。

    远远地眺望在草原上,那辽阔的草地上甚至是还有着团团的白云在蠕动,仔细望去,才发现原来这是牧场的羊群,一只只白生生的,肥壮可爱,与这美丽的草原相结合在一起,看上去更是让草原显得更加生机勃勃。

    骑着壮硕的马匹沿着山坡盘旋而上,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不知名的野花,异彩纷呈,美不胜收。整面山坡就如同是一张花毯一样在脚下绵延展开。

    那起伏着连绵一座又一座的山岭引诱着慕英不断前行,因为每次当慕英自以为是登上了最高峰,才会发现,那面前所呈现出来的山坡,更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虽说此时已经是正值秋季,但那草原的绿草如茵,深呼吸一口,依旧是有着清香的草木味扑鼻而来,让人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旷神怡之感,如痴如醉。

    在第一次来到了草原,慕英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原来这大草原,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壮阔。

    与着帝都相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骑乘在马匹之上,感受着周边不断吹过的阵阵凉风,心中不由得闪过一阵畅快。

    奔驰在这原野之上,距离着与苏烈他们的分离,已经是经过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下来慕英一直都是奔腾在原野上,按照着廉颇给过自己的一张地图,照着那个地方前行。

    “这草原真是辽阔。”

    慕英不禁感叹。

    虽然说已经是经过了三天的时间,所骑行的路程也已经是超过上百里,周边的景象也已经是被慕英深深的印入到了脑海之中,但这种感觉,依旧是让慕英感到不曾烦腻。

    据廉颇所说的,大草原在整片大陆上的占地面积,可是不知道要比帝都要大上多少。

    就算是有了这么久的赶路时间,却依旧是没有达到目的地的迹象。

    而慕英所骑乘的这只马匹,虽然说这一路之上都是有着慕英的元力加持,但毕竟三天下来都是不停的在奔跑,就算是马匹有再多的体力,在如此的消耗之下,也是难以承受。

    自知已经是无法用这马匹继续前行,慕英也是释然,在马终于是快承受不住的时候,慕英便是翻身下来,拍拍马的脖子,让其自己离去。

    在这广袤的平原上,让这马匹自由离去,也并非不是件好事。

    而眼下,估算了一下路程,若是运转起自身的元力全速前进,估计在两日之内便是能够抵达。

    看了一下自己那被日光晒出了几分黝黑色的皮肤,慕英又是目视着前方,随着元力的一阵流动,就顿时朝着远方飞奔而去。

    ........

    大草原牧族。

    虽说在字面上是说着牧族,但当慕英真正来到这所谓的牧族时候,却依旧是有被眼前的这幅场景所震撼。

    与自己想象中的牧族景象并不相同,慕英走上前去,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色,这并非是想象中的那牧羊人群,身穿着的都是劳作时候的布衣,所住的房子就是那些巨大的帐篷,每日的习作,就是不断的放养着牲畜,每日操劳。

    眼前的情况,却正是与着慕英的内心所想的世界完全相反!

    看着那高高耸立,差不多是有着接近三十米高的城墙,若非那城墙之上悬挂着的两个大字,慕英甚至是差点认为自己是找到了另一个国家之中。

    “神牧”!

    两个大字,悬挂在那黑黝黝的城楼之上。

    所谓的神牧,便是神族的后裔。

    这是曾经王昭君对着自己所言,这北方牧族,任何一名族人的出生,便都是能够进入到那大草原之中的至高场所,最为神圣的地方——圣寒之所,进行洗礼,所进行的修行,就是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奠定了最为原始的基础,在幼儿时期,就是有着神力的滋润。

    与着诸侯国不同,相比于那些只有特殊体质的修行者,与他们那稀少的修行者不同,只要是出生在大草原之中,就是能够获得神力的洗礼,而获得修行的力量。

    这一现象,也便是造就了这大草原之中全民皆兵的景象。

    “怪不得百千年前的那场大战,诸侯国都是尽数败在大草原之中,就以着这全民皆兵的力量,就足矣将任何一个国家生生的撕碎。”

    看着这幅场景,慕英不由得感叹道。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明。”

    就当慕英准备走进城门的时候,一声声响,在慕英的耳边响起。

    看着这名身材壮硕,皮肤黝黑的壮硕士兵,慕英不由得一笑。

    这话虽说也算是听得懂,但与标准的口音相比,慕英听起来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别扭。

    此时的慕英正身着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大大的帽子盖在脑袋上,使得外人是看不清慕英原本的面容,手中光芒一闪,一张金灿灿的卡片就出现在了慕英的手掌之中。

    这张金色卡片并非是之前百里守约给慕英的那一张,虽说百里守约为慕英定制的那一掌身份铭牌,在帝国之中完全就是可以畅行无阻,但对于来到了大草原这种地方,不受任何帝国限制的另一个国家,显然那身份铭牌并无大多用处。

    此时慕英所出示的是廉颇给慕英专门办理的一张,作为帝国商使的一张身份铭牌,听廉颇所说的,有了这张铭牌,就算是不可能在大草原的每个地方都行得通,但是至少大部分的地方,都是可以畅通无阻了。

    “商使?”

    那壮汉结果了慕英递过来的身份铭牌,用着手中的一个仪器扫描了一下,又是用着那犀利的眼神微微看了慕英一眼,“你是帝国之人?”

    慕英微微点头。

    看其这姿态,想必这些大草原的人名并非是很欢迎帝国的人前来啊.......

    “哼!帝都的人也想进城吗?赶紧滚回老家去吧!”

    那比着慕英高出了整整一个脑袋的壮汉,用着那不屑的语气,对着慕英大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