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水性杨花、红杏出墙
    时清欢心跳加速,疑惑重重,到底为什么?

    楮墨吻住她不放,越来越凶猛,不得已,时清欢只能咬了他一口。

    “嘶——”楮墨闷哼,松开她。

    他抬手抹了抹唇角的血迹,嘴角含笑。

    “想起来了吗?我是谁!”

    说着,手上一用力,拉住了她的头发。

    “说啊!”

    “啊!”时清欢惊呼,头皮都被扯痛了,吼道,“这位先生,你脑子不好吧?”

    “哼!先生?”楮墨勾唇,满是嘲讽,“这出失忆,你要演到什么时候?”

    失忆?

    时清欢怔愣,看来,他是认出来了!他就是‘天上人间’那晚的男人没错了。

    可是,他用得着这么愤怒吗?跟患了躁狂症一样!

    “先生,我没有装失忆。”时清欢皱眉。

    “我记得‘天上人间’那一晚,我不是要赖账,不是没有收到你的信息吗?况且,我真的记不得清楚你的样子,我过来也是想向你确认一下。这样,你给我个账号,我把钱转给你……”

    什么?

    楮墨愕然,她指的竟然是这件事?

    刚才她一直看着他,他还以为……她认出他了!

    原来不是!

    那天晚上,还能解释为她是喝多了,那么现在呢?

    她还在跟他装?凭什么!为什么?

    怒意,充斥着楮墨的胸腔。

    蓦地,他抬起手,虎口扼住了时清欢的喉咙。

    “呃!”时清欢呼吸被遏制,脸色慢慢变了,“放、放……”

    楮墨眼中净是肃杀之气,时清欢看的心惊……这么一瞬,她丝毫不怀疑,这男人想要了她的命!

    可是为什么啊?就因为他们那一晚上的419?

    难道,他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看他这样子,身份尊贵,是怕她纠缠?

    时清欢呼吸艰难,断断续续的解释,“先生,这种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您放心,我不会、不会纠缠的……”

    楮墨薄唇紧绷,脑子里的那根弦随时都会断。

    突兀的冒出来一句,“这世上,每个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女人,都该死!”

    虎口一收,时清欢被他甩到了地上。

    “咳咳!咳咳……”时清欢捂住脖子,剧烈咳嗽。

    她猛抬头,瞪着楮墨。

    这人真是有病!什么水性杨花、红杏出墙,和她有什么关系?

    “哈哈……”时清欢笑了起来,“你这么气,难道你老婆出轨了?”

    楮墨惊愕,她……竟然这么说!

    “活该!”时清欢啐了他一口,“像你这样到处包养女明星的男人,老婆不出轨才怪!就许你出轨,不许你老婆……呃……”

    下颌猛的被扼住,楮墨用力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下颌骨!

    时清欢皱眉,已然说不出话来。

    楮墨看着她,笑了,阴恻恻的。

    “没错,我老婆出轨了。”

    时清欢怔愣,真的?她只是气不过随口说说啊。

    楮墨扬眉,“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

    “……”时清欢看着他,她怎么会知道?

    楮墨冷笑,笑容森然,“她死了!我杀了她!”

    嗡……时清欢胸口一痛,仿佛遭受重击般!这个男人,不只是躁狂症……简直是个变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