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篇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能不能分点你们的汤给我?”王易阳羞耻的道,又补充了一句,“我会付钱的。”

    见唐言之怀疑的看着他,王易阳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灵珠,“这些够了吗?”

    这些灵珠要是在客栈里面吃饭,足够他一个人吃上半个月了,现在到了这里,就只值一顿饭而已。

    想想他王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了?灵珠没有了就没有了,反正他是不愿意让自己受到委屈的。

    唐言之眉开眼笑的收了灵珠,连忙道:“王少爷来来来,在我们这边坐下吧,随便吃,保证管饱!”

    几个人往后面移一下位置,就有空出来的缺口让王易阳坐,灵珠给了,王易阳当然是不客气的坐下来,给自己大大的勺了一碗的肉,吃下去,王易阳感觉到肉质里蕴含着的充足的灵气。

    这倒是赚回来一点。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一路上有王易阳和蒙面女子这两个外人在, 唐言之无法在马车上炼丹,只能乖乖的修炼, 等到了下一个城池,就把他们放下去。他们的这一路倒是很顺畅,至于王易阳和蒙面女子, 没和他们走在一起。

    在城镇里拿到他们的报酬后, 唐言之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蒙面女子和王易阳也没挽留他们。

    他们所处的地方的确是很偏僻,看着高大的城墙, 唐言之心想。他们一路走来, 后面放慢了行程,遇上好玩的地方, 就停下来玩一两天,差点就错过时间, 他们是直接从另外的城池, 传送过去的。

    费用贵得让他们差点就破产了。

    唐言之一行人走出传送阵,心中感叹,占据一个传送阵真的很有钱啊!光是每个人的传送费用, 就是很大的一笔钱了。

    他们是直接传送过来, 也需要排队进城的, 队伍很长, 但进去的速度也很快,他们等了一会儿, 就轮到他们, jiao钱拿着牌子就进去了。

    皇帝的大寿, 各地各派都派了人来祝贺,加上天剑派十年一度的招徒也是在近期举行,可谓是热闹非凡。

    唐言之他们去了第三家店,都说没有房间时,这才明白,冲着大寿或者是招徒来的人,非常非常多。

    最后他们还是在一家不起眼的客栈找到了住的地方,他们安顿好后,就马不停蹄的去打听鬼医的情况。

    “跟我们说说鬼医和神医的消息,满意了这个东西就是你的了。”唐言之手中拿着一锭金子,份量看上去就不轻。

    带着他们的侍者谄媚的笑着,“神医和鬼医两个人半个月之前来到帝都,现在正居住在皇城里面,神医偶尔会出来逛逛,但是鬼医基本上不出来。神医有时候还会在皇城附近免费给人看病,但鬼医,除了拥有鬼令的人,否则一律不见。几位客人也是找他们看病的吧?鬼令拍卖行里面有两枚,不日会举行拍卖会。”

    唐言之把金子抛到他怀里,侍者满脸高兴的接住,收进怀里,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人,这才小声的看着他们道:“据说这次神医和鬼医来贺寿,是为了十公主而来的。”

    唐言之往嘴里扔了一块点心,道:“十公主?十公主又是何人?”

    侍者解释道:“十公主是先帝最宠爱的公主,听说陛下有意立她为后,据说长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行了,你先下去吧。”唐言之又给了他一锭金子,手支撑着下巴在想事情,现在的皇帝并不是先帝的子嗣,这件事情他还是知道,倍受宠爱的十公主他倒是没关注过,也不知道这十公主是何方神圣?如果神医鬼医真的是冲着十公主来的,三个男人都喜欢她,这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唐言之只是想象了一下他们的四角关系,就把他们放到脑后去,几个人喜欢上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在修真界里面是很常见的。不知道最后十公主会选择那个男人呢?

    休整一天后,唐言之带着萧洛意前往鬼医住的地方,他们有鬼令,不担心鬼医会拒绝救治他们。

    根据他们打听到的消息,他们两个人来到皇城的一个入口,门口外跪着不少的人,还有人派人在盯着鬼医什么时候出现的,那些跪着的人是想让鬼医出手救人的,想靠自己的诚意打动鬼医,盯着他们的人则是看看鬼医是否会出门,第一时间上去攀jiao情的。现在用不到鬼医,不代表其他时候用不到。

    萧洛意皱着一张脸,拉拉唐言之的衣角,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不高兴的道:“我不喜欢这里。”

    唐言之在他的脸上亲亲,“我也不喜欢这里,我们就进去一会儿,马上就出来。”

    萧洛意不情愿的点点头,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他的衣角。

    唐言之来到守卫的面前,然后亮出自己手持的鬼令,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守卫并不担心对方拿的是假的鬼令,众所周知鬼医的性格不好,拿了假的鬼令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有好的下场的,久而久之,就没人敢拿假的令牌上门。

    “两位公子里面请,这里我不能进去,顺着路直接往里面走,就能看见我家先生了。”

    唐言之牵着萧洛意的手,顺着小路往前走,小路的两边栽种的不是奇花异草,而是各种各样的灵草,放到外面每一棵的价值都不低,现在就仿佛是路边的野草一样,任由它们生长在路侧。

    走到路的尽头,他们终于看了传说中的鬼医是什么样的,意外的年轻,还以为颇有盛名的鬼医会是个老头子,但实际上,鬼医是个颇为yin沉的青年。

    “鬼令。”yin沉的青年朝他们伸出手,看也不多看他们一眼。

    唐言之把鬼令扔过去,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他在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威胁。

    “是真的,我可以……”鬼医不知道发现了什么,脸色剧变,正在炼制着的丹药也化成灰烬,但他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眨眼间出现在唐言之身边,掐着他的脖子,一字一顿的道,“鬼令的原主人在哪?!”

    唐言之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掐住脖子,萧洛意见状,反应比唐言之还快,拔出他的刀,往他身上砍去。

    鬼医他现在的修为是筑基中期,根本就不是萧洛意这个炼气四层能够撼动的。只见鬼医轻轻一挥,萧洛意就仿佛遭受重击一般,吐出一口鲜血,被打飞退出四五米外。

    感觉到主人受到威胁,蓝小火和赤云突然出现在他身侧,朝鬼医攻击过去。

    鬼医感觉到一阵心悸,大手一挥把唐言之给扔到一边,避开蓝小火喷过来的火焰。

    唐言之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不停的咳嗽,脸上是严肃的表情。

    他没想到,鬼医一看见那鬼令就仿佛和辛月有深仇大恨似的,没等他解释,就朝他们攻击过来,唐言之又惊又怒,怒自己太过自大,带着萧洛意就这样过来了,惊辛月和鬼医有仇还把鬼令给他们。唐言之心中发狠,辛月你最好别再遇到我们。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在鬼医手下捡回一条命?早知道如此,他情愿萧洛意一直这样傻下去,也比遇到危险的好!

    蓝小火和赤云配合起来,勉qiang还是能抵挡住鬼医的,吃了几颗疗伤的丹药,过去检查一下萧洛意,只是暂时昏迷过去,喂了疗伤的丹药,将人放到一边,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鬼医。

    把蓝小火和赤云喊了回来,唐言之感觉喉咙舒服一些,这才开口说话,“那个令牌是我们从一个叫‘辛月’的人手中,换取回来的。”

    “我们不认识他,要是你和他有仇的话,你就去找他去吧!我们只是无意中得到这块令牌的。”

    “你是说,你们是用东西从他手中换取的?”鬼医停下攻击的动作,询问道。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得来的?”唐言之心中翻了个白眼,这节奏,看样子他们两个应该不是有仇?

    “你是跟辛月有仇?”唐言之见他不说话,一边暗中准备着自爆法器和符箓,一边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