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篇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叶凌山:“嗯嗯!”

    你说的都对!

    “既然你不反对的话, 就表示你同意了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唐言之自说自话道。

    叶凌山:“同意, 我同意。”

    “子安过来。”唐言之对着萧子安招招手,轻声道,“之前他们是怎么对待你的?现在我们也好好的和他一起‘玩游戏’。”

    萧子安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全部都记得的。”

    “爹先把他的脚绑起来。”

    唐言之拿出一根筑基修为都难以挣脱的绳子,更加不用说叶凌山这个炼气修为的, 他绑好人的时候,萧子安也刚好从房间中出来,手里拿着两根绳子。

    “爹这个给你。”萧子安脸上带着一点小兴奋的道。

    “你现在可以走了。”萧子安道。

    一顿鞭子下来,叶凌山疼得嗷嗷大叫, 声音传到外面去, 唐言之看了叶凌山一眼,没说破他的小心思。

    敢动他的儿子, 就要做好他报复回来的准备, 叶凌山这个例子, 最好可以能让他们牢牢记住,千万别去招惹他们这里的人。

    原本以为叶凌山没事的杜月白,刚刚闲下来没多久,队伍中的人就急冲冲地跑来找她,“叶凌山好像是出事了——”

    “叶凌山那个废物又做了什么事?!”杜月白烦躁的说道,要不是看着那金丹修者的份上,叶凌山早就被他们看管起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叶凌山这种人!

    “华叔不是跟在他身边的吗?他怎么会出事?”杜月白bao躁归bao躁,问了几句,来者还是支支吾吾没说清楚,“你带我过去看看!”

    来到唐言之屋子外面的时候,屋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脸看热闹地看着屋子里面的情况,时不时就传来叶凌山痛苦的大叫。

    之前叶凌山借着那金丹修者打伤村落不少的人,要不是有当初唐言之留下来的丹药,恐怕现在

    “里面什么情况?”杜月白问道,奇怪地看着外面围着的一群人,怎么不进去看看?

    之前跑去报信的少女也苦着一张脸道,“这屋子居然还设有禁制,我们进不去。”

    “软的不行硬的来啊!”杜月白道,随意指了一个看起来高大威猛的男生,“你去试试看。”

    拿出法器,朝着大门攻击好几下,大门动也没动一下,“不行。”

    “叶凌山,你能不能听到我们说话?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杜月白提高声音道。

    唐言之拿着鞭子甩了一下,看了一眼大门,轻笑道:“你的同伴们正问你话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们欺负你呢。”

    叶凌山发出一声惨叫,一鞭子下来,只感觉到钻心的痛,闻言,连忙高声回答道:“没事!我们在玩游戏!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

    玩游戏?这鬼话没人信,玩游戏会发出这种惨叫声吗?万一叶凌山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回去的日子也不会好过,道:“里面除了叶凌山还有谁?”

    “这个村子的村长回来了。”一边有人回答道,“华叔在里面,不用担心那么多的。”

    “闭嘴!”杜月白冷着脸说道,“你们能感觉到华叔的气息吗?”

    其他人也注意到这一点,脸上一变,有人不敢相信的说道:“难不成华叔是出去了?”

    唐言之也就一个筑基修者而已,他们不相信他能打败一个金丹修者。

    光明正大的打斗唐言之是不可能打败对方的,但是他没用正面对上的方法啊!他本来就是一个炼丹师,不擅长战斗,要打斗也是用符箓或者是法器砸死对方的。

    “华叔不可能离开这里很远的,还是他没出事,不可能没听到叶凌山的求救,现在过去多长时间了,华叔也没见他出来。恐怕他已经凶多吉少,当初就劝告过他的,让他别那么小气。连个孩子都不放过,现在好了,人家回来报仇了。”杜月白烦躁的说道。

    “现在怎么办?”有人问道。

    “大家一起出手,我就不相信这禁制破不开!”杜月白看着目光闪烁的几个人道,“叶凌山出了事,我们也讨不了好去。”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叶凌山的惨叫已经渐渐弱下来,他的肋骨好了没几天,就又一次被唐言之弄断,外面的人商量着闯进来,唐言之可惜地拍拍他的脸蛋,喂了他吃下一颗丹药,这个就当作是送给他的‘小礼物’吧?

    他会让他知道,得罪一个炼丹师,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甚至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变成一个废物,既然变成一个废物,到时候他回去,想派人来对付他。唐言之就不相信叶家就只有叶凌山一个子弟,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能使唤得了家族中的其他人吗?

    就算使唤得了,现在他能gan掉一个金丹,下次同样也能gan掉一个金丹。

    这颗丹药的时效是三个月,一个月后叶凌山的修为会慢慢地下降,唐言之相信,除非是元婴修者出手,不然叶凌山就是死定了!

    叶凌山这个性格,讨厌他的人,相信也不是在少数的,或许不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就会死于‘意外’。

    “还想玩久一点的,没办法,其他人来了,我们下次再继续?”唐言之嘴角上扬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萧子安把手中的鞭子扔了,上前又踢了他好几脚,一脸厌恶地看着他。

    唐言之拿出手帕擦gan净他的手,解释道:“他现在还不能死,至少是不能死在我们手里,放心吧,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的。”

    “嗯,我知道了。爹,父亲去哪了?怎么没看见他?”萧子安忧虑的问道。

    唐言之把门打开,道:“你父亲又偷懒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醒。”

    萧洛意陷入沉睡的事情,唐言之之前有和萧子安提过,这一次萧子安有了心理准备,点点头,没继续追问下去。

    “大家好久不见啊?”唐言之带着萧子安笑眯眯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一脸的奇怪,好像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聚集在自家门口?

    场面一度寂静,唐言之也不介意,诚恳的说道:“那么久没回来,一回来就发现家里面进了贼,刚才是在教训一下贼人,是不是打扰大家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杜月白:“……”

    “叶凌山现在怎么样?”杜月白喉咙发紧地看着满脸笑容的唐言之道。

    “唉,”唐言之叹了一口气,“真是对不起了,到了后面我们才发现,原来这不是贼人,而且你们当中的叶凌山公子,突然出现在我家里面,还以为是贼呢,就套着麻袋打了一顿,真是对不住啊!他人就在里面呢,你们派两个人进来带他回去吧!”

    那副惭愧的模样,要是不知情的人,他们差点就相信了。

    “呵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的错,没有主人家的同意就跑到别人的屋子里去。揍他一顿也是活该的,你们两个去把人带回去,小心点。”只要人没死就是,杜月白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的惨叫声,恐怕叶凌山受伤不轻,点了两个人,让他们小心点把人带回去疗伤。

    等他们把人带出来之后,杜月白看着微笑着心情十分不错的唐言之,在他身上贴上了‘不能招惹’的标签。

    她可是知道,这一次来的那个金丹修者,和第一次的金丹老者不一样,他是金丹中期的修为,而且是属于叶家的人,具体一点,那是属于叶凌山母亲那边的人,对叶凌山这个小辈非常宠爱。这里偏僻得很,寻常时间他不会离开叶凌山身边的,就算是离开他身边,也会留有联系他的方式。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错了,先把人带回去治疗,我们改日再登门道歉。”杜月白不敢多待,带着叶凌山迫不及待地离开这里,万一唐言之看他们也顺眼……

    走出唐言之的视线,杜月白的脚步才放缓下来,不死心的问道:“华叔倒哪里去了吗?”

    吃下治疗伤势的丹药,叶凌山才半死不活的睁开眼睛,听到华叔两个字,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惊恐地瞪大眼睛,“华叔……华叔被他杀死了!”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