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骏马常驮痴汉走,美妇长伴拙夫眠?
    “你这做的什么猪食,为什么这么难吃!”赵六气得端起碗来又扒了两口冷饭菜,突的一下将碗倒扣在桌子上,大发雷霆。

    “……”女人不作声,敢怒不敢言。脸色也难看得要命。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欢乐的空气没有了。

    良久,赵六怒了眼女人,停了停,收拾了下情绪,继续说下去天王堂面馆开张的事情:“本来当时院中还是有几个人想要试吃一碗的,但等那个铁扉道人吃完了面条后,以他的表现,竟是觉得面条不好吃也不值价,于是一碗六文钱的面,硬是只付了五文钱,那个武大也不敢和他高声……”

    “哦……”

    “这样一来,想要尝试的那几人也立刻却步不前了,怕当了傻子。”

    赵六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在揣测着那个谜,终于禁不住的说出,虽然他心里自觉这个家中不可能有人答得出:

    “不过,这里存在个问题,别人问过我,我也有一些不解,那就是,铁扉道人既然中午明明觉得那碗面不好吃,到了晚上,为什么偏偏还要再跑回天王堂里去,要知道,铁扉道人可是几乎从来不在外面吃任何东西的,他固执得要命……”

    是啊,为什么这么一个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总是习惯呆在他那孤别的庄园里不肯出来见人的怪脾气铁扉道人,却会为了一碗面而破例呢?

    几近同一时间,这一晚,这个问题困扰了白天去过天王堂的好多个家庭。

    每个人都在他们的家中这么对他们的妻儿、老母问。

    赵六家,王二家,张戏子家,范老先生家,方老员外家……

    其实他们也不是真的在问,因为——

    答案早已经呼之欲出,就在他们每个人的喉头——

    “啊——”

    众人齐呼一声,终于在一瞬间想通了,这一刻全城人一起达成了连接:怎么搞忘了,这铁扉道人还有个外号,叫做铁公鸡的嘛,他为人一向苛刻,做事孤介,虽然有名声在外,但却也是个不好相遇的人。——注释1

    他家除了庄子与田地以外,尚有荒园几座,要人耕种。可是这铁扉道人却一是不肯提供住宿,不愿做工的进他那孤别的房子,二呢,只有饱饭提供,却无到手的工钱可言,因此,三年以来,倒有几个做工的曾给他开过荒,但做不多久就被他使唤不过只能够放弃了……

    本来原先还有无聊和好事的人想着借以打工之名,去他家见一见那深藏闺中的女子,被他这脾气一来,也一个二个早断送了念想,一来二去,便没人愿意做他家长工了,如此,不仅铁扉道人这名号越发落了实,而且,还又落下了一个铁公鸡的称呼……

    这么说起来也就简单了,不是武大的那碗面不好吃,而是这铁公鸡一向就喜私自扣人三分五厘……

    那么,问题又来了,武大的那碗面,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了铁扉道人,又到底能够好吃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里,那七八条大汉和铁扉道人以及两个小孩子等人吃面时候的情景便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众人的脑海里……

    令众人细品……

    食之一道,愿者上钩。

    什么叫吊味口,这就叫做吊味口。

    众人还不知道这味道,但是至少却已经成功的扩散了这一碗面的话题。

    ……

    ……

    张府。

    余夫人坐在锦榻上。

    “夫人,今天中午我亲自去天王堂看过了……”余天赐站在下首躬身说道。

    “怎么样?”

    “别人家开张,生意兴隆,高朋满座,这武直今天也是这个样,从早到晚,院中倒没缺过客。不过,除了那个叫花子带去的几个穷汉以外,其他的人其实都只是过去看热闹……”

    “哦。”

    “我还看见那与武大签订契约的邓小乙了……他像贼一样混在人群里,瞧了一阵就溜了,因为看见武大院中没生意,他乐得就像个傻子似的,脸上都起了好几层摺子……”

    “是么?”

    “嗯。对了,那个从来‘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铁老先生也去了……”

    “铁扉道人?他去干什么?”余氏夫人坐直了身体。

    “估计是碰巧过去的……依我看,他倒有些像是去砸场子的,一碗素面六文钱,他吃完了,却只付五文。”

    “没扯皮?”

    “没扯皮。别说铁老先生了,就连那常游走在两司三院的架儿于春,他都不敢得罪。我见那于春儿凑过去,笑里藏刀的稍使出点手段与颜色,那武大就怂了,费了十几文钱买了他三个青果儿和一小包瓜籽儿,不仅如此,那于春儿倒还反客为主起来,在他的院中叫卖个不停,论起来呀,于春儿的瓜子生意,倒比武大的面条生意还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这么说,今天最大的赢家反而是于春儿?”

    “是啊。院子里大家磕着瓜子看热闹,到头来,还得武大翘着屁x股扫地呢,您说窝囊不窝囊……”

    “嗯……”

    “自古骏马常驮痴x汉走,美妇长伴拙夫眠,夫人,您就放心好了,这武大呀,草包一个,就是耗子扛枪——窝里横,他不是鹰,飞不起来……”

    ……

    ……

    一宿过去。第二天天气也还是不错。还是鸡叫第三遍,武直就起来准备,同时一边想像着门槛被踏破的兴隆景象。

    毕竟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也说不定的呢,是吧,反正,只要在做,就还有得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因此,一边做一边梦又何妨……

    天开始一点点亮起来。

    以前在现代过生活的时候,武直可很少能够起得这么早。再换句话说,就算能够起得那么早,一般也没空去领略清晨太阳升起前那种缓慢却的确持续变化的雅致时光,武直能够记得的,印象深刻的几次起早的经历,其中最早的一次,是去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半夜四点钟就爬起来,虽然喜庆却匆匆……

    只有像现在这样完全将自己给放空了,鼻孔中吸进天光前那清新的空气,一边等着头顶上的太阳在渐渐升起,一边看着晨雾笼罩之下的清河,如此,虽身在城镇之中,却又如隐逸至城镇之外,这种劳作却自然的心情,才最叫人舒心。

    让人感觉,美好的一天就要到来了,它正在发生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