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鹰语课
    “你们懂什么。男人之间的爱情才是真的爱……对,就是这样。再来一个,听好了:少壮不努力,you ill be a pig!”

    “什么,什么?少壮不努力,什么什么屁?”

    “胡说,胡说!分明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武大,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哈哈哈……”

    孩子们笑倒一大片。

    武直笑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哪有我这般压韵,来,孩子们,跟着我一起大声念……”

    “少壮不努力,you ill be a pig!”

    孩子们果真跟着一起念。

    不得不说,虽然从未接触过,但是,孩子们对于新事物的认知和接受能力却仍然是最强的,武直一字一句慢慢讲,他们也念得有模有样,一字一句学,发音算是上标准。

    可以说,这就算是这些古人们关于鹰语的第一次启蒙讲座了。

    有人问:“什么b啊屁啊的,武大,你到底在说什么,是不是在骂人?”

    武直无辜道:“骂人,并没有啊。”

    “那你这句诗,姑且算作是诗,改成你这样的了,到底又是个什么意思?”

    “意思很直白啊,就是说,若是一个人少壮的时候又有时间又有精力,明明是求知最好的时光却不努力,反而拿去荒废了,到老了便容易一事无成,变成一头猪,任人宰割了……”

    “是这样?”

    “对的,是这样。you就是你,ill be就是将来会,a就是一只一个,pig就是猪的意思,a pig就是指一头猪……连在一起,就是,你将会变成一头猪,混日子不成,还随时会成为别人砧板上的肉……好吧,这会儿肉真的来了……”

    哈哈哈……

    孩子们听了,大声笑起来。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这句话可是大人们常拿来劝诫小孩子们的,但这会儿听武直这么一变,就显得越发的生动了,不再像原文那么老气横秋了,而且,原来的意思还并没有一点扭曲,反而越叫人容易接受了……

    好玩好玩。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孩子们大声叫着,虚心请救。

    “你们还想学?”武直问道。

    “想学想学。”与大人们全都傻眼了不同,孩子们面对鹰语的积极性爆表,态度非常的踊跃。

    不得不承认,还是孩子们对于新事物新现象的接受能力要强得多。

    “好,就应你们的要求,这堂鹰语课就再多教你们两句吧。刚才第一句诗里说到送别与求爱,其实,若是求爱成功了,便会发生接下来的另外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情?”有人紧张问,其实是抱着坏坏的看热闹一般的心态。

    “武大,快住口快住口!讲不得讲不得!”又有人阻止,担心武直说出令人脸红耳热的尴尬事情来。

    如果他们是现代人,恐怕他们就会要大喊——哎呀,辣眼睛啊辣眼睛,污耳朵啊污耳朵——只可惜他们并不会这些词语,武直在心里琢磨着,看来,这些古人与现代人在各种意识形态上也真的并没有什么两样,一样有保守的,却又不缺猥琐的,忘了朝代,古今一样。

    武直笑道:“送别的时候若是求爱成功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就是——吻别了!”

    所有人都惊掉下巴:“吻别?”

    “对的,吻别。怎么,难道你们还想再发生一点深入的事情吗?都送别之时了还想怎样?要知道,不管是飞机票,还是高铁票都是很贵的……不扯了,你们知道吻别的鹰语怎么样讲吗,听好了,kiss goodbye!”

    “气死古德拜?”

    “对对对。就是气死古德拜。”众人的发音实在叫武直没法子恭维,但也将错就错了,毕竟才刚开始接触,不能对他们要求太高,继续道:“好了,刚才说到骂人的,现在骂人的话也来了,听好了,kick your ass……”

    “这是什么意思?”这会儿在场的大人们也一样好学。

    “这个,就是踢你屁x股、爆x你菊x花的意思……”

    哈哈哈,大人小孩子们笑倒一大片。

    好问的人又问:“那么,抱你菊x花是什么意思?”

    武直道:“就是踢你屁x股的意思。”

    “哦。”好学的人们似懂非懂,在心中揣摩着其中的层次与意境。

    “大家记好了没有……”武直开口道:“吻别是kiss goodbye,开玩笑骂人是kick you ass,大家多念几遍,既然我今天免费给教了,回去之后就要懂得活学活用……”

    “好好好,kiss goodbye,kick you ass……”大人小孩们一遍遍重复:“好了好了,我记住了!”

    晚宴气氛达到了**。

    武直于是开口宣布道:“各位,三味书屋将定于三日后正式开学。三日后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第十个日子了,到时请各位于早上八点半钟准时送孩子们前来上学。现在,请大家一起敬铁扉先生父女俩一杯水酒,相信在他们两位教授的带领下,孩子们一定能够学有所成,早日回报家庭与社会……”

    “好哇好哇……”

    “敬铁老先生与铁姑娘一杯!”

    “敬铁教授!”

    “敬铁姑娘!”

    人们纷纷站起,将手中杯高举,就连孩子们也都端起了他们面前盛着豆腐脑的碗,热烈的响应。

    铁扉道人却一愣,连忙抱着武直的手连连叫道:“等,等等,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武直笑道:“我没说什么,是大家要敬你父女俩一杯呢,志在感谢你们父女俩教育好他们的子女……”

    “怎么和玉香扯上关系了?我不是说过了……”

    “您说过了,哪有女人抛头露面去当教师的?我懂您,不过,现在不是我的问题,谁叫玉香刚才把阿拉伯数字教得那么好,引起了大家的误会……”

    武直一边说着,一边冲众人使了使眼色。

    大人小孩子们于是越发的叫得起劲了:“铁老师,铁老师,铁玉香老师……”

    铁扉道人急了:“各位,你们误会了,玉香她当不了你们的老师……”

    但是他的声音却被在众人的呼喊所掩没。

    武直大声道:“各位,你们搞错了,玉香只是来服侍她爹的,怕她酒喝高了,她并不是三味书屋的老师……”

    众人道:“胡说!武大,你不要欺我!玉香这么好的老师,哪里去找?我们就认定是她连忙抱着武直的手连连叫道:“等,等等,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武直笑道:“我没说什么,是大家要敬你父女俩一杯呢,志在感谢你们父女俩教育好他们的子女……”

    “怎么和玉香扯上关系了?我不是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