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让人放心的韩王然(第三更)
    当天晚上,赵丹便在宫城之中设宴招待韩王然。

    在这几年以来,韩国虽然在某些事情上稍微显得有些犹豫,但是一直都可以称得上是赵国最为忠诚的盟友。

    除此之外,赵丹和韩王然还有另外一层更加亲密的私人关系,那就是赵丹的王后韩婉是韩王然的妹妹。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赵丹和韩王然这一次晚宴的气氛是相当愉快的。

    所谓宴会,无非就是美酒佳肴加上歌舞助兴,这一次的晚宴也同样不例外。

    赵丹举起了手中的酒爵,对着韩王然笑道:“说起来,寡人和赵国这些年来若是没有韩王和韩国支持的话,倒也确实不可能有如今这般声势啊。”

    韩王然闻言目光一阵闪动,随后同样举起了手中的酒,对着赵丹笑道:“赵王说笑了。赵国之所以有今日之盛世,那自然是因为赵王的英明领导,还有赵国上下军民用心奋发图强。寡人虽然也曾有过那么一些对赵国的小小援助,比如说长平、河东、关中等等,但却算不上什么大事便是了。”

    赵丹脸上微笑不语,心中却是在暗自吐槽不已,既然你韩王然自己都觉得那不是什么大事了,那还拿出来一件件说得这么清楚干嘛,还不是想要让寡人记着你韩王然的恩情吗?

    不过这等小插曲自然不会被赵丹放在心上,毕竟韩王强调韩国对赵国的帮助,其实也是一种对赵丹的隐形示好。

    酒过三巡,两人的气氛也是越发的热络,韩王然已经是两边脸颊通红,说话的时候也开始舌头变大了起来,看上去有了几分不胜酒意的意思。

    赵丹觉得差不多也应该是时候了,于是伸手挥退周围伺候的众多宫人和歌姬乐者,然后正色对着韩王然说道:“韩王,实不相瞒,今日之所以邀汝前来赴宴,其实寡人是有事情想要和韩王沟通一下的。”

    韩王然微微一笑,坐直了身子,两只眼中突然露出了两道精芒,十分沉稳的对着赵丹说道:“不知道赵王有何事情,尽管说来便是。”

    赵丹看着韩王然的这般作态,心中也是不由得暗自感慨,果然这年头谁能出来混的那全都是戏精啊,这演起戏来是一套套的。

    刚刚还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呢,现在一下子就神采奕奕了。

    不过说实话,赵丹接下来说的这些事情,的确也是不希望在韩王然酒醉的时候和他商量的。

    所以吐槽归吐槽,赵丹还是摆出了一副说正事该有的态度,对着韩王然说道:“不知韩王对于魏王今日之所作所为,究竟有何看法?”

    韩王然想了想,然后对着赵丹说道:“说实话,寡人觉得魏王今日在会议上的说法,未免过分了一些,全然没有顾及到赵王作为盟主的威严。而且寡人还听说,魏王在会议结束之后就立刻率领使团离开了,这样的做法更是有欠妥当啊。”

    赵丹点了点头,对着韩王然说道:“韩王之言,的确颇合寡人的心意。其实吧,不管怎么说魏国毕竟是寡人的盟友,若是魏王不愿意交出寿春的话,那么稍微退让一下,交还其他几座小城邑也便是了,寡人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他竟然如此当众和寡人作对,这就让寡人很难做了。”

    韩王然哈哈一笑,张嘴吐出了一道酒气,正色对着赵丹说道:“赵王,虽然大家名为三晋之盟,但你我都很清楚,那魏王和吾等原本便不是一条心,如今有这样的举动其实也是不足为奇。若是汝想要采取什么行动,寡人和韩国一定是站在赵国这一边的。”

    韩王然看上去显然非常的上道,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直接摆明了车马要站在赵丹这一边。

    赵丹要的就是韩王然的这一句话,因此在听到了韩王然的承诺之后,赵丹立刻就笑了起来,对着韩王然说道:“有了韩王这句话,那寡人就放心了。”

    说着赵丹拿起了酒爵,对着韩王然笑道:“来来,寡人以此酒祝愿赵国和韩国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

    韩王然同样举起了手中的酒爵,对着赵丹高声道:“没错,寡人同样也希望赵韩两国的同盟坚如磐石!”

    事情既然已经谈妥,那么接下来不消说自然便是宾主径,两人一直聊天聊到了月上中天之时,方才大醉而散。

    第二天,赵丹又接见了齐王建。

    但是和韩王然这边相反,赵丹并没有从齐王建那边得到什么像样的承诺。

    齐王建看上去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这一次的魏赵两国之间保持中立。

    对于齐王建的这种态度,赵丹的心中无疑也是不太舒服的。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赵丹其实也并不希望同时让齐国魏国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毕竟敌人的盟友总是越少越好。

    所以对于赵丹来说,齐王建所承诺的中立其实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了。

    如果所有的国家都和齐国一样中立的话,那么赵国打一个魏国还是非常轻松的。

    当然啦,赵丹也不可能指望所有人都会袖手旁观站在一边看着赵国殴打魏国,至少赵丹的心里觉得远在关中的秦国是一定不会对此无动于衷的。

    “大王真的确定秦国会插手这一战吗?”对于这一点,赵国大臣李伯显然有些怀疑。

    只听李伯说道:“大王,如今的秦国可是饱经战火荼毒,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里休养生息了一段时间,但是这一年的时间对于秦国的恢复来说其实还是不够的。如今的秦国秦国未必能够有能力支撑一场对外的战争,尤其是对上吾等赵国这样的战争。”

    赵丹摇了摇头,对着面前的李伯说道:“李卿这是有所不知啊。秦国人可是从来都没有放弃过称霸中原吞灭其它国家的梦想,现在中原是寡人的赵国一家独大,如果让寡人再将魏国打压下去的话,那么中原诸国基本上就已经没有任何人是寡人的对手了。”

    “那秦国既然对中原如此觊觎,又怎么可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呢?所以寡人敢断言,如果哪一天寡人和魏国之间开战的话,那么秦国一定是会插上一脚的。”

    对于赵丹的这番话,廉颇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立场:“大王勿忧,不过是区区秦国罢了。如今秦国之中武安君白起已死,其他诸多将领尽是庸碌无能之辈,若是秦兵胆敢再来犯,那么老臣绝对让秦军失败而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