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有些绝望的魏王圉(第四更)
    ,精彩小说免费!

    魏国陶邑,宫城。

    魏国的宫城之中种着许许多多的树,每到这样的盛夏时分,知了就在树上声声的叫着,正午的太阳直射大地照出阵阵树影,偶尔一阵清风吹来,所有静止的影子一下子似乎都全部活了过来,轻轻的随风摆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暴喝突然从宫殿之中传了出来:“蠢货,都是一群蠢货!给寡人滚出去!”

    伴随着魏王圉的怒骂,几名魏国大臣灰头土脸的从宫殿之中跑了出来,很显然刚才魏王圉的那一番怒火就是冲着他们发的。

    但是这些大臣们走了,却并不代表着宫殿之中就没有人了。

    魏王圉注视着坐在自己下首不远处,头低得几乎已经和膝盖平齐的段干子,用带着明显怒火的声音道:“段卿,汝来给寡人出一个主意吧!”

    段干子一听魏王圉这番话,心中那叫一个纠结啊。

    主意?现在还能够有什么主意?

    如果魏王圉在之前愿意听从段干子的话,将魏军的主力主动的撤回陶邑城之中固守,那么魏军的主力就不会溃败。

    如果魏军的主力不溃败的话,那么原本和赵国还在相持甚至占据了一些优势的秦国和韩国就不会突然转变立场向赵国求和。

    如果赵军没有击败魏军,那么赵军主力也就不会得到北上反包围齐军的机会,而原本击败了廉颇的齐军甚至可能会攻破聊城,将大名鼎鼎的廉颇给活捉或者杀掉!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魏王圉的这一次指挥失误导致魏军溃败的话,那么现在的局面应该是秦军对河东郡猛攻不舍,韩军在上党郡相持不下,齐军对聊城狂轰乱炸。

    秦军假如攻克了河东,那么就可以沿着河东继续东进,一鼓作气配合韩军拿下上党东出邯郸。

    韩军假如拿下了上党,那么既可以配合秦军拿下河东,也可以直接东出包围邯郸。

    齐军如果拿下了聊城,那么廉颇无论是战死还是被俘,对于赵国的军心都是致命的打击,而且在那之后齐军既可以北上包围邯郸,又可以南下配合魏军对赵国发动反击。

    换言之,只要这三处战场的任何一处战场在魏军溃败之前取得突破的话,那么赵国人就会立刻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整个战争的天平就会瞬间朝着四国联盟重重倾斜,甚至称之为大局已定都不为过。

    但就是这样的大好局面,却因为魏王圉的固执而统统葬送了!

    就好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魏军的失败所导致的正是四国联盟在所有外交和军事战场上的接连崩盘。

    这种国际联盟就是这么一回事,大家都各怀鬼胎,如果是优势情况的话那么不用说肯定都是全力痛打落水狗,但要是变成劣势局面的话那一个个就只想着提前求和保证实力了。

    一想到这里,段干子就忍不住想要站起来痛骂魏王圉一番:“大王,正是因为汝的固执,所以才导致了这次千载难逢的良机被吾等魏国给葬送了!”

    段干子的心中是真的悔啊。

    要知道段干子其实和赵国的胡衣卫私底下是有些联系的,而这些联系一直以来也都被赵国所暗中利用着。

    但是在这一次的四国伐赵战争之中,因为段干子觉得魏国赢面很大,所以他十分果断的拒绝了赵国胡衣卫的要求,选择了和赵国站在对立面上。

    段干子很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是一定会遭到胡衣卫的报复,毕竟段干子本身的屁股就算不上干净。

    不过段干子当时觉得,只要能够打赢了赵国人,自己这个在其中出力甚多的相邦肯定是有功之臣,还是大功臣。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胡衣卫再如何拿出证据,魏王圉想必也是不会相信那些对自己这个大功臣的“污蔑中伤”。

    如此一来,段干子既能够成为功臣,又能够借机摆脱掉胡衣卫这个心腹大患,从此不再和赵国间谍机构接触,可以说是两全其美。

    然而段干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押错了宝,错误的判断了形势。

    赵国竟然在以一敌四、而且还被韩国算计了的这种根本不可能赢的情况下,打赢了这一场大战!

    是的,虽然说这一场大战并没有就此结束,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胜负的结果其实已经出炉了。

    秦国和韩国向赵国求和的消息早在前几天就已经传到了陶邑之中,如今齐国求和的消息也刚刚传到,魏王圉惊慌之下急召诸大臣入宫商议,这才有了刚刚魏王圉怒骂诸臣无用的那一幕。

    只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段干子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但魏王圉的两道视线可都还在段干子身上呢,不管段干子乐意还是不乐意,这个问题他都必须回答。

    不知为何,段干子突然想到了先前胡衣卫去府邸之中寻找自己的那一幕。

    “段卿,若是能够依计行事的话,那么这一次吾等可保汝一次富贵,若是段卿不愿意的话,那么……”

    段干子很明白那些胡衣卫没有说完的话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胡衣卫将会把手中的黑材料捅给魏王圉!

    此刻的魏王圉正是最为仇恨赵国的时候,一旦被魏王圉知道段干子竟然和赵国间谍机构悄悄的在暗中勾搭,段干子这条命就肯定完蛋了,甚至全家老小乃至是全族都要一起遭殃。

    一想到这里,段干子终于下定了决心,慢慢的抬起了头来,开口了。

    “大王,为今之计,只有两条路能够选择了。”

    “哪两条路?”魏王圉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追问道。

    段干子定了定神,说道:“第一条路,那便是发动举国之力,和赵国死战到底!”

    魏王圉楞了一下,随后说道:“现在和赵国人作战?恐怕……难有胜算吧。”

    魏王圉气归气,但是最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自己家的这些残兵败将想要打赢赵国,那难度和登天也差不多了。

    段干子抬起胸膛,高声道:“大王何必妄自菲薄?想那赵国虽强,但是毕竟是侵略者!大王只需要登高一呼,自然有无数仁人志士云集大王麾下,为抵挡赵国侵略者献出力量!”

    魏王圉沉默半晌,开口道:“另外一条路呢?”

    段干子看了魏王圉一眼,没有从魏王圉的脸上发现任何能够让自己做出判断的细节,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继续道:“另外一条路,那就是向赵国求和了。”

    “求和?”魏王圉这一次愣神的时间更久了,足足过了好一会之后才用不无嘲讽的语气说道:“段卿莫非觉得现在的赵王还能够容得下寡人的求和不成?”

    “当然!”段干子肯定的说道:“臣请大王仔细想想,这天下乃是功利之天下,赵王也是个功利之人。只要大王愿意付出一些东西,那么赵王自然是会答应大王求和的。”

    魏王圉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他当然很清楚段干子所说的“付出一些东西”指的是什么,不就是向赵国割地求和么。

    又要割地求和吗?魏王圉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

    一阵轻风吹来,大殿之中的空气缓缓的流动,无处不在的热意也散去了一些,但是魏王圉却仍旧觉得心中焦躁得似乎有一团火焰在不停的燃烧着,随时都有可能喷薄而出。

    良久之后,魏王圉才停止了思考,盯着段干子缓缓说道:“以段卿之意,寡人应该选择哪一条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