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最后一次见面(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一路紧赶慢赶,在两天之后的一个黄昏,侯的马车慢慢的驶入了应候府之中,在大堂的面前停了下来。

    面带疲惫之色的候走下了马车,见到了在此等候的范睢次子。

    之所以是次子,那是因为范睢的长子在阳泉君芈宸掀起的叛乱被平定之后,已经被召入咸阳当官去了。

    这当然是因为候在背后出力的缘故。

    范睢次子显然是认得这位自家大哥恩人的,因此毕恭毕敬的朝着这位老者行礼。

    侯也不废话,开口就直接说道:“应候现在的病情如何了?”

    范睢次子叹了一口气,对着候说道:“病得很重,怕是随时都可能离世了。”

    “什么?”候明显吃了一惊。

    在上一次候前来拜访范睢的时候,当时的范睢就已经卧病在床了,没想到这都已经这么久过去了,范睢却依旧没有好转。

    范睢的次子脸色沉重,对着面前的候:“在冬天之前尚好,但是自从入冬以来便已经变得越发的病重了,整个人经常昏迷,偶尔会清醒一阵,只不过近来清醒的时间越发的少了。

    候在听完了这句话之后,一颗心慢慢的沉入了谷底。

    要知道,作为秦国秘密情报组织的实际掌控者,侯其实是非常清楚赵国人对秦国的威胁的,正是因为清楚赵国人的威胁,所以候甚至不惜朝着秦王楚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让秦王楚坚信了齐国使者的说法。

    这个老太监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热爱都献给了大秦帝国,想要借此帮助大秦帝国变得更加的强大,建立万世基业。

    这已经成为了一个执念。

    想要实现这个执念,赵国就是必须要被打败的对象,赵国对魏国的吞并必须要得到阻止。

    但是在目前的局面之下,既然秦王楚已经做出了决定,侯作为臣子自然是不可能去公然反对秦王楚决定的。

    于是在万般无奈之下,候才再一次的想到了范睢,想利用范睢的智慧来帮助自己再一次的破局。

    但候却万万没有想到,范睢的病居然比以前又重了许多,现在竟然都已经开始陷入了昏迷,连会客都不能够做到了。

    范睢的次子站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候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贵客所要说的事情是否十分重要?”

    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分认真的对着面前的范睢次子说道:“实不相瞒,此事关系到大秦的生死存亡!”

    范睢次子闻言一愣,但很快就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还请贵客在此稍候片刻,吾这便去请大夫用药,或许能够让家父清醒过来。”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范睢的次子终于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候的面前,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歉意:“家父清醒了,请贵客随吾来。”

    很快的,侯就来到了一座有些阴暗的房间之中。

    在这房间中的榻上,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那里的范睢。

    和去年那一面时相比,此刻的范睢明显的消瘦了许多,整个人一副皮包骨的模样,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眼中似乎隐约还有着光芒在闪动的话,甚至会让人产生这可能只是一具尸体的错觉。

    候看着范睢的这副模样,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

    如果说上一次范睢多少还有些装病的意思,那么这一次的样子可就真的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了。

    曾经叱咤风云搅动整个大陆,让山东六国都为之颤栗和恐惧的那个男人,现在竟然已经被病魔折磨到了这个程度。

    说起来,范睢可是还要比候年轻差不多十岁啊。

    在候的身后,范睢的二儿子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候轻轻的走了上去,对着床上的范睢轻轻的呼唤道:“应候,应候?”

    在呼唤了几声之后,范睢的神情突然微微一动,目光缓缓的移动,落到了候的身上。

    下一刻,范睢那原本有些呆滞的目光之中突然焕发出了几分神采,上下嘴唇十分费力的碰了一下,缓缓说道:“何事?”

    侯看着范睢的这副模样,心中也是有点犯嘀咕,这行不行啊?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也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了,于是候清了清嗓子,将这半年多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范睢。

    在这期间,范睢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甚至连一堆眼珠都没有移动哪怕一下,房间之中的灯火照射在他的眼睛之中,让他一对瞳孔中也跳动着黄色的光芒。

    足足用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候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然后满怀希望的对着躺在床上的范睢说道:“应候,以汝看来的话,这种情况应该如何是好?”

    范睢一动不动,整个人的目光似乎有些涣散,看上去好像他的灵魂已经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只留下了**在此间停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候都开始怀疑范睢是否已经是睡着或者昏迷过去的时候,范睢才终于十分吃力的开口了。

    这一次范睢说了两个字:“赵王。”

    候点了点头,对着范睢说道:“赵王的确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范睢看上去似乎有些痛苦,他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突然又说出了两个字:“杀了。”

    “杀了?”候有些疑惑的看着范睢,好一会才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应侯的意思,莫非是想要杀了赵王?”

    范睢松了一口气,眼皮微微的眨了两下,很显然是表示同意。

    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着范睢说道:“应候有所不知,在数年之前墨家门下的墨侠一派就曾经策划过一次刺杀,但失败了。自从那次刺杀之后,赵王身边的防卫就极其的森严,我们的人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了。”

    房间之中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之后,范睢又十分困难的开口了。

    “芈氏。”

    这一次候一下子就明白了:“应候的意思是通过嫁给赵王的芈氏来杀死赵王吗?但是吾在芈氏身边的所有眼线都已经完全失联,如今想要联系上这位深居宫中芈夫人,实在是颇有难度啊。”

    范睢的眼帘微微的垂了下来,过了片刻之后又十分坚定的重复了一次:“芈氏。”

    侯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吾便尽力联系上这位芈夫人就了,如果真的能够杀死赵王的话,那么想必这一次的魏国危机也就可以解决了。可是就算是这位赵王身死,他所留下来的依旧是一个强大的赵国,到时候又应该如何是好呢?”

    范睢的脸色微微动了一下,突然轻轻的开口说了两个字:“五国……”

    候闻言一怔,随后忍不住说道:“吴国?”

    范睢的呼吸突然加重了几分,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将剩下的两个字说了出来:“……伐齐。”

    候仔细的咂摸了一会,终于再一次的明白了过来:“应候是想要效仿当年五国伐齐之事,号召天下诸国共同讨伐赵国?”

    范睢的嘴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皮。

    片刻之后,均匀的呼吸声在房间之中响起。

    候站了起来,朝着房门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沉睡之中的范睢,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应该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