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布衣派的谋划(第一更)
    赵胜的心情非常的好。

    之所以这么好,并不是因为前几天赵胜的小妾又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而是因为此时此刻赵胜手中所拿着的那份文书。

    虽然赵胜很想要将面前的这份文书写着的内容念出来,但是这位赵国相邦毕竟还没有忘了尊卑,所以先朝着赵丹行了一礼,然后才慢慢的念道:

    “诸国割让土地如下:秦国割让上郡与河西地;燕国割让武阳城和汾门城;齐国割让了莒城和琅琊城;楚国割让了所有淮北地;韩国割让了安陵、榆关和林中。所有和约均已由诸国国君签署完毕,只需大王签署用印,便可即刻生效。”

    随着赵胜的这一番话,赵国众人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地图,想要看看这一次赵国获得了多大的好处。

    首先,也是最吸引人关注的当然是秦国一口气割让的两郡之地。在割让了这两处地盘之中,秦国的关中已经陷入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之中,只需要赵国愿意的话,那么咸阳随时都是岌岌可危。

    除此之外,这还代表着关中平原超过四分之一,接近三分之一的土地落入了赵国的手中。并且河东郡从此由一个边疆前线演变成了后方,对于河东郡的开发能够更大规模的进行了。

    虞信忍不住笑道:“想不到秦王竟然如此的大方,一口气就将这么大一块地盘给交出来了。”

    赵丹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说话。他当然知道为何秦国人会这么大方,如果说这里面没有吕不韦的功劳,赵丹是绝对不信的。

    廉颇同样笑道:“若如此,那么只需大王给老臣十万兵马,那么老臣就能够荡平关中,为大王扫灭秦国!”

    然后再来看燕国。

    燕国这一次割让的是武阳城和汾阴,这实际上也是过去的几年里赵国一度从燕国手中夺得,然后又还给了燕国的土地,此次失而复得,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燕国人还是很有诚意的。”这是赵丹的点评,也是诸位赵国大臣们的共同意见。

    其实燕国能够割让武阳城或者汾阴之中的任何一块,就都已经足够让赵国满意了。

    但燕国显然是被魏国的灭亡和赵国的强势给吓到了,所以作出了和秦国人一样的选择,那就是主动加大筹码,让赵国人找不到挑事的理由。

    接下来是齐国。

    齐国割让的并不是西边和赵国河间地接壤的土地,而是两座南边的、和赵国淮北地接壤的城池,莒城和琅琊。

    虽然以土地而论,这两座城池附带的疆域面积都不大,但是莒城乃是齐国五都之一,琅琊又是当年的越国首都,这两座城池都是大城,因此赵国君臣们同样也很满意。

    接下来是楚国。

    楚国割让了全部的淮北地,听起来似乎非常多,但是赵国君臣们看上去显然都有些不满。

    只见庞煖皱眉道:“楚国自从这几年来接连战败之后,原本在淮北便不过区区数县之地,如今楚王元竟然只将这数县之地割让给大王,简直就是不将大王和赵国放在眼里!”

    出席了上午和各国使节会议的郑朱开口道:“那楚国使者说魏国所占据的淮北地原本便属于楚国,因此楚国这一次割让的淮北地也包括了魏国的淮北地在内,论疆域和人口楚国的让步都是诸国之冠。”

    虞信冷笑道:“简直岂有此理!魏国既然占据了大半个淮北地,那么淮北地就是魏国的。魏国归附赵国,那么所有的魏国土地也便是我赵国的。这楚国如此强词夺理,难道是真的觉得我赵国兵锋不敢南渡淮河不成?”

    赵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轻轻的哼了一声,并没有做出判断。

    毕竟还有一个国家没有讨论完呢。

    这最后一个国家,就是韩国。

    韩国这一次割让的是安陵、榆关和林中。

    对于韩国的这种行为,赵国的大臣们看上去也是很有意见的。

    只见李伯道:“这一次韩国人夺取了魏国不少土地,即便是算上如今割让出来的土地,韩国人仍旧是稳赚不赔的。”

    李斯也道:“这韩国人明明打了败仗,但是却多了土地和人口,韩王还真是好算盘呢!”

    说起来,韩国割让的土地和人口绝对不算是最少的,但是却仍旧让赵国的大臣们十分的不爽。

    毕竟这一仗可是赵国和六国一起打的,结果打完了之后其他五国有的灭国有的亏本,结果韩国作为赵国的敌人反而还赚了?这肯定是让赵国心里不舒服的。

    所以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赵国的大臣们就开始声讨起了楚国和韩国,要求将这两个国家作为征伐对象,也有人想要先打燕国,更有人觉得齐国也是不错的选择。

    总而言之,大家各执己见,吵成了一锅粥。

    于是依照先前的规定,这时候就应该要到赵丹来作出裁决了。

    但是今天的赵丹只是摆了摆手,道:“此事不急于一时,诸卿尽可回去慢慢思考,等到元旦节之后寡人再召开会议专门讨论此事吧。”

    片刻之后,几名赵国大臣们纷纷走出了龙台正殿之外,廉颇正想要登上自己的马车离开,突然被虞信给叫住了。

    “大将军,信府上刚酿出一些美酒,不知大将军可否赏脸一行?”

    廉颇楞了一下,随后发现在虞信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一名布衣派的大臣李伯,再往旁边一看,又发现赵胜和庞煖刚刚登上了同一辆马车。

    于是廉颇立刻就明白了过来,露出了豪迈的笑容:“早就听说虞卿府上的美酒乃是一绝,今日正好叨扰一番!”

    半个时辰之后,布衣派的三巨头在虞信的府上各自落座,畅饮美酒享用佳肴。

    虞信将面前的美酒一饮而尽,也不去管流到胡须上的酒滴,十分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武信君、李卿,大王今日所言,可是大有深意啊。看来这多一人入龙台之事,恐怕就在元旦节定分晓了。”

    所谓的入龙台,意思就是能够拥有在龙台正殿参与会议的资格,也就是成为新的赵国重臣。

    廉颇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道:“此事真的已经确定了?”

    虞信点头道:“若非如此,那么大王又何必将讨论征伐目标的会议放在元旦节之后?”

    另外一边的李伯沉吟片刻,道:“虞卿,以汝之见,吾等应该如何应对这一次的事情?”

    要知道新增一名重臣,这对于赵国政坛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象征着整个赵国舞台上各大势力的重新洗牌和博弈,那可是万万轻忽不得的。

    毕竟多一个自己人的同时还能够让政敌们少一个人,一来一去间就是两个人,这里面的厉害关系谁都能够想清楚,说是关系到派别的兴衰也不为过。

    虞信并没有立刻回答李伯的问题,而是开口朝着廉颇说道:“大将军,不知道汝和乐乘的谈话如何了?”

    一说到这里,廉颇的脸上就闪过了一丝不爽的神情,闷声道:“乐乘拒绝了。”

    “什么?”虞信和李伯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乐乘拒绝了?”

    这个拒绝的意思,当然不是拒绝进入龙台成为赵国重臣,而是拒绝成为布衣派之中的一员。

    虞信忍不住问道:“这是为何?”

    廉颇闷闷的叹了一口气,道:“吾也不知道为何。”

    廉颇的郁闷是发自内心的,在廉颇看来,乐乘可是自己的老搭档老部下,自己只要透露出拉拢的意思,那还不是就手到擒来了?

    结果这个乐乘倒好,完全没有把布衣派的拉拢当回事,礼貌无比的拒绝了廉颇。

    大厅之中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凝滞。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李伯才一拍大腿,道:“吾听说这乐乘不久之前刚刚和郑朱结为儿女亲家,莫非……”

    虞信这才恍然大悟:“没错,当时郑卿还送过请柬给吾呢,原来这乐乘竟然是站到了郑卿那一边去了。但是,他哪里来的自信能够保证郑卿会让他成功进入龙台呢?”

    布衣派三员重臣面面相觑,都是有些无法理解。

    过了片刻之后,廉颇才闷声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没有了乐乘的话,那么布衣派就没有一个有分量的人选去竞争这个位置了。

    虞信嘿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决断,道:“既然如此,那么吾觉得,吾等可以推举李牧进入龙台!”

    “李牧?”

    “正是!”虞信沉声道:“李牧此人久居北地,和朝中诸派别皆无关联,属于可以被吾等拉拢的中立人物。而且他深得大王信任又是战功赫赫,刚刚攻破了咸阳擒下了秦王,声望一时无两,若吾等推举此人进入龙台,大王应该是会答应的。”

    李伯也明白了过来,笑道:“如此一来的话,名额只有一个,给了李牧之后,自然乐乘和剧辛就都统统落选了。”

    乐乘和剧辛,现在对于布衣派来说一个是拒绝自己拉拢的家伙,一个是敌对派别公族派推出来的竞争对手,这两人同时落选,无疑是布衣派很乐意看到的事情。

    廉颇这才想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便这么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